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六月 10, 2008

The Eater

夜,小巷,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男孩拼命地跑着,最后在一个死胡同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他回过头,眼中带着惊恐。

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从小巷另一头的阴影中显现,首先是两只黑色的犄角,一双血色的眼睛,随后是野狼的嘴,如同猩猩一样健壮的身驱,还有那在传说中一直属于恶魔的标志,羊的双腿。

“请,请你不要伤害我。”男孩哀求着。

“不要伤害你。”怪物的声音低沉如坐头鲸,“你跑得很快呢,我打赌现在你的血还在你的血管里跳跃吧,热腾腾地,翻滚着。”他笑了笑,“我可以好好享受了呢。”

“啊!”漆黑的小巷里传出一身惨叫,随后就像按下了停顿键一样愕然而止了,一片寂静,只有轻轻的吸允声。


那个十六,七岁的男孩躺在冰冷的验尸台上,脸上带着死亡和冷冻留下来的苍灰,他的脖子一侧的皮肉都被撕去了,血管和气管都露在外面。

“这个月的第三起了。”杨雪双手盘在胸前冷冷地说。

“除了颈动脉被咬断,吸光了所有的血之外,还把心脏,肝和肾都割掉了么?”何其昂一边检视着已经被拿出来的内脏一边边说,“记得上次那个似乎把里脊肉也割掉了?这个的肉质不好么?”

“可能吧。”夏煊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一边说,“虽然吸血是吸血鬼的商标,但是一般来说吸血鬼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痕,我做过的伤痕分析觉得应该是狼人之类的生物。”

“但同时,如果狼人觉得饿的话应该会直接吃人,而不会像动器官移植手术这样把内脏都移除。”

“夏煊的魔法和你的灵能都不能找到什么踪迹么?”

“要找踪迹不是那么简单的,那些实质的东西还是警察更擅长,而如果是要我们问他的灵魂的话我和夏煊都比不上紫瞳,”何其昂扶了扶眼镜,“而且那个孩子的灵魂似乎已经到了召唤不到的地方了,至少我没有成功过。”

“我也用过死者交谈了,没用。”夏煊摇了摇头。

“总之这个案子交给你们两个了。”杨雪抛下这一句随后就走出了验尸房。

何其昂看着杨雪的背影挠了挠头,苦笑了一下,“看来这次又接到麻烦的Case了呢。”

“走吧。”夏煊拿起验尸报告走了出去。

“走去哪里?”

“现场。”

“等等我。”


“那么就是这里了?”何其昂看着地上的几滴血,“他还真节约呢,弄出那么大的伤口,地上只有这么几滴血。”

“看来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连个脚印都没有。”夏煊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说,“鉴证科的人还在检查,说不定会找到毛发什么的。”

“那么我们先去找找别的线索吧。”何其昂站了起来,从衣服里掏出一本红色的笔记本,“让我看看他的电话。”

“去哪里?”

“上海的underworld。”何其昂随口回了一句。

“地下狼人社会?”

“没错,我认识一个狼人厨子,做的猪骨汤和生牛肉拌饭真是一绝啊,我们去他那里吃饭吧。啊,找到了。”何其昂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喂,大嘴么?我过来吃饭好么?给我留两个位,好,谢谢。”何其昂放下电话,“我开车吧。”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看着GPS都会开错路。”夏煊一边看着膝上的ThinkPad一边说。

“你也不帮我看看路,我是路痴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何其昂一边探出车窗看路边的路标一边看着手上的GPS,“话说,西是哪边?”

“前面。”夏煊抬起头看了看路,“我知道你是路痴,但是不知道你同时还是方向痴。”

“那么现在你知道了。”何其昂调转方向盘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这是单行道!”夏煊大叫。

“没事,就一小段路。”

突然一阵音乐响起,夏煊从衣袋里掏出手机,“什么?好的,紧急事态么?地址和地图你会传给我,好的。”

“怎么了?”

“看来我们不能去吃饭了,停车,我开车。”

“出什么事了?”何其昂一边跳下车一边问。

“地铁站里出现了狼人。”夏煊看着刚刚传到手机上的地图说。

“巧合么?”

“去了就知道了。”夏煊猛地踩下了油门。

“看来我要打电话推迟午饭的时间了。”何其昂无可奈何地掏出了手机。


夏煊和何其昂驱车赶到的时候市民已经被疏散了,几辆警车停在地铁站外,一辆救护车和他们擦肩而过。

“伤亡情况?”夏煊一边戴上他的黑色手套一边问迎上来的一个调查员。

“五个平民死亡,伤十三个;先赶来的三个警察都死了;还伤了两个七部的调查员。”

“我猜猜,不知道有多少狼人?”何其昂脱下眼镜放在口袋里,随后掏出手枪检查了一下。

“至少三只。”

何其昂双眼紫光一闪,他的身体周围马上浮现出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还是老样子么?我前你后。”

“恩。”夏煊点了点头,从衣袋里掏出笔记本,翻开,随后念了几句咒文,他的身体就化为了半透明的雾状。

“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何其昂手握双枪先走了下去,夏煊凭空做了几个手势,一个火球凝聚在他掌中,随后他也消失在地铁入口处。

