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未来——第一章——最后的晚餐

我的确是幸运的,当时死亡率最高的就是孩子,他们最脆弱,在没有医药,没有足够的食物,也没有足够保护的情况下很少有孩子能够活过10岁,而我,虽然换过好几个居所,虽然见证了很多死亡,甚至面对一头翼魔,最后都能够活下来。

不过最幸运的,就是那天遇到了他,并且一直跟随在他身边,而且我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虽然之后他救起过比我更漂亮的,更聪明的,更听话的,包括那个最后抢走他的第一称号的女孩(我讨厌她!活该她现在一直被叫做“第二”,他才是第一!),虽然后来一直有很多人想要跟着他学习,但是我始终是他的芳芳。

而我也愿意一直做他的芳芳。

——芬芳


“坐好,要下去了。”芬芳可以感觉到夏凌的手抱得更紧了,随后随着微微地一颠,他们已经落地了。暗光优雅地舒展了一下双翼,随后缓缓收起,然后回头看了看芬芳,似乎在询问她自己的降落怎么样。

暗光下降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迎了过来,其中一个黑塔似的大汉特别引人注意,他们刚降落他就走了过来大声嚷嚷着,“唷!想不到你居然带回来一个小孩子!”他的大嗓门让芬芳不由得向着夏凌的怀里缩了缩。

“伊森,不要这么大声,没看见芳芳都被你吓着了么?”夏凌微笑着皱了皱眉头,跨下暗光,随后把芬芳抱了下来,“一只小翼兽带着犬虫和地虾把前面一个居所扫平了,我去晚了只来得及救她。”他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梳理着芬芳的头发,不过好像把头发弄得愈发乱了。

“芳芳,这个大个子是伊森,你叫他伊森叔叔就可以了。”夏凌蹲了下来平视着芬芳。

“叫伊森哥哥!”伊森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右臂,芬芳注意到那应该是前臂的地方现在是一挺六管机枪,而他的另一只手似乎也是金属的,她看了看夏凌,又看看高大强壮满脸横肉胡子拉碴的伊森。

“伊森叔叔。”

伊森愣了愣,随后无奈地挠挠头,转身走了,“我去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乱七八糟的怪物捣乱!”

“这个伤是怎么搞的?”一个留着粉红色的长发,面色如雪,身材高挑的女子一边解开夏凌肩上已经被血浸透的绷带一边问。

“没事,被翼兽抓了一下,我一会儿自己弄就行了。”夏凌伸手拍拍那个女子的手背,“芳芳,这位是玟雪姐姐。”

“叫玟雪就行了。”玟雪笑了笑,把双手放在夏凌的伤口上,随着她的手散发出一阵阵柔和的光芒,那伤口渐渐收拢,愈合了。

“想学么?想学叫夏凌教你。”注意到芬芳惊异目光的玟雪笑着说。

“我会教的,不过,在这之前,”夏凌站了起来,拉着芬芳的手交到玟雪手里,“玟雪你带芳芳去洗个澡,换套衣服,再给她点东西吃,顺便打上混合疫苗最好了。我去零一那里看看他的程序写得怎么样了。”

“好吧,”玟雪拉了拉芬芳的手,“来,芳芳,我们走。”

芬芳站着没动,只是看着夏凌。

“去吧,”夏凌摸摸芬芳的头,“玟雪带你去吃好吃的。”

芬芳这才跟着玟雪走了,一边走还一边不时回头看看走远的夏凌。

车队停靠的地方很平整,光是这一点就让芬芳觉得很惊讶了,在她的记忆中很少出现一整片平整的土地,而是断檐残壁,杂草成堆,在稍微柔软一点的土地上还会有地虾打的密密麻麻的洞,如果你不小心踩下去就会失去一两只脚趾或者整个脚掌,而这里这样平整的地面很明显是人力所为,只是在芬芳的脑中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力能够做到这样。

