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七月 06, 2008

Arrived

上海超自然调查局坐落在闹事中心一处办公楼内,不过当然不会在外面挂上一块“超自然调查局”的牌子,对外它只是一家第三方调查机构,接受政府和个人的各类业务,而实际上整个上海的超自然事件的调查和管理完全由这个机构负责。

调查局分为八个部门,分别是负责所有其他部门的管理一部,进行研究和训练的研究二部,负责资料文献管理的资料三部,专职提供各种武器设备的供给四部,专门进行对外交流处理公众形象的公关五部,处理各部门间关系的内务六部,深入第一线调查各种事件的调查七部,以及负责进行大规模压制和清洗的特别行动八部。在这八个部门中第七部最为重要,部门也最为庞大,仅仅是七部调查员的办公室就占了办公楼的好几层。

“夏煊,一会儿你去机场接个人。”一位穿着白色职业套装,盘着头发,面容端庄的女性走进一间办公室,把手中的信封放在桌上。

“请问是接谁阿?局长。”坐在办公桌后的是一个穿着灰色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子,他合上了面前正在看的书,拿起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文件夹。

“因为你是从第八部调过来的,缺少一个搭档,”那女士双手盘在胸前面无表情地说,“正好这个人从国外回来,可以做你的搭档。”

“何其昂,”夏煊一边翻看文件夹一边说,“灵能者吗?‘一级非限定心灵医师’?很少见,特别是还很年轻。”

“和你很像。”那女士点了点头,“而且他以前是第八部的成员,对于这里的情况也很熟悉。”

“这里说这次他回来只是执行任务,没有说他准备留下。”

“当然我希望他能够留下。你快点去吧,到机场接他回局里,然后和他一起负责他调查的案子。”那女士说完后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知道了局长。”夏煊对着那人的背影说,随后又拿起了文件夹。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一个位穿着黑西装带着无框眼镜推着一车黑色行李包的男子从海关走了出来,他抬手看了看表,“飞机出乎意料地早到了呢,接我的人应该还没来。”他推着行李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台银灰色的苹果笔记本放在膝上打开了,一边等着电脑开机一边掏出手机放在耳边,“喂,亲爱的杨雪局长啊,我早到了,飞机飞得比预计的快,头等舱的东西还不错,我知道我知道,多出来的部分我已经付了,不如你告诉我我住在哪里啊?好,等我记一下地址。”他从衣袋里拿出一本黑封皮的笔记本翻开,抽出一只钢笔写下地址,“这家宾馆我好像住过吧?似乎不错。那你就别叫那个人来接我了,我先去宾馆把行李放好,好了,我挂了哦。”他把手机放回兜里,随后合上电脑,站了起来推着行李走出了机场,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这家伙。”杨雪挂上电话,嘴边露出一丝微笑,随后打开电脑的聊天软件:

杨雪:

夏煊你还在么?

夏煊:

还在,局长有什么事么?

杨雪:

何其昂早到了,你一会儿去宾馆接他。

夏煊:

知道了。


“嗯,行李都搬好了。”在宾馆房间里的何其昂一边伸出一只手指挠着头皮一边对着一地的行李箱皱着眉头,“整理行李这件事情就比较地狱了。”他一边皱着眉一边打开一个较小的行李箱,拿出里面一堆堆的各色晶体丢在床上,随后提起放在箱底的一个银色盒子放在床上打开了,里面是两把银色的手枪。他拿出枪,装上弹夹,随后把枪插进西装下的枪托中,之后他从公文包里抽出电脑放在桌上打开了,“剩下的东西一会儿再理吧。”他坐到电脑前敲打起键盘,“嗯?已经有线索了么。”他看着弹出的邮件提示自言自语道,随后又掏出了手机放在耳边。

“亲爱的杨雪局长,我弄到一个线索,准备调查一下。”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不用来找我了,弄不好我不用开其他的行李箱了呢,拜拜。”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个家伙!”杨雪猛地摔下听筒,随后看了看电脑屏幕,“夏煊离线了,应该已经走了。”她提起听筒拨了个号码,“夏煊,你不要去宾馆了,他已经行动了,你待命。”她放下听筒,提起包走出办公室。


“几年没回来,变了很多呢。”何其昂一边走在路上一边东张西望,偶尔低头看一下拿着的手机上显示的地图,“还好有这个东西,否则就真的麻烦了。”他看了看地图又抬头看了看一边一条弄堂,“是这里了。”说着就转了进去。