显然刚才发生过搏斗和枪战,地铁站里到处都是破碎的瓷砖和弹孔,不过最触目惊心的就是地上大片的血迹和受害者的残片。

“真是醒目的现代艺术,”何其昂看着地上的血迹和残片说,“说起来,我记得上海的狼人组织还算完善,不应该弄出这种事情啊。”

“说不定在狼人组织里也是受到通缉的,比如说因为‘随便吃人类’?”夏煊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边说。

“难得你有这种幽默感,”何其昂扬了扬嘴角,这时流淌的紫光已经完全充溢着他的眼眶,“前面的隧道里,距离大概五百米,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免得他们通过隧道跑到别的车站里去。”

“我们直接传送过去吧。”

“我不知道你行不行,反正我不行,隧道里的电线太多,电磁场对我的传送影响很大,我可不想被卡在墙壁里。”何其昂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这么说。

“我可以,前面地铁隧道五百米么?我去挡着,你跟过来包夹吧。”

“没问题,”何其昂跳进隧道里,而夏煊则消失在半空中。

大约五秒钟后地铁隧道深处突然腾起一阵火光,随后几头巨大的狼人从火焰中窜出,朝着何其昂的方向冲来。

“居然有五头。”何其昂连开数枪,不过即使是银子弹也无法压制住狂奔的五头狼人。

突然间地上射出诡异的红色光芒,组成一个六芒星阵,随后随着一阵涟漪在空气中荡漾,法阵中央的空间突然如同破碎的镜面一样四散开来,一头地狱犬从中窜了出来,鼻孔中喷吐着愤怒的火焰和其中一头狼人扭打了起来。

而何其昂手一挥,一道银色的闪光射向另一头狼人,开始只是光,但不久就变得仿佛有实质一样粘稠起来,将狼人固定在地上。

这时夏煊已经赶到,随着他口中高诵咒文,又一头地狱犬打破了空间的壁垒来到现世,和狼人战成一团。

最后两头狼人一起高高跃起向何其昂扑了过去。

那一刻时间似乎被拉长了,狼人的动作在空中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止,仿佛电影中的定格。

不过时间并没有停止,只是空气中的阻力突然变得无比巨大。

狼人的爪子距离何其昂的脸只有一寸,而且就在他的瞳孔前方,已经触及到了笼罩着他的光晕,在那接触的地方几道细小的电弧颤抖着,发出噼啪的声音。

下一瞬间何其昂大吼一声,闪烁的紫色电流猛然将两头狼人弹了出去。

何其昂右手一挥,又一道银光将一头狼人缠住,最后一头狼人见势不妙向地铁出口奔去,却突然停了下来。

一个男子单手扼住了狼人的咽喉,随后拔出猎刀,手起刀落将它的头割了下来。

鲜血飞溅,却一滴都没有溅到他身上。

夏煊和何其昂定下神来看这男子,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皮肤苍白,一双眼睛仿佛是一对蓝色的冰珠一样。

“你们好,我是追踪它们来的,我是个猎魔人,叫我鲍尔好了。”男子一口英语,幸好夏煊和何其昂都能听懂,“多谢你们了啊,法师和异能者的搭档很少见。”

“上海超自然控制局第七部调查部特别调查员夏煊。”夏煊把笔记本放回口袋,随后伸出手和鲍尔握了握。

“上海超自然控制局第七部调查部特别调查员何其昂。”何其昂带上了眼镜,“猎魔人么?我的上司并没有照会我。”

“这是我的错误,实际上杨雪局长叫我待命的,但是我从机场直接过来了,算我擅自行动吧。”鲍尔笑了笑。

“你就是在擅自行动,不过算了吧。”何其昂看了看地上的狼人尸体,“恩,身手不错啊,这些狼人是?”

“末日之使的成员。”鲍尔抽出一块丝巾擦了擦猎刀。

“派几个八部的人过来把狼人收押了。”夏煊一边招呼着人一边向地铁出口走去。

“等等。”何其昂也跟了过去,“我们先走一步了,这里你慢慢处理吧。”他回头对鲍尔说。

“夏煊和何其昂么?果然名不虚传呢。”看着远去的两人,鲍尔喃喃道。


“这个汤还真的不错啊!”夏煊和何其昂坐在一张桌前,面前是一个架在火盆上的面盆大小的砂锅,夏煊正从锅里夹起一大块骨头到自己的碗里,随后不顾形象地拿起骨头啃了起来,“这个骨头真是酥烂入味,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骨头汤了。”

而一边的何其昂则慢条斯理地仔细将一次性的木筷从当中掰开,随后拿两根筷子互相摩擦着去掉上面的木刺,他面前放着一个大海碗,里面是满满一碗饭,上面从下到上覆盖着切得细细的生菜和黄瓜丝,一团粉红色的生牛肉丝,最上面是一个生鸡蛋,何其昂小心地将这些东西搅拌均匀了,随后在挤上辣椒酱,大块朵颐了起来。

“真是想不透你,除了饭之外都是生的你也吃得下去。”夏煊一边啃着骨头一边说,“再说都是生的有什么技术啊。”

“就算是生的,选料和刀工也是很重要的啊。”何其昂夹起一条牛肉丝,“你看这牛肉这刀工,全上海就这一家。”

“觉得怎么样。”两人说话间一个带着眼镜的瘦高男子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恩,夏煊,大嘴,大嘴,夏煊。”何其昂马上放下筷子介绍了一下。

“幸会幸会。”两人握了握手。

“对了您能告诉我这汤的秘诀么?要知道我从来没吃到过这么好的汤。”

“秘诀么?”大嘴扶了扶眼镜,“秘诀就是人脊椎骨啊。”

夏煊的筷子一下子停在半空,“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是啊。”大嘴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对了,你们过来除了吃饭还有别的事么。”

“当然了。”何其昂笑了笑,“最近你们狼人当中有什么特别的新闻么?”

