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七月 17, 2008

深谷中的伏击

“为什么每次都要我背那么多东西?”卡登的背上背着一大包看起来比它本人都要巨大的包裹,几乎所有在墓穴找到的东西都在那包里。

“因为你是牛啊!”卢比在一边说。

“除了我之外的牛头人听到这句话都会生气的。”卡登哼了声。

“不好意思啊卡登,每次都叫你背,到了镇子上就行了。”雅多走在队伍最前面笑着说。

“这次收获这么大,我们应该能轻松好久了。”卡米尼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用细剑拨打着长草,“我可以去买个不错的琴了。”

“你现在的琴也不错啊,也花了几十个金币吧?”卢比蹦蹦跳跳地说,“你不用买好琴的,再好的琴你弹起来也还是那样。”

“太打击人了!”卡米尼苦着脸说。

“安静,”雅多抬起手,“都准备一下。”他边说边抽出一把蓝晶刀。

“怎么了?”卡米尼正要问突然一只箭擦着他的面颊而过,留下一道血痕。雅多猛然闪到卡米尼身前,蓝光闪过劈开了几只箭。此时卡登已经放下了背后的包裹,提起图腾柱,他身上也插着几只箭,不过看来皮糙肉厚的他并不在意。趴在卢比肩上的幼龙嚎叫着腾空而起。卢比则尖叫了一声向着箭射来的方向吐出一枚火球。

“你们看到什么了么?”卡登伸手从腰包中掏出一把闪亮的粉末洒下,随着一阵闪光土地裂开冒出一条火焰组成的眼镜蛇,吐着鲜红的信子。

“我看到了!”卢比叫道,她的幼龙此时已经飞到了敌人的上方盘旋着,“两个弓箭手,一个法师。”

“还有几个刺客。”雅多一挥手丢出一把飞刀。那刀在半空中停住了,随后一个穿着黑衣的身影从空气中闪现,那刀正插在他的肩上。

卡米尼突然闷哼一声,手中的细剑落在地上,他的小臂上多了一道刀口。

“卡米尼你后退!卢比你飞起来就可以了。刺客都留给我和卡登。”雅多的身上浮现出一层由蓝光组成的铠甲,同时他手中的短刃也裹上了一层蓝光华为两把长剑。

卢比的背后突然冒出两只红色半透明的龙翼。她扇动着双翼飞了起来,同时随手挥出一道道闪电,不过一个金色半球形的光团罩住了那三人,使他们毫发无伤。

卡米尼后退了几步,站在卡登和雅多中间,后者挥舞着武器保护着他,而他则拿出琴,手指拨动间已经在周围构筑起丝弦组成的屏障,“我安全了。”他说着从衣服中抽出一条绷带系在自己的伤口上。

卡登又洒出一把闪亮的烟尘,马上有三个人影在他身边显现。他念出一道咒语,一道闪电从他手中冒出,随后化为六个电球环绕着他的身体。随后他大吼一声,图腾柱上的象形文字一个个闪亮起来,随后他挥动着图腾柱和身边的刺客打斗起来。

雅多的双眼闪着蓝光,他似乎能够看见隐身的敌人,只见他挥舞着双刃灵巧地挥动着,只有那一阵阵兵刃相交的铿锵声和偶尔飞溅而出的血滴显示出他正和周围的敌人战斗着。

空中的卢比此时已经朝对方不知倾泻了多少火焰和闪电,不过显然对面的法师是一个高超的防护系法师,防护罩转眼间已经变化了七种颜色,现在已经是一层半透明的紫色护罩。

“啊哈!”卡登怒吼着挥动图腾柱把身边的一个刺客敲了出去。

“有人在动包裹!”在琴弦屏障中的卡米尼突然叫起来。果然刚才卡登放在一旁的包裹已经打开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飘了出来,显然一个隐身的刺客在翻他们的包裹。

“不!准!翻!我!的!财!宝!”空中的卢比的头发突然竖了起来,随后一阵火焰包裹住了她的身体。她发出一阵能够刺穿耳膜的嚎叫,远处的紫色防护罩应声而碎,消散在空中,随后她又吐出一个火球,将那三人所站的地方化为了一道火海。

这时雅多身边已经躺了三具尸体,他一步抢到包裹身边一挥剑,一个人头落在地上,随后一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卡登此时也放下了石柱,随后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力气很大,不过比较容易疲劳。他喘了一阵之后从腰包里拿出一块肉干啃了起来,一边嚼一边闷哼着,“这一仗比那个死狂战士还累,这些是什么人?”

卢比此时趴在地上手忙脚乱地捡着散落的金币和宝石,一边捡一边数着,“恩,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

“啊!”卡米尼叫了一声,随后把手指放到嘴里吮吸着,“不好意思啊,解网的时候割破手了。”他对着朝他看的卡登抱歉地笑了笑。

雅多低头翻检着刺客的衣服,随后拾起地上的武器仔细检查起来,“很不错的武器,秘银的,精工打造,不过看不出那里来的,没有标志。他们身上也没有什么能够说明来历的东西,衣服上没有标志,身上没有刺青,也没有特别的首饰。”他站了起来,“专业的。”他看了看还在啃肉干的卡登,正在捡钱的卢比,还有依旧在小心翼翼地拆网的卡米尼,叹了口气,“有人在听我说话么?”

“等我捡完!”卢比头也不抬地说。

“呃……你知道拆网需要时间的。”卡米尼边说边挠了挠头。

“我在听。”卡登点了点头,“而且目标也很明确呢。”

“是啊!我的财宝!”卢比狠狠地说。

“是财宝里的什么东西吧。”雅多走到卢比身边,“让我们看看有什么特别的魔法物品吧。”他低下头在包裹里翻了翻,然后警觉地抬起头,四下看了看。

“怎么了。”卡登看到雅多的样子也站了起来,“有什么不对么?”

“卢比,让弗莱姆注意四周。”

“好。”卢比抬起头对幼龙说了几句龙语,那幼龙马上飞到了空中盘旋着。

远方一颗树的树冠摇了摇,随后一道绿色在树影中闪过,消失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