在弄堂里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何其昂在一面青砖墙前停下。

“地图上说这里还应该有路的。”他皱着眉头看了看手机,随后从衣袋里掏出一只指南针看了看,“而且方向也没错啊。”他把指南针放回口袋里,伸手敲了敲墙壁,“看来只能这样了。”他往周围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之后伸手抓住墙沿,随后一下子就翻过了墙。

然后踩在一辆车上。

警报声猛然响起,何其昂手忙脚乱地爬下车,确定周围没人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弄堂,抬头看着一边的一幢小楼,双眼中闪过一阵紫光,“不过看来找对地方了。”他走到小楼前,伸手在门上摸索着,随后又四下看了看,之后他猛然化成半透明的烟雾状闪进了门。

“哇,很隆重的欢迎仪式呢。”烟雾状的何其昂环视着房间笑了笑。随后一把刀刺穿了他的头钉在门上。屋里有五个朋克打扮的家伙,每一个手中都拿着匕首。

“你们真不礼貌。”他往前走了一步,“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提供我需要的线索就行了。”

“为什么要帮你?”一个坐在沙发上一头红色长发戴着唇环的男子问。

“因为那样我就不用杀了你们了。”忽然间何其昂化成一道烟雾冲到红发男子面前又化为实体掐住了他的脖子同时抽出一把枪抵着他的前胸。

“等等。”突然从门边传来的声音让众人都停下了动作,不知什么时候杨雪已经站在了屋里,双手盘在胸前冷冷地说,“何其昂,我们现在不用这种方法了,”她顿了顿,“或者我们也用,但是并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

“知道了,亲爱的杨雪局长。”何其昂放开了那个红发男子,把枪插回枪套里,“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因为你是何其昂我是杨雪,你的情报从什么地方来我都知道,”杨雪看着呵气昂的眼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还有,不用在我的名字前加上亲爱的在后面加上局长。”

“知道了,杨雪。”何其昂走到她身边,整了整领带。

“喂,你能解释一下么?”惊魂未定的红发男子怒气冲冲地说。

“首先,我很抱歉。”杨雪微笑着向对方点了点头。

何其昂把门开了一条小缝,“我就在外面等着咯。”然后闪了出去。

杨雪白了何其昂一眼,随后又微笑着转向面前的五个人。


“你总算说完了啊。”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杨雪才走出房间,何其昂则靠在门边,嘴里叼着一根黑色细长的烟,看到杨雪出来他马上站直了身,随手把烟在墙上按灭了,“何必跟他们废话这么多呢?另外希望你开车来了。”

“你还在抽那种草药么?”杨雪皱起了眉头,“虽然那种东西有助于精神力的凝聚,但是二部的研究已经证明了它会造成上瘾,更不用说对肺不好了,况且我始终觉得无法戒烟是精神上软弱的一种表现。”

“恩。”何其昂一边跟在杨雪身边一边点头。

“还有,四年过去了,你行动起来怎么还是像过去那样啊?本来以为你会稳重一点了。”

“恩恩。”何其昂继续点着头。

“你那四年真的是去进修了么?不会是浪费时间的吧,我都已经晋升好几次了,你还是个调查员。”杨雪掏出车钥匙,一辆A6发出滴滴两声解除了电子锁。何其昂走上前打开车门,“我也很想你。”他朝着杨雪扬了扬嘴角。

“你还是老样子。”杨雪笑了笑,坐进车里,“希望你总把路痴改了吧。”

何其昂坐到了车里,掏出手机和指南针晃了晃,“虽然有这两样东西,但是我还是翻过一堵墙才找到该找的地方。”

“你的四年真的浪费了。”杨雪白了何其昂一眼,踩下了油门。


“我来介绍一下吧。”杨雪把何其昂领进了办公室,“这位是夏煊,你在这里的搭档。夏煊,这位是何其昂。”她如此说。

“你好。”夏煊站了起来和何其昂握了握手,“你让我和局长都忙死了啊。”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错误,不如我请你和亲爱的杨雪局长一起吃饭赔罪吧。”何其昂笑着说。

“好好工作吧,吃饭就免了。”杨雪冷冷地说,“还有,不要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亲爱的后面加上局长。办公桌什么的都给你搬来了,你把你需要的东西搬过来然后开始工作吧。”

“知道了杨雪,还有,能给我辆车么?”何其昂扬了扬眉毛,“这样独自行动比较方便。”

“根据你今天的表现来看,你还是不要独自行动比较好,我不希望你爆掉哪个线人的头。”杨雪微微笑了笑,“而且根据你的路痴情况,估计有车也无法单独行动。”

“我要去宾馆拿东西。”何其昂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杨雪。

“叫出租车。”杨雪丢下一句之后走出了办公室。

“恩,这么多年之后还是这样啊?”何其昂挠了挠头叹了口气,朝着夏煊耸了耸肩,“那么我出去一下?”