大嘴瞟了眼何其昂,然后看了看夏煊,“我们总是有新闻,不过大多数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

“比如……”

“比如你们抓到末日之使的几个人,我们也在通缉他们。”

“那么你对最近的谋杀案知道多少?”夏煊放下了筷子,从衣兜里拿出一本笔记本。

“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不是任何我认识的人做的。”

“也就是说是新来的人,比如末日之使?”

“何其昂你总是喜欢想当然,能够杀人的人很多,就算普通人类也能弄出那样的现场。”大嘴喝了口茶,“末日之使的人是战士,他们吃人的理由就像狮子狩猎的理由一样,你觉得他们会把人的尸体弄成那样么?”

“恩,”夏煊点了点头,“那么不是上海的underworld的人,也不是末日之使,上海的杀人犯比我们想象的更多呢。”

“魔都不是白叫的。”何其昂笑了笑,“不过大嘴,我又要问了,末日之使的人来上海做什么?不要和我说是想换换口味。”

“他们是觉得黄种人比较好吃。”大嘴扶了扶眼镜

“大嘴你有什么没告诉我么?”

“没有。”何其昂带着点怀疑的眼神看着大嘴,然后摇了摇头,“多谢你的招待啊。”

“你要付钱的。”大嘴说了句,然后站起来走了。

夏煊看着大嘴走远了,随后回过头来看着何其昂,“他有什么东西没说。”

“啊,连你这个不能窥脑的人都看出来了,那么他的确有什么东西没说。”何其昂一边低头扒饭一边说。

“为什么不问他?”

“因为大嘴不是线人,而是朋友。”何其昂咽下一口饭,“他不说肯定有他的原因,而且我可以确定不是关于谋杀案的,所以我不问。”他加紧几筷子把饭都扒到嘴里,“你也快点吃,我想回去看看能从那几个末日之使的人知道点什么。”


“喂,听说一个叫鲍尔的猎魔人到你们那里来了。”何其昂最后付钱的时候大嘴又从厨房走了出来。

“你知道鲍尔?”何其昂扬了扬眉毛,“我都不知道。”

“因为你关心的只是女孩子和别人脑子里的东西。”大嘴哼了声,“你连你局里第七部的人都认不全。”

“我知道我的缺点。不过你说鲍尔什么事?”何其昂尴尬地挠了挠头。

“我知道鲍尔,是因为他在underworld里很有名。”

“有名?”

“他是个杀手,只要有一点点机会他就会把猎捕的对象杀掉,即使那个人只是从吐了口痰。”大嘴拍了拍何其昂的肩,“如果你们还想要有机会审问犯人就要在行动的时候注意鲍尔。”

“多谢提醒。”何其昂点点头。


“那几个狼人呢?”夏煊和何其昂回到总部之后他们马上就询问起犯人的情况。

“鲍尔行动员正在问讯。”

“他已经有了提审犯人的权限了?”何其昂皱起双眉,“我们走,夏煊。'

“听好了,我并不在意对你用刑,而且我可以保证我很擅长用刑,所以我建议你快点说出你们来这里的目的。”鲍尔此时正面对着一个手脚都被铁链铐在椅子上的人。

那人侧过头,默不作声。

鲍尔在桌上猛敲了一下,留下一个拳印,“你知道么,我很喜欢你们狼人的能力,特别喜欢的一点就是快速愈合。知道为什么么?因为我可以对你们用更重的刑。”他挥出一拳,随着喀嚓一声,那个人的下巴被打断了,随后他用手扶正了那下巴,看着它迅速愈合,然后又把它打断,再扶正,又打断。

“停下!”何其昂冲了进来抓住鲍尔的手腕,“你以为你在干什么?”

“审问犯人,你们难道不是这么做的么?”鲍尔甩开何其昂的手冷冷地说。

“我们不这么做。”夏煊走了进来,“而且你现在被编在第八组,行动组的人没有权力提审犯人,所以请你现在就出去。”

“哼。”鲍尔笑笑,“你们对他们太温柔了。”随后他大摇大摆地走出审讯室。

“他说的没错。”犯人朝地上吐了口血,“你们不要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来,你们太温柔了,”他脸上带着鄙夷的神色,“不过还是要多谢你们把那个家伙赶出去,弄不好他会杀了我呢。”

夏煊看了看何其昂,“你能对他用读心么?”

何其昂点了点头,“不过我怀疑我能读出什么来,他可以让自己的脑陷入完全混沌的兽人状态,什么都读不到。”

夏煊叹了口气,“我去看验尸报告,顺便看看还有什么别的有用的线索,你再盘问这个犯人,或者试试看另外几个?”

