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月 17, 2009

回忆吃(二)

接下来先说点零零散散的东西吧,小学里正式的转学有三次,在四个小学待过(第一个小学……只待了一天)。在每个小学都留下了一点特别的关于吃的回忆。第一个小学的门口就有些小摊,记忆比较深的有两个,一个是个卖糖果和酸辣菜的,虽然记不起来是多少钱了,但是应该是很便宜的,因为以我当时的零用钱可以常常吃。比较喜欢那里的话梅糖和酸辣菜,那酸辣菜是一卷一卷卖的,一卷好像是和春卷差不多大小(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小,所以把酸辣菜放大了)用一张纸垫着。那酸辣菜是辣多于酸的,正好和了我喜辣不喜酸的性子,一口咬下去满口的汁水。后来就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酸辣菜了,因为家里做的酸辣菜都很酸,常常酸的我皱眉头。另外就是话梅糖了,奇怪,我不喜欢酸德,但是又喜欢话梅,记得那个小摊子的话梅糖可以论颗买,所以很受欢迎,很喜欢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接下去记忆中的就是面人和糖画了(那个……用糖浆画画然后等它凝固了就会变得很好看……能够叫糖画吧?反正我不知道官方说法),在捏面人的地方还可以花钱抽奖,按下一个电钮他桌子上的一个小指针就会转阿转的,然后指到什么东西上。不过记忆里能够抽到面人的不多,大多就是一团麦芽糖,上海话叫做jing糖,甜甜粘粘的。不过我是比较喜欢麦芽糖,因为我觉得面人不好看……而且也不好吃,但是我喜欢看那人捏面人,因为那种熟练的手法在我看来很神奇。不过后来有了糖画的,面人就被我华丽地抛弃了,因为糖画好看又好吃(后来妈妈告诉我……在制作过程中上面会粘到很多细菌……所以我就很听话地不吃了……)记忆中这种东西脆脆的,甜似乎不是很甜,其实也不是很好吃,不过我就是很享受看它被做出来的这种过程,糖块在黑黑的锅里慢慢融化,然后用勺子勺起来,悬空在大理石板上,一丝糖浆悬空注下。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突然就让我想起《卖油翁》这篇课文了……那种熟练程度,和传说中的卖油翁也不相上下吧?在第二个学校……嗯啊……关于吃的记忆就多了……不过多半不是发生在学校的,因为每天去学校都要做公交,而且还常常有迟到的危险,所以也不可能在路上买东西吃。记忆中很深的是一种叫做魔鬼糖的东西,里面应该是有很多色素,吃了之后牙齿舌头都会变成红红绿绿的,嗯,好像还有紫色的和蓝色的,可以拿来吓人,所以叫做魔鬼糖。当时老师还专门警告叫我们不要吃,说那种色素对人体不好。不过我也没有买来吃过,因为不喜欢被染色。现在想起来那种糖肯定是没有正规厂家的,居然把色素当作买点之一,也真是无奸不商了。说到第二个学校的记忆,主要都是发生在家里的,那个时候为了找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地方就住到了奶奶的家里,然后把奶奶接到我家住。我的第一本红楼梦就是住在那里的时候拿到的(默……似乎跑题了),说回吃吧……盒饭,一直都不喜欢盒饭,所以有时候在某些吃盒饭的场合回自己跑出去觅食(然后回来被人家骂无组织无纪律),那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养成的习惯。因为当时爸妈上班都在很远的地方,有时候来不及烧饭,老爸就会带单位的盒饭回来,但是盒饭是中午买的,放到晚上……各位都应该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可怕的情况了吧?反正就是我觉得那东西及其难吃,然后拒绝吃饭……貌似那次以后爸妈就没让我吃过盒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