“我送你去吧。”夏煊无奈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希望你的车的后备箱足够大。”


开始夏煊以为何其昂是开玩笑的,不过在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办公室之后就知道那并不是玩笑,除了枪支弹药,成堆的书籍(包括很多心理学著作),几箱子各种晶体,一个可疑的黑皮小箱子,一堆奇怪的器械,一箱子草药,另外还有一台电脑。

“恩,现在就这点吧,如果正式过来的话那就有几个集装箱的东西了。”何其昂接上了电脑的电源。

“你准备正式过来?”夏煊惊讶地问。

“如果杨雪想的话,不过我估计她会问我的吧?”何其昂扶了扶眼镜,“我在八部的时候她是我们的队长。而且我也想回来工作了呢?”

“你在那里听过做得不错,为什么想回来?”

“还是国内的中餐比较好吃啊。”何其昂坐在电脑前敲起了键盘,“好了,我们看看案子吧。”

“我看过传过来的资料了。”夏煊翻了翻桌上的文件,“你是追踪吸血鬼长老查克·凡·德·伍森到这里的?”

“准确地来说那是血族长老之一,而且也不仅仅是追踪的问题。”何其昂站起来坐到夏煊的桌子上。夏煊皱了皱眉头,不过没说什么。

“我们魔都的血族社会从租界存在开始就存在了,曾经这里的血族社会甚至比伦敦的还要庞大,虽然后来经历了战火和各种动荡,不过这几年又恢复过来了。”何其昂一边说一边摆弄着他左手大拇指上戴着的紫水晶戒指,“这里是血族很喜欢的地方,繁华,时尚,夜生活丰富,还有一点,请不要觉得冒犯,就是这里的人命并没有别的地方那么值钱,总之这里的血族开始壮大起来了,而国外的血族想要分一杯羹,准确来说是一杯血。查克·凡·德·伍森就是他们派来和这里的血族交涉的,实际上根据原则,如果他们交涉成功的话我们不用进行干涉,而现在纽约的调查局担心的是如果交涉不成功的话,可能会演变成血族内部的战争。”

“恩,”夏煊点了点头,“那么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查克的行踪,盯住他。”

“另外就是我对于魔都的血族社会并不了解,你能查一下查克应该会和哪些人接触么?”

夏煊在笔记本上记了些什么,“没问题。”

“嗯,那我先出去了。”何其昂站了起来。夏煊扬了扬眉毛,“你又要干什么去?”

“体验一下魔都的夜生活,顺便看看能不能正好撞到我要找的人。”何其昂说完就走出了房间。夏煊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翻找起资料。


“其实,我真的不太喜欢这种地方。”何其昂找了一家看上去比较有格调的酒吧坐了下来,叫了一杯苦艾后就静静地坐着,一边抿着酒一边扫视着四周,不过并不是用眼睛,而是用自己的精神。

对于他来说,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一个个颜色,大小不一的亮点,精神强大的会更亮一些,弱小的则很暗淡,而这一切精神都在他的脑海中荡起涟漪,一旦有什么特别的波动他就能马上感觉到。

终于在坐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何其昂感觉到了些什么,血族的精神和常人不同,因此当一个血族踏进酒吧的时候他立即就知道了。何其昂瞄了眼那人。那人大概二十多岁,身形高大健壮,面目冷峻,穿着一套应该是价格不菲的西装,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看来找到还可以看看的人了呢。”何其昂笑了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挥了挥手指,杯里马上充满了暗红色的液体。他拿起杯子向着那个男人走去,而此时那人正在和一个女郎搭讪。

“好久不见了,喝一杯吧。”何其昂直接走到了那人身边,同时看了那女郎一眼,他眼中蕴含的精神暗示马上就使那个女郎走开了。血族本来想说什么,不过一看到何其昂手里的杯子就不说话了,只是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味道不错,”那人微笑了下,“请问这位先生有什么事么?”

“在下何其昂。”何其昂点了点头,“请问你是。”

“自称在下,却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啊。”那个男人笑了笑,“叫我威尔就可以了。请问何先生到底有什么事?”

“其实我刚到这里,想找人引荐一下而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