“我可以一直盘问他们,不过他们应该和杀人案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尽管如此……”他看了看被铁链捆着的犯人,“为什么末日之使会来这里还是让我很好奇。”

夏煊点点头走出房间,留下何其昂和犯人大眼对小眼。


“大嘴,你准备邀请谁?”此时在上海浦东一处接近完工却久久没有收尾的僻静办公楼工地中,在那高耸的灰色阴暗的办公楼中,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办公楼的窗上都涂着黑色的油漆,这样即使楼里早已完工,并且装修豪华,设施齐全,外面的人也只会把这里当作一处没有人管的工地。

“正在思考呢。”大嘴看着眼前的请帖,“如果给何其昂,他会知道我没有告诉他而不高兴,而不给他他最后也会知道而不高兴;还有就是邀请他的话他说不定会要我邀请他那个搭档。”

“其实你是想请他的吧?”坐在大嘴对面的一位浓妆艳抹穿着紫色皮裙皮衣的女子笑着说,“不是么?”

“不是,不过他的确是个好手,末日之使如果来找麻烦的话会很有用罢了。”大嘴没好气地说。

几个流浪汉模样的人翻过铁丝网闯进了工地,而另外几个穿着西装的人则直接拉断了工地门上的锁走了进去。

“有情况。”接到报告的大嘴马上站了起来,走到监视器前,屏幕上显示许多各色打扮的人陆陆续续走进工地,包围了他们的办公楼。

“末日之使。”大嘴脱下眼镜,“叫所有的战士准备战斗。”

“好的。”紫衣女子点了点头,掏出手机,迅速地按起键盘来。

这时包围着办公楼的人群一个个吼叫了起来,随着吼叫他们的身体慢慢变形,变得巨大强壮,高耸的肌肉块撑破了他们的衣服,雪白的獠牙从嘴中生长出来,他们的嘴迅速伸长,变为狼吻,手脚上都长出了锋利的爪子,浓密的毛发从身上长出来,他们每一个都化为了完全的狼人。

随后他们展开了进攻,向着办公楼冲了过去,而办公楼里也冲出许多狼人与进攻的狼人撕打了起来,一时间吼声震天,血花四溅。

狼人都是天生的战士,行动迅速,力量惊人,而且具有极快的恢复能力,这一切都注定了他们之间的争斗会变得血腥而漫长,并且很难有最后的获胜者。

不过这一情况并没有出现,因为有大嘴的存在,他并没有变化,只是飞快地穿梭在狼人中间,他用的似乎是某种点穴术,只见他的手指飞快地在狼人的前胸或者后背点了几下之后狼人就倒了下去,抽搐着变回了人类,许多狼人围上来想要攻击他,不过大嘴的身法快如鬼魅,而即使狼人要击中他,地上也会突然腾起一道道黑影挡住那些攻击,看起来似乎没有人能够挡住大嘴。

不过突然他就停下了,一头有着黑色犄角的巨兽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身手很好啊,一定很美味。”那头巨兽瞪着血红的双眼,声音低沉如同座头鲸,“黑狼大嘴,我久仰你的大名了。”

忽然间大嘴的手臂上腾起一阵黑烟,随后他就挣脱了巨兽的爪子,大嘴向后跃了一步,“你是哪位?”

“你会向你的食物介绍你自己么?”巨兽从喉咙里挤出一阵笑声。

“试试看吧。”忽然间一团黑烟从大嘴脚下的影子里升腾起来,裹住了他,随着一声狼嚎一头黑色的狼人从烟雾中冲了出来,扑向眼前的巨兽,没有幻影搬的步法,也没有精妙的点穴术,他们就如同野兽一样缠斗在一起,用利齿撕咬着对方。

突然间随着撕扯皮肉和骨头折断的喀嚓声,两人分了开来,黑狼的左臂消失了,巨大的伤口滴着黑色的血。

巨兽把嘴里的手臂吐在地上,“黑狼只有这点功力么?”

“还有你没见过的呢。”黑狼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只手机看了看,屏幕已经碎了,他把手机丢到一边,“刚才是怕把手机弄坏了,现在我们可以继续。”他抬起右手,刚才流出的血仿佛有生命一样聚集起来,在他掌中化为一把黑色的长剑,“我们继续。”

“这样才有意思。”巨兽抬手抹去嘴边滴下的血。


“你怎么不告诉我大嘴以前也是局里的,而且还是你在八部的搭档!”夏煊突然冲进了审问室。

“黑狼是你的搭档?”何其昂对面的囚犯惊讶地说。

“是,你闭嘴。”何其昂瞪了囚犯一眼,“你去查过了?”

“你知道我会去查的吧?”夏煊扶了扶眼镜,“你在说大嘴是你的朋友的时候恰好忘了提你们做过搭档。”

“因为那和此案无关。”何其昂笑了笑。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何其昂拿起手机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谁的?”

“大嘴,没有内容。”何其昂揉了揉额头,“这不像他,他不会随便发短信,发来肯定有事。”何其昂说着拉住了夏煊的手。

“喂,你要干什么?”

