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埃克塞尔深谷的小憩

“写些什么呢?”卡米尼抬起头,看见雅多正饶有兴趣地低头看着他的日记本,“啊,在写日记,准备写到歌里。”卡米尼在日记本的毡布封皮上擦了擦笔,艾克塞尔深谷的雾气很大,常常让他的鹅毛笔过分湿润了。

“没出名的人物出现在歌里的话,别人不会给钱的吧。”雅多在卡米尼身边坐了下来,将插在胸前皮带上的飞刀一把把抽出来擦净再插回去。卡米尼侧头看着身边这个带着圆眼镜的有着灰蓝色头发的人擦拭飞刀,雅多的飞刀很特别,每一把都是用一种蓝色的晶体敲凿成的,只有大概的粗糙形状,刀末端两寸裹着兽皮,不过卡米尼从来没有因为这飞刀看上去很简陋而低估它的力量,事实上这蓝色的石刀锋利得可怕,而雅多的身手更是非常少见的。

“没关系,我们会出名的。”卡米尼将飘到眼前的一缕长发撩到耳后,继续写了起来。

“希望如此。”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从两人面前的树林里传出来,随着树枝摇摆着向两边分开,一个高大的赤裸着上身的牛头人走了出来,他一只手抱着六角石图腾柱,另一只手扶着扛在肩头的一头大角鹿,牛头人的脖子上挂着好几串各色石头和兽牙穿成的项链,它只有一只牛角,另一只断了,“不过你们两个,起码在我去打猎的时候把火点起来吧!”他把鹿尸丢在地上,最后放下了图腾柱,一屁股坐在地下。

“别担心,卡登。”一个穿着红色皮衣和大红短斗篷的红发女孩从树上跳了下来,轻巧地落在地上,“有我在的话点火不是问题啊。”女孩朝着牛头人眨了眨眼,她的身材非常小巧玲珑,站在即使在牛头人中也显得高大的卡登身边只到他的腰,有着一对精灵的耳朵,脸上覆盖着如同蝴蝶鳞粉一样闪亮的粉色细小鳞片,那些鳞片在她的眼睛周围慢慢变深成深红色,犹如天然的眼影一般,而她的瞳仁则是红宝石一样清澈的火红色。

随着一阵尖细的啸叫,一条小龙落在了她的肩头,那是一条半透明的粉红色幼年红宝石龙,它趴在女孩的肩上蹭了蹭她的脸。

“嗯,乖~弗莱姆。”女孩伸出手指挠了挠幼龙的下巴,后者舒服地哼哼着。

“恩,那么卢比你来吧。”卡登指了指他们中间的柴堆。

卢比笑眯眯地走了过去,吸了口气,随后猛然吐出了一阵火焰点燃了柴堆,而一边的雅多立即就开始处理大角鹿,只见他把鹿头朝下吊了起来,随后熟练地用手中的蓝色石刀放血开膛剥皮,随后将鹿利索地分解成一块块,他的石刀在鹿的骨骼间丝毫没有停滞地游走,仿佛行云流水一般。

而在雅多烤肉的时候卡米尼则拿出了四弦琴弹奏起来,一边谈一边唱着一个不知名的小曲子,卢比坐在一边翻看着一本厚厚的魔法书,卡登则用蹄子打着节拍。过了会儿鹿肉烤好了,卡登马上就扯了一条鹿腿啃了起来。

“卡米尔,刚才那首歌是关于灵魂骑士的吧。”雅多用刀削下了几块最嫩的肉放在盘子里递给卢比,随后切下了一块用刀穿着啃。

“是啊,”卡米尼一边嚼着鹿腿一边说,“一首很老的歌了,我的祖母在我小时候唱给我听过,想不到你也知道这首歌。”

“灵魂骑士是什么东西?”一旁的卢比睁大了眼睛看着卡米尼,顺手塞了一小块肉给肩上的弗莱姆。

“那是效忠与自己的灵魂和灵魂之神坎的人们,在几次大灾变中分别和魔鬼以及亡者军团都战斗过,基本上是他们阻止了这个世界的崩坏。”卡米尼这么说,“一群传说中的战士呢。”

“不过他们每次解决完各种奇怪的东西之后就会突然消失不知所终,据说分散沉睡在世界各地,只要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就会醒过来,再次出来多管闲事。”卡登在一旁接着说。

“听上去很强呢。”卢比的眼中闪着光,显然对这个灵魂骑士的传说很感兴趣,“不过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没有灵魂骑士了?”她有些失望地说。

“也不一定,”卡米尼把骨头叼在嘴里一边啃着一边说,“据说有一些灵魂骑士并没有沉睡,而是继续游荡在这个世界上,监视着这个世界,帮助守护这个世界。”

“而你就想找到一个真正的灵魂骑士?”雅多笑了笑,边说边拿了一根树枝把火拨得更大了些。

卡米尼忙不迭地点头,“想想看,灵魂骑士啊!真正的灵魂骑士!能从他那里知道多少精彩的故事啊,一定能写成很好的长歌。”卡米尼的眼中充满了憧憬,仿佛已经看到了他的唱歌受到观众喝彩的景象。

“那你知道灵魂骑士是什么样子的么?”卢比一边逗着肩头的小龙一边问,“如果不知道你准备怎么找啊?”

“呃,好像他们都是灵体,骑着幽灵马,披着灵甲。”卡米尼摸了摸下巴,双眼望着虚空不确定地说。

一边的卡登哼了一声,“知都不知道还说要找他们?”

“什么?”卡米尼扬起了眉毛,“那你对于灵魂骑士又知道多少?见多识广的萨满大人。”

“卡登看起来更了解一些呢,”一边的雅多笑着打断了正要发作的卡登,“灵魂骑士这个称呼往往会误导听到的人,但其实灵魂骑士并不一定是骑马挥剑的,灵魂骑士需要的是绝对忠于自己的灵魂,自己的信仰,即使失去生命,即使坠落地狱也绝对不会动摇的信仰,那样的人才有可能被灵魂之神选中,成为一个灵魂骑士,成为灵魂骑士之后他们会掌握一种被称为魂火的特殊能力,他们能够燃烧自己的灵魂创造出各种类似于魔法但更像是神力的效果,灵魂骑士中有一些选择将自己的魂火锻造成武器的样子,那些人被称为魂刃者,不过也有很多选择了其他能力,比如治疗灵魂,不过无论选择怎样的能力,他们都是灵魂骑士。”

“每个人的心中都暗藏着一把魂刃,而每一个忠诚于自己的灵魂,将心中的剑拔出的人都能够成为一个灵魂骑士。”卡登这么说,随后提起图腾石柱在地上敲出低沉的响声。

“呃……我有时候真不知道我们当中哪个才是吟游诗人呢。”卡米尼看了看雅多,又看了看卡登之后尴尬地说。

“吃肉吃肉。”雅多又伸手割了一块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