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六月 08, 2008

未来——第二章——琐事

在进入第一居所的开始几天里的工作繁琐而无聊,大部分时间都在检修基地中的仪器,清洗,修理,编程,系统整合,所有的一切都能够让人失去生存的勇气,甚至让我想要重新到外面去找几个魔鬼砍砍。

不过接下去几天里情况就渐渐好了起来,幸好有星月这样了解古科技的人存在,让我们能够使用基地的空调系统,让我们能够搞懂怎么使用基地内温室来培养需要的食物,让我们能够完全控制监视和防御系统,在这一切问题都顺利解决之后在基地的生活就轻松了许多。

战斗结束一周之后,我们所有人终于都能够坐下来享受一顿晚宴,而那晚上也是我第一次用高脚杯喝酒。龙蕊在我的身边,挽着我的手臂,第一次我们不用担心今晚会有什么东西来攻击,也不用担心明天要把车开到哪里去,这种感觉——真好。

——夏凌



嘀,嘀,嘀,嘀……

一只被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那亮起的屏幕上闪现出一张红色的,嘴里咬着雪茄的脸。

夏凌伸出一只手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按下了挂机键。

“哪个啊?”龙蕊皱着眉眯着眼从被窝里探出头,拿过手机看了看,然后丢在一边,把头靠在夏轩的肩上,“真烦人,你才睡了两个小时呢。”

“实际上是一个,”夏凌低头亲了亲龙蕊的额头,“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继续睡吧。”

“恩……”龙蕊蹭了蹭夏凌,闭上了双眼。

大约过了五分钟,突然间广播响了,里面传出大魔粗重的嗓音。

“夏凌我知道你在睡觉我也知道你故意不接电话,我们这里有一个地方需要懂汇编语言的你马上过来一下好么?对了,还有零一没空,他在更新防御系统的代码。星月也没空,她在搞什么网络系统。所以你快点来第十六控制室。”

“啊啊啊啊!我要睡觉!”夏凌直起身拿起手机拨号,“大魔,你马上停下广播!我过来了。”他爬下床开始穿衣服,“不好意思啊,龙蕊你好好睡。”

“嗯。”龙蕊呢喃着翻了个身,“快点回来啊。”

“知道我的编程经验么?”夏凌苦笑了下,“有关汇编语言的都不会快。”他穿好衣服之后俯下身亲了亲龙蕊的脸,“你好好睡吧。”随后他站起身走出房间。


“希望这的确是重要的问题,因为我才睡了两个小时。”夏凌一边推门走进控制室一边没好气地说。

“这里的系统里的几块芯片需要重新编写指令集。”大魔从电脑边站了起来,“零一检查过了。”

“这东西到底是控制什么的?让我多睡几个小时不行么?”夏凌一边坐下一边问。

“恩,似乎是第二培养室的维生系统和安全系统。”大魔一边说一边点燃了一根雪茄。

“似乎?”夏凌扬了扬眉毛。

“这个基地只有四个人熟悉电脑机械什么的,你要我再叫醒龙蕊?”

“算了吧。”夏凌揉了揉额头,“给我弄杯咖啡吧。”

“给。”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芬芳把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桌上,“清咖啡不加糖的。”

“多谢了,芳芳。”夏凌伸手摸了摸芬芳的头,“今天做了点什么?”他抬手看了看表,“吃过午饭了么?”

“吃过了,和玟雪姐姐一起打扫房间,然后玟雪叫我来跟着你。”芬芳一边说一边拉过转椅坐在夏凌身边看着屏幕。

“这是汇编语言,”夏凌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说,“你看这个,”他伸手指着屏幕上一个窗口中跳动的字符,“这是十六进制的数,上次我教过你十六进制吧?这些是指不同的地址,这里是我需要让芯片能够完成的功能。”他说着用食指挠了挠额头,“看来又要连续工作很久了。”

“很难么?”芳芳凑过头看。

“试试看咯。”夏凌打完了代码,然后按下了回车,“让我们看看这里几个地址里能不能显示出正确的数。”他指着屏幕上的几对数字,突然那里一下子跳出“FF”,之后所有的数字都变成了“FF”。

“啊。”夏凌一下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内存溢出了,看来又要弄好久了。”他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回头向着芬芳笑了笑,“你可以随便逛逛,这里的工作挺无聊的。”

芬芳摇了摇头,“你可以教我怎么编程。”

“你想学编程?”