“别抗拒,我要传送过去。”何其昂说着闭上了双眼。

“你是个路痴啊,你要把我传到哪里去!”夏煊大叫着,然后两人就消失了。

“喂,”被锁着的狼人大叫着,“喂,都走了哪个来管我一下啊,我要撒尿!”


这边大嘴正挥舞着黑剑和巨兽战成一团,两人不相上下,忽然间随着空气一阵颤抖,何其昂和夏煊出现在两人中间,两人见势都做出了反应,何其昂在一瞬间张开了精神屏障挡住了巨兽的爪子,而夏煊的一连串火球逼开了围过来的的狼人,随后何其昂双枪连射逼得巨兽连连后退。

“你怎么来了。”大嘴没好气的说。

“收到你的空信息啊。”何其昂举着双枪说。

“手机坏了罢了。”大嘴说着挥了挥手,那黑剑融化之后汇入了他的伤口,“我可以解决的。”

“看起来你解决的很好。”夏煊看了看他的伤口这么说。

“夏煊和何其昂。”巨兽显然有些惊讶,“没有想到你们会来。”他挥了挥手,“那么今天就到这里,撤退!”

随着它一声令下,所有进攻的狼人都迅速消失在夜色中。而那巨兽也突然消失了。

“想不到他也会传送。”夏煊无奈地摇了摇头。何其昂则捡起了大嘴的左臂,仔细端详着伤口。

“喂,把我的手给我。”大嘴走了过来,“我要用的。”

何其昂并不回答,只是拿出手机对着伤口拍了张照,随后又对着大嘴身上的伤口拍了张。

“喂,我以前也受过伤没见及这么感兴趣啊?”大嘴说着拽过自己的手臂接在身上,伤口马上开始快速愈合起来。

“因为这个伤痕,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何其昂看着手机屏幕笑了,“夏煊,我们找到凶手了。”

“恩,我马上就叫法医比对。”夏煊看着照片点了点头。

“那么大嘴,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末日之使会找上你们?”何其昂转过身笑着问大嘴。

“呃……你知道影狼部落的王子一直主张要和人类和平相处所以一直被末日之使追杀么?”大嘴一边穿上衣服一边说。

“恩。”

“你也知道他找了个中国女孩做女朋友吧?”

“恩。”

“他要在上海结婚了,而末日之使想要杀了他。”大嘴耸耸肩,“顺便一提,你们两个都被邀请了。”


“Hi,大嘴。”

“你好啊,大嘴。”

“大嘴你回来了啊。”

大嘴,夏煊,何其昂三人走进总部的时候一路上不停有人向大嘴打招呼。

“我不知道大嘴是这么有名的人呢。”夏煊边走边说,“很奇怪我居然没听说过你。”

“因为你也是个只关心案子的人。”何其昂笑了笑,“以前在第八部的时候我和大嘴的组合是很有名的。”

“以破坏性强大而闻名。”大嘴一边笑着回应众人的招呼一边补充道,“还有为什么我也要来这里啊?”

“第一,你要详细描述那个咬你的家伙;第二,我们要讨论讨论那个婚礼的安全问题。”夏煊一边说一边翻看着笔记本,这时他的和何其昂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咬痕吻合。”何其昂拿起手机看了看,随后转向大嘴,“看起来那个率领末日之使的家伙就是我们要找的美食家。”

“那个家伙绝对不是狼人,”大嘴一边说一边活动着手臂,“不知道末日之使从哪里找来的帮手。”

这时鲍尔远远走了过来,“听说你们有线索了?”

“你隶属第八部,而且是外来人员,这种案子不归你管。”大嘴瞪着鲍尔开口了。

“但是现在这和我追捕的末日之使有关。”鲍尔面无表情地回答。

“即使这样,现在整件案子也由我们接手。”何其昂难得地板起脸来,“鲍尔先生,你要注意你在这里的权限是有限的,如果需要你帮助的话我们会联系你的。”

“好吧,”鲍尔一脸不情愿地让到了一边。

“你们是不是太凶一点了。”走远之后夏煊小声对两人说。

“我不喜欢那个家伙。”大嘴没好气地说。

何其昂耸了耸肩,“我本来就不喜欢他,好了不要管这个了,讨论讨论案子吧。”他边说边打开办公室的门,“葵,泡咖啡,绿茶,这个是我以前的搭档大嘴。”

“你好大嘴。”葵微笑着向大嘴点了点头,随后就走到一边烧水去了。

“这就是你新弄得人偶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大嘴凑到葵身边仔细端详着她。

“呃……还是讨论案情吧……”夏煊在桌前坐了下来,翻开了笔记本,“我们目前了解到,首先他不是狼人,但是能够变形,因此不确定他的真实面目,而且他和末日之使有联系,鉴于查他的真实身份比较困难,我觉得从末日之使这里下手比较好。”

“我可以再去对那几个狼人试试看。”何其昂站了起来,顺手接过葵递给他的咖啡,“谢了,葵。”

“我们可以让精神进入狂暴状态,你什么都看不到的。”大嘴啜饮了口葵端给他的绿茶。

何其昂抬起手,晃了晃食指,随后走出办公室。


“你想干什么?”一个末日之使的成员满脸戒备地看着坐在他对面面带微笑的何其昂,而后者则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啊?”那个人向地上吐了口口水。

