星期一, 十月 19, 2009

回忆吃(三)

恩啊……还有一个很深的记忆就是关于柚子的(或者文旦)实际上我一直都没搞清楚柚子和文旦到底有没有区别,不过很喜欢吃……咔咔……记得那个时候有一次有人送了一个文旦,貌似没有熟透,然后我纠缠着妈妈说要吃。然后我妈就切了给我吃,结果没熟的文旦酸得要死,然后我就突发奇想,叫妈妈用糖水腌了,就和做水果罐头一样。然后妈妈就照办了,放了几天之后拿出来一吃……天哪……苦的要死……然后就丢掉了,我到现在都搞不清初怎么用糖水腌了会变苦。不过我到是知道,心急吃不了甜柚子。(对了……哪位高人给我深入浅出的解释一下柚子和文旦到底有没有区别?)然后我就去到我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小学了。在那里呆的时间应该是最长的,从三年级下一直待到小学读完。两年半的时间,所以关于那里的吃的记忆也是最多的。首先想到的是油墩子,炸年糕和烤羊肉串,还有我的两个玩伴和我们之间最经常说的话“今天我请客!”那个时候他家轮流请客,所以吃得也总是很开心。从学校走回家必然会路过一个摆满了小摊的弄堂,雪白的油墩子在油锅里翻滚了一会儿就变成金黄的香喷喷的了,买一个,浇上辣酱甜面酱,垫着张油纸,也顾不得烫不烫了,一口咬下去,先是脆脆的,然后就是柔软的馅料,混合着辣酱的味道,还有那让人不禁大张开嘴的热气,在舌头上混合着,刺激着所有的味蕾。还有那年糕串,一串串都很小,不过一块钱可以买十串,蘸上辣酱,嚼在嘴里外面是脆脆的,里面就是很糯的口感了,虽然我不太喜欢吃年糕,但对于这种年糕串到是吃得很开心。那个时候的羊肉串一串串也都很小,不像现在的那么大,都是用铁丝串着的,现在知道那未必是羊肉,不过当时仗着香料的作用,那种东西似乎比家里的菜好吃很多,我们几个常常拿着一大串吃啊吃啊……弄得嘴角都是油迹,然后笑对方是大花猫。记忆里常常一边走一边吃,所以油墩子和年糕串上的辣酱之类常常会滴在鞋面上裤脚上,成为回去被妈妈说的又一个证据,不过不管她说了多少次不要买街边小摊上的东西,我还是会买……两次生日聚会……第一次其实在上文中其实已经提及过了,就是我请了同学的那次,也就是我打翻了水果羹的那次,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次妈妈做的炸鸡翅和鸳鸯蛋很受同学的欢迎,他们居然一个劲地说我妈可以去做厨师了,不过那天吃的什么面倒是记不得了,吃的什么蛋糕也记不得了。只记得一边吃一边看奥特曼,貌似那集讲的是怪兽军团,看完了之后几个男生就在家里上演了一集奥特曼,一时间绒毛玩具共洋娃娃齐飞,死光射线并水果羹一色(恩啊……想起来了……水果羹就是那个时候打翻的)。那应该是我有过得最热闹的一次生日聚会了,因为自那以后我就没兴趣请人聚会了。第二次实际上是学校组织的……貌似那个时候学校没事就喜欢组织这个,小学的时候过了一次集体的十岁生日(恩啊……大概是十岁,记不清楚了)。初中的时候是一次集体的14 岁生日。高中的时候是一次集体的18岁生日。不知道现在的学校还弄不弄这个了。记得那次生日班级里订了好几个蛋糕……而且……很不好意思地说……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长方形的生日蛋糕……然后那次我们班主任还出了个主意,叫每个人带一个菜到聚会上吃。喀喀……家长当然会让孩子带最好的菜啦……所以记忆中那顿饭真得很好吃,虽然同学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但是还能记得某某同学的爸爸做的小龙虾很鲜,某某同学的妈妈做的鳝段很香。而且貌似那次我们这桌的菜最好吃,最后班主任,数学老师都来我们这里吃了……最后的最后……哈哈哈哈……显摆一下,那次我妈做的菜最最好吃也最最漂亮!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创意,在盘子的最下面铺了一层蔬菜,然后在上面用蛋饼围成一个高塔,最上面是一圈油爆对虾,真是又好看又好吃,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在桌上掀开锅子的时候同学的那个表情啊……就差没有像中华小党家里那样光芒四射了。喀喀……恩啊……说到蛋饼了,就来介绍一下我妈做的蛋饼吧,她只做两种,前一种很好吃……我很喜欢吃……但是胆固醇高的要死,后一种……我觉得很难吃……恩啊,做前一种蛋饼的材料主要就是鸡蛋和肉糜了,配料应该是葱之类的,其实就是饼状的煎蛋,我妈一做就是一平底锅,然后像切馅饼一样切成三角形的一块一块,然后放在盘子里,金黄油亮的,让人一看就胃口大开。夹起一块要在嘴里,蛋的爽滑加上肉糜的香味,那个好吃啊,我想起来就流口水。然后……还有一种蛋饼是老妈看我喜欢吃煎饼果子但是觉得外面的不卫生才发明出来的……但是她的做法明显不对……她事先就把蛋和面粉混合在了一起,而且为了让我吃多点,每个蛋饼都作的奇厚无比,可以撑死人的,所以为了能够吃下这些蛋饼,每次我都狂抹甜面酱或者辣酱……不过后来我妈看我是不喜欢吃的样子,也就妥协了,终于让我去卖煎饼果子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