“我想学魔法,不过要学魔法的话先要学编程吧?因为我没有The Elder的基因。”

夏凌又伸手摸了摸芬芳的头,笑了笑,“你要学的还很多呢,我要教你英语,还有数学,当然了,还有编程和魔法。”

“我会是好学生的。”甜美的笑容在芬芳的脸上绽开。

“恩,我知道。”夏凌抬头看着屏幕,“你看,这个命令是add,我们需要做的是把两个地址中存的数加在一起,指令应该是……”


“零一,要吃点东西么?”玟雪端着一个餐盘走到零一身边,“今天试着做了一下第一批饲养出来的鸡,还弄了点鸡蛋和芦笋,都是刚培养出来的,挺好吃的,试试看么?”

“等我这里弄完吧,还要大概半个小时。”零一一动不动地看着屏幕说。

“恩,那我先放起来,一会儿再热了给你。”

“不用了,你就坐下吧。”零一依旧没有回过头,不过笑了笑,“你也忙了一天了,陪我坐会儿吧。”

“恩,”玟雪点了点头,放下餐盘随后在零一身边坐下。

两人都没有说话,在几分钟的沉默之后零一开口了,“你……刚才听到大魔在广播里叫夏凌了么?”

“啊……”玟雪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可能电话被他按掉了吧,应该是很想睡觉或者和龙蕊在一起。”

“那么是什么呢?”零一依旧看着屏幕说。

“两者皆是,好像进来之后第二天他们就住在一起了,而且夏凌好像有五天没有睡过了。”玟雪摇了摇头。

“虽然我知道的夏凌的确是一个不喜欢睡觉认为那是浪费时间的行为的人,不过他也承认睡觉是必须的。”零一笑了笑。

“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玟雪摇了摇头,“而且每个人都觉得他应该做那些。”

“因为他自己喜欢,”零一终于回过头,不过视线却始终是往下四十五度的,他端过餐盘放在自己腿上,低着头吃了起来,“不过也因为有些事情的确只有他能做。”

“比如?”玟雪一边从零一的餐盘里拿过一根芦笋放在嘴里一边微笑着问。

“比如让所有人都肯进行这个看起来会送命的计划最后还成功了。”零一赛了一块鸡肉在嘴里嚼了几下,低着头说,“做得不错。”

“多谢。”


艳辉正在一堆应该是生活用品的东西里翻找着有用的东西,刚才她被手枪形的电器吹出的热风吓了一跳,随后把那东西烧成了铁水。现在她手上拿着一个带握把的三角形的东西,正试图找出这东西有什么作用,而在她身边的海怪正在研究一个夹子似的东西。

“喂,海怪,你说这是做什么用的?”艳辉用胳膊肘捅了捅海怪,举起手里的东西在他面前晃了晃。

“恩。”海怪头上的触手无意识地晃动着,“不如插上插座试试看?”他瞥了眼地上的凝结起来的铁水,“不过这次不要随便发火了,字面上的意思。”

“知道了知道了。”艳辉把插头插进了墙上的插座,随后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地上,过了一会儿似乎没什么反应,于是她又把那东西拿起来,伸手碰了碰它的底座。“哎呀!”艳辉一下子把那东西丢在地上。

“怎么了?”海怪晃动了一下触手,“很烫么?”

“你都读出来了还问。”艳辉瞪了海怪一眼,随后拿起那东西仔细端详着。

“你不怕烫还会把东西丢下呢。”海怪缓缓地说。

“看起来这东西插上电之后会发烫,不知道有什么用呢。”艳辉一边用手指轻触着三角形的底座一边说。

“也许是用来拷打囚犯的?”海怪抬起食指。

“就这种温度?”艳辉直接把那东西贴在脸上,“没有人会招供的吧?”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和大魔那样防火的。”海怪摇了摇触手,“我觉得用来拷打会很不错的。”

“你们在干什么呢?”随着一个悦耳的嗓音,穿着黑色长袍的星月走了进来,“虽然我知道你们并不是电子系统或者编程专家,不过总有些事情你们可以去做而且比起摆弄电熨斗或者直板夹重要吧?”

“什么?”艳辉和海怪都抬起了头,“星月你知道这是什么?”

“你们忘了我活了多久了么?”星月微笑着接过艳辉手里的东西,“这是电熨斗,海怪手里的是直板夹。”

“电熨斗是什么?”艳辉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星月。

“把你的外套给我。”

艳辉脱下了外套递给星月,“喏。”

星月把艳辉的外套铺在桌上,随后拿起电熨斗熟练地熨了起来,而艳辉和海怪都站了起来围在桌边看着星月熨衣服,一边看一边发出“哦~”或者“原来是这样的啊~”之类的赞叹。

“好了。”星月把熨斗放在一旁,拿起衣服,“这样好多了,如果有蒸汽熨斗就更好了。”

“蒸汽熨斗。”海怪的双眼闪了闪,“那是什么?”