何其昂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受教育程度不高,不过不知道连英文都看不懂,这是一级非限定心灵医师的执照,这表明我可以对你的脑子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出示这张执照,不过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清楚认识现在的情况,在我对你动手之前告诉我。”

“去死吧!”那人向着何其昂啐了口。何其昂只是伸出食指挥了挥,那口水就直接飞了回去溅在那人双眉之间。

“我把这当作否定了。”何其昂笑着脱下了眼镜,随后抬起头,他的眼中已经荡漾着紫色的光芒。

而那狼人的双眼则在一瞬间被黑暗所笼罩,他紧咬着牙关,从喉咙中挤出一阵阵猛兽威胁的低吼,他口中的尖牙慢慢伸长,手上长出锋利的爪子,狼人在变形状态时脑中会充满野兽的狂野冲动,此时用读心术无法读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反而常会影响到读心者。而何其昂也感受到了一股股冲向他的冲动,不过他只是笑了笑,使自己的精神和狼人同调,仿佛是被影响到了一样,不过他却在慢慢扩张自己的精神力,随后慢慢安抚狼人精神力,只见他眼中的紫光越来越亮,狼人则慢慢恢复正常,最后狼人完全变回了原样,坐在椅子上困惑地看着何其昂。

“原来他的精神力已经足够让狼人的变形停下了么?”此时在审讯室隔壁的房间,双手盘在胸前透过落地单面玻璃正观看的大嘴说。

“他在精神力的控制上是完美的。”夏煊扬了扬嘴角,“那个人已经不行了。”

果然,那个人忽然一翻白眼,昏倒在桌上。何其昂微笑着站了起来,走出审讯室。

“读到什么吗?”夏煊拿着笔准备记下些什么。

“没什么太有用的。”何其昂一边擦眼镜一边说,“首先我们知道那个家伙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显现出人类的状态,第二是那个家伙主动找他们要帮忙的,这一点很奇怪。”

“听上去是很奇怪。”夏煊低头想了想,“可能,目标只是影狼部落的王子?毕竟平时对于他的保护都很严密,而这次在上海的婚礼防护措施会比较忙乱一点吧。”

“那样的话我要警告一下他们,何其昂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大嘴皱起了眉头。

“给。”何其昂扶了扶眼镜,“我的建议是夏煊和我到时候都在那里以防万一?反正你也邀请了我们。”

“恩,”大嘴点点头,“反正本来就是想叫你做额外保镖的。”

“我知道啊。”何其昂抬起头扬了扬嘴角,“我很期望在那里能遇到我们的犯人。”

夏煊合起笔记本放到兜里,随后抬起手把眼镜扶正,“我也很期待。”


影狼王子和传说中的上海灰姑娘的婚礼是在金茂凯悦举行的,实际上夏煊和何其昂都是一次见到见到那个幸运,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不幸的女孩,影狼王子是个温和的人,但是他的身份注定了那个女孩只能生活在阴影之中。现在这个女孩穿着红色绣着金色凤凰的旗袍,文静的脸上充溢着淡淡却幸福的微笑,另外还略微有一丝不安。让何其昂稍稍有些惊讶的是那个女孩并不十分漂亮,不过的确很秀气,看起来也并不像有任何能力的样子。

“又在看人了?”夏煊手里拿着一杯水走到何其昂身边,“有没有试过读心?这应该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吧。”

何其昂从走过的服务生那里拿过一杯红酒,摇晃着酒杯,“是在我的范围内,不过这是不礼貌的,”他朝新娘子的方向指了指,“你了解那个女孩么?”

“周云。”夏煊拿出笔记本看了看,“二十四岁,没什么能力,至少没有注册,所有资料都很平常。”他合起笔记本放进兜里,“这并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只要注意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就行了。”

“恩。”何其昂伸手拿了一个三文鱼卷放在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地说,“你说得对,不过既然影狼王子会喜欢上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最后会嫁给他,那么这个女孩一定有些不同寻常的。”

“我去入口那里看着。”夏煊皱了皱眉头,看着何其昂把杯中的红酒一干而尽,“你给我少喝点。”

“酒精有助于我爆发精神力。”何其昂说着又拿起了一杯酒。

夏煊笑着摇了摇头,耸耸肩,走开了。


“说句老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你穿正装呢。”何其昂一边伸手扶正了大嘴的领带一边笑着说,“而且这西装看起来很贵,一会儿万一你要变身不就都浪费了么?”

“没办法啊。”大嘴一边郁闷地啃着牛排一边说,“而且这本来就是部落出钱的,我无所谓。”

“你对那个王子的新娘了解么?”何其昂伸手拿了一只炸鸡翅啃了起来。

大嘴瞥了眼何其昂,“虽然我知道你对多数雌性生物都感兴趣,不过不要打周云的主意。”

“我只是好奇她的能力,并不是指异能或者别的什么,而是她能够让你们的王子注意到的能力。”何其昂又抿了口酒,“没办法,你知道我希望了解一切,特别是人的思想方面,心灵医师的职业习惯。”

“这个嘛,你会知道的,”大嘴把牛排的骨头丢到嘴里嚼碎吞了下去,“现在……”

他们的谈话突然被玻璃碎裂的声音打断了,几头狼人冲了进来。

“你去保护王子,这里我来解决。”何其昂脱下了眼镜,同时举起了枪,他的双眼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知道。”此时大嘴已经化为黑色的狼人。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火球呼啸着穿过大厅,那是夏煊丢出来的,何其昂也马上举起了双枪,一阵扫射打下了一头狼人,随后他双眼一闪,一头跳到半空的狼人直接被压制住,变回了人形,随后何其昂补上了一枪,直接掀掉了他的头盖骨。

这时影狼部落的战士们也纷纷变身和入侵者搏斗了起来,被邀请的宾客也都各显神通,而此时在战场中,穿着红色旗袍,没有任何能力的周云就显得特别危险,不用说专门赶来杀她的末日之使,任何一颗打偏的子弹或者一个溅射的异能就可能让他当场死亡,显然大嘴也注意到了这点,他几个闪身冲到了周云身边,用一道黑雾罩住了她。


何其昂又放出一道闪电把一头狼人打昏了过去,这时夏煊骑着一只巨大的三头地狱犬冲到了他身边,“你这边怎么样?”

“目前为止一切都好。”何其昂的面前站着一头银色的星质构成的半人马,“不过我们希望见到的家伙还没有出现呢,还有你不觉得有点奇怪么?”

“什么?”夏煊问了句,随后念出一道真言将一头狼人定在原地。

“大嘴在保护新娘,但我们的新郎呢?”何其昂飞到半空,“也许他们有别的保护措施,但是我始终觉得连人影都不见有点奇怪。”

“大嘴!你们的王子呢。”何其昂凝神默念,和大嘴建立了心灵联系,“有专人保护么?”

“有,不过我也有段时间没看到他了,你最好去看看。”

“了解。”何其昂点了点头,“夏煊,我们走。”说着他向着大厅的另一侧飞了过去,夏煊也骑着地狱犬跟了过去。

“奇怪,这里也没有王子他的影子。”夏煊一边查看着一边说,忽然他的注意力被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吸引了,那具尸体的背上刺着影狼部落的标志,这应该是王子护卫的标志,而现在那个护卫倒在了地上,而地上不止这一具尸体,有好几具,都是王子护卫的尸体,“为什么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王子的尸体。”何其昂降落在地上,扶起一个还有一口气的护卫,“不要说话,保存你的力气。”他说着把手放在护卫的前额上,过了一会儿他的手离开了那人的前额,替他合上了双眼,他抬起头,看着夏煊,“鲍尔把王子带走了。”

“保护他?那不像是鲍尔会做的事情。”

“不是,是他杀了这些护卫。”何其昂摇了摇头,“不管他想做什么,肯定不是保护。”他闭上了眼睛,“很幸运,我是个小心的人,把手给我。”夏煊遣散了地狱犬,伸手抓住何其昂的手,“种下浮标了?”

何其昂睁开双眼,笑了笑,随着一道蓝色的火光两人消失了。


当笼罩着两人的火焰全部散去,映入他们眼帘的是用铁链锁在铁架上的影狼王子,还有站在他对面,手中拿着猎刀的鲍尔。鲍尔向着他们转过了头,他的眼珠是红色的,仿佛有两团火焰在其中燃烧,“夏煊和何其昂,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跟过来的。”他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心灵浮标,第一次和我握手时就种下了。”

“所以你是故意的?”何其昂一边缓缓地踱向鲍尔一边四下张望着,这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墙上挂满了肢解的人体,浸泡在瓶子里的器官,还有各种刀具,“我猜,这里就是你的厨房?”他拔出手枪换上弹夹,“而且你故意让我们过来,你觉得你能够对付我们两个?”在他身后,夏煊拉紧了自己的手套。

“你们知道食人族么?”鲍尔一边摆弄着自己的猎刀一边说。

“传说他们吃下敌人的肉体,希望能够继承敌人的优秀品质。”何其昂举起了枪,“鲍尔,举起手来,你被逮捕了。”

“那些传说并不是传说。”鲍尔伸手抓住了猎刀的锋刃,像捏一张纸一样把那把刀揉成了一团,“事实上,每吃下一个人,我的力量就增长一份,特别是你们这些特殊的人,有时候我甚至可以直接获得你们的能力。”他舔了舔嘴唇,“所以,是的,我觉得我可以对付你们两个,而等我吃掉影狼王子,吃掉你们两个,我就会获得更大的能力。”他猛然间变身了,他全身的衣服都被突起的肌肉撕破,他的嘴伸长,长出了尖利的獠牙,头上长出了双角,他的身体被浓密的黑毛所覆盖,手上长出了锋利的爪子,双角则变成了羊蹄,等他终于变身完毕之后,他伸手拍了拍胸前的皮毛,十几颗蓝色的晶体弹头落在地上,“看见了么?何其昂你最为自豪的蓝晶电弹对我一点都没用。”