“和这种差不多,不过能够往里放水,会喷出蒸汽。”星月笑了笑,“如果你们差不多弄完了的话,去帮忙检查一下隧道吧。”

艳辉套上了外套,“为什么要熨衣服呢?原来也可以穿啊。”

“有些衣服熨过会更好看。”星月转向海怪,“还有,海怪,你手上那个是用来把头发拉直的,而且对触手没用。”

“知道了。”海怪点了点头,放下了手里的夹子,“我们去检查隧道。”

“恩,”星月点了点头,“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还有几个实验室需要检查。”随后她转身走出了房间,留下艳辉和海怪两人杵在房里。

“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太喜欢星月。”艳辉忽然冒出一句。

“我知道。”海怪依旧缓缓地说。


漆黑的隧道中,一道亮光闪过,随后无数的地虾跳了起来,冲向亮光的方向,那里有两道高大的身影。连串的枪声带着火花想起,随着伊森手上六管机枪的转动在隧道中回荡着,成堆的弹壳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让开。”就在伊森的子弹快要打完的时候大魔向前一步,深吸口气,随后猛然吐出一个火球,火焰散去之后弥漫着刺鼻焦味的隧道中一片寂静,只有两人踏过地虾遗骸发出的喀嚓声。伊森伸出手在墙边摸索着什么,而大魔则拿出一根雪茄咬住了,随后伸出一食指点燃了,深吸了口,吐出一团团蓝烟。

“有了。”伊森拉住墙上的一个拉销拉开了一扇小门,露出里面几个闪光的按钮,他按下按钮,隧道中的灯闪烁了起来,随后一盏盏地亮了起来,虽然有些灯已经坏了,不过大多却还能够使用。

“真是无聊啊。”一只漏网的地虾猛然向着大魔跳了过来,大魔伸出手把它在墙上拍成了肉酱。

伊森一边四下张望一边给自己的六管机枪装上弹夹,“我是挺喜欢这种无聊的。”他一扬手射出一串子弹打烂了冲过来的一头犬虫,“轻松,没有生命危险,一点点刺激就够了。”

大魔一边咬着雪茄一边哼着歌,“恩恩,我现在只想快点完成这个隧道然后回去吃饭,我发现‘鸡’这种东西味道不错。”

伊森点了点头,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随后走进了一个拐角。

“嗷!”一头巨大的犬虫一下子跳了出来把走在前面的伊森扑倒在地,随后另外两头则围住了了大魔。

“去死!”大魔一转身把一头犬虫甩了出去,随后抓住另一头的上下颚,双手一用力把它的下巴连同舌头撕了下来,然后右手一用力,把它的头连同一截脊椎一起扯了出来。随后他猛然一跃跳到了另一头犬虫背上,抓住它的脑袋用力一掰把它的脖子掰断了。

而这时伊森一只手掐着犬虫的脖子,另一只手上的机枪抵着犬虫的腹部一阵扫射,把它射成了两段,随后他推开犬虫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溅到的肉屑。

大魔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雪茄用牙咬住了,吸了口,吐出一团蓝烟,“一点点刺激?”他朝伊森笑了笑。

“是啊,”伊森转了转头,“一点点刺激。”

他们沿着隧道继续走下去,一直到一扇封闭的大门前,两人看了看门上斑驳的数字和符号。

“第三培养室?”伊森拉出门边的小键盘,“重设的密码是什么来着?”

“今天的密码是gongzhu。”大魔哼了声。

伊森按下了密码,大魔则退后了一步,对着门举起了硕大的左轮手枪。巨大的铁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缓缓打开了,随后培养室中的灯自动打开了,照亮了其中平躺着的几十个圆柱形的培养槽。大魔缓缓走近了其中一个培养槽,里面躺着一具干枯的尸体。

“看来这些人应该都死了吧。”伊森一边查看着培养槽一边说,突然他停了下来,有一个培养槽边的仪表板分明还闪烁着,一个裸体的美丽女孩躺在清澈的培养液中,长长的头发在液体中缓缓漂浮着,她脸上罩着呼吸罩,胸口缓缓地起伏着。她的表情无比安详,仿佛仅仅是睡着了一样。

“看来,我们应该叫夏凌星月他们过来。”大魔把雪茄嚼了几口随后吞了下去,打了一个充满蓝烟的响嗝。

“是的,是应该叫他们。”伊森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