何其昂放下手中的枪,“两夹子弹,一点用都没。”他把枪丢在地上,随后猛然抬手,一道电光袭向鲍尔面门。而此时夏煊也丢出几个火球,同时召唤出三头地狱犬扑向鲍尔。

不过闪电和火焰都没有能够伤到鲍尔,至于冲过来的地狱犬也被他几拳打成了肉酱,不过这时何其昂已经冲到了鲍尔面前,双手带着两个金色的铁拳套,没一个都燃烧着蓝色的火焰,经过灵能加速的他一串连珠拳打中了鲍尔的面颊和前胸,不过鲍尔猛一挥手把他打了出去,蓝色的火焰在他的胸前和面颊上燃烧,随后渐渐熄灭了,看起来仅仅弄焦了一点毛发。此时夏煊召唤出的两头哈比女妖扑闪着双翼向着鲍尔扑了下来,鲍尔抓住其中一头的双腿之间把她撕成了两半,随后跳了起来咬住另一头的脖子,一甩脖子把她的头拽了下来,随后吐出了嘴里的羽毛。

“这就是你们能做到的最好吗?”鲍尔从胸腔里挤出一连串低沉的笑声,“这么看来吃了你们也不能给我增加什么力量。”

“错了。”何其昂眼中紫光一闪,鲍尔突然捂住了双眼惨叫起来,一阵阵青烟从他的指缝间冒出来。而夏煊念出一连串咒语,两把黑色的剑从虚空中凝聚而成,旋转着劈向鲍尔,随着寂静的切削声,他的手臂落了下来,而他的脸上原来是眼睛的地方现在只有两个焦黑的洞。随后何其昂一挥手,一团银色的物质包裹住了鲍尔的下半身,缠住了他的躯体。

不过落在地上的断臂突然化为了烟雾升腾起来,又在他的伤口上凝聚出两条手臂,而他的眼睛也长好了,随后他伸出双爪撕碎了缠绕他的星质。

“你已经吸收了大嘴的能力了?”何其昂皱起了眉头,“就在上次把他的手咬下来的时候?”

“没错。”鲍尔活动了一下手臂,“所以我没有把他也弄过来。我不可能死,你们没法杀掉我的。”

“不要急,刚才只是热身,现在才是开始。”夏煊扶了扶眼镜,“刚才那种恢复能力让我们能难从肉体上消灭你。”他边说边用手在空中划出一个个金色的字符,那些字符并没有消失,只是一个个在空中飘荡着,环绕在他身边。

“不过灵魂上,你应该和其他人一样脆弱。”何其昂的双眼中燃烧着青白色的火焰,同样颜色的一团火焰也在他手上燃烧。

还没等鲍尔能够有所反应,夏煊已经一挥手,无数的金色字符连成一道光链射向鲍尔,缠绕在他身上,那字符组成的光链看起来似乎一触即断,但是似乎能够把刚才所有的魔法都耸耸肩抖掉的鲍尔却怎样都无法挣脱这光链,他的身体有几次模糊了一下,仿佛要化为烟雾,不过最终都无法摆脱束缚。

而何其昂则冲了过来,燃烧着火焰的手猛然刺入鲍尔的胸口,那火焰似乎是虚体,并没有给鲍尔的身体上造成任何伤害,但却使鲍尔惨叫着倒下了,抽搐着,一口口吐着血,而他的身体也渐渐缩小,恢复成人类的样子,更甚的是他并没有回到那个高大强壮的怪物猎人的样子,而是缩成了一个瘦小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鲍尔哭泣着说,“你们对我的力量做了什么!为什么我逃不掉,为什么我不能恢复!”

“夏煊的真言之链,只要你的灵魂还是你的,就不可能挣脱;我的魂火也是只针对你的灵魂起作用,不过你应该知道,一旦你的灵魂受到损伤,你的能力也会消失。”何其昂拿出眼镜带上,“而且请允许我向你保证,根据你现在灵魂损伤的程度,你不可能再使用能力了。”

“你有空和那个家伙解释我们两个的能力还不如来帮帮忙。”夏煊一边摆弄着锁住影狼王子的铁链一边抱怨。

“来了来了。”何其昂一边拔出枪一边走过去,“用枪打断锁链就行了吧。”


一个月之后。

“葵,你做的炒面真是越来越好吃了。”何其昂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而夏煊则坐在桌前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报纸。

穿着黑色西服短裙的杨雪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胳膊下夹着一个文件夹。

“亲爱的杨雪局长,有什么事?”何其昂忙不迭地吞下一口面,抬起头问。

“我说过好几遍称呼我的时候前面不要加亲爱的后面不要加局长了吧?”杨雪脸上滑过一丝笑意,她把信封放在桌上,“影狼王子的感谢信,还有婚礼照片,有你们的照片都在里面了。”

“不错啊,”何其昂马上打开信封拿出照片看了起来,夏煊则走过来拿起信开始读。

“这张不错啊。”何其昂抽出一张照片凑到夏煊眼前。

“我看看。”杨雪伸出手拿过照片,看了看,扬起了嘴角。

那照片上前面的是穿着黑色礼服的王子和红色旗袍的新娘,后面则是大嘴,夏煊和何其昂三人。

“不错的照片。”她放下照片,随后把夹着的文件夹放在桌子上,“这个案子你们去看看。”

“啊?”

“啊什么啊!快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