玟雪拉着芬芳走向一辆大车,和一个留着紫色波浪长发的身着皮衣的女子擦肩而过。

“一个孩子?”女子看着回头看着她,睁大了眼睛。芬芳注意到那双眼睛是火红的,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一样,就和刚才那头怪物的眼睛一样。那女子抬起头看着玟雪,“别告诉我她和公主一样。”

玟雪笑着摇了摇头,“夏凌带回来的,我要带她去洗漱呢。”她回过头,“芳芳,这位是艳辉。”

紫发女子对芬芳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随后走了。

芬芳曾经见过集装箱车,不过她所见到的都已经是遗迹了,在她的记忆中那包括空荡荡黑漆漆的集装箱,往往里面会躲着几头犬虫,不过有一次她也把一个集装箱当做居所,而眼前这样的明显一切完好,在车顶还有奇怪的旋转的东西的集装箱车她是第一次看见。

因此当玟雪拉着她走上台阶,推门走进这辆车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她很吃惊。

车里很干净,干净得让芬芳不敢走进去,里面有几张沙发,并不是她通常见到的那种破烂的,海绵外翻,弹簧一根根竖出来沙发,而是很干净漂亮的白色皮沙发,在车厢中间有一张黑色的矮桌,一面墙上挂着一块黑黑的方形的东西,玟雪挥了挥手,那块黑色的东西上开始闪现各种图像。

“这是显示屏。”玟雪这么说,“跟我来。”她拉着芬芳走过房间,芬芳的脚掌感觉到了地上的绒毛地毯的柔软,那是她第一次走在这么柔软的东西上。

玟雪打开一扇门,那里是一个更小的房间,有一个白色的浴缸。

“先把你洗洗干净,然后我去公主那里看看有什么适合你的衣服。”玟雪细长的手指抚过芬芳干枯,纠结的头发,“然后你就是个漂亮姑娘了。”


“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孩子?”夏凌爬进另一辆集装箱的时候靠在车旁的一个身躯高大,带着兜帽的家伙发出低沉闷哼的声音,“希望她不像公主那样。”因为兜帽的关系,那人的脸都笼罩在阴影里,只有红色的一点燃烧的烟头随着他的声音上下颤动。

“芳芳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夏凌笑了笑。

“而且如果不是你自己惹到公主的话也不会在睡觉的时候被丢到平流层去。”一个细而冷的声音从门里冒出来,随后几条细小的带着吸盘的蓝色触手搭在了门上,接着探出一只蓝色的章鱼脑袋,用那双硕大的,冰冷的深紫色眼睛看着夏凌,他的脸上没有鼻孔,在嘴边有两条短短的管状物,上面接了两根水管,他背上背着巨大的水桶,无数细碎的水泡随着每一次呼吸带起的瓣膜滴答声翻滚着。

“多谢你把我想的说出来了,海怪。”夏凌看起来并不喜欢这种注视,不自在地把眼神错到抽烟的大个子身上去,“喂,大魔,你又不是血族,没事成天带个兜帽干什么?”说着他就伸手揭开了大个子的兜帽。

“我怕晒黑。”大魔无奈地摇摇头,他的脸是红色的,双眼流淌着金色的光芒,额头上长着角,那角一直延伸到他的脑后,弯曲到下巴两侧,角上的一圈圈细纹随着他的呼吸闪烁着,他咬着一只粗壮的雪茄,咧嘴笑了笑,露出锋利的獠牙。

“啊,你怕晒黑。”夏凌看上去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麻烦你和海怪巡逻一下四周吧,可以么?”

“行啊。”大魔点了点头,随后哼着不知什么曲子大摇大摆地走了,穿着黑色橡胶紧身服的海怪跟在后面,他脑后的几条触手盘绕在一起,犹如麻花辫。

夏煊走进车厢,这辆车里面堆满了电脑,杂乱的数据线就像是最蹩脚的蜘蛛织出的罗网,从房间中间向着四周毫无章法地散步开来,而在这网的中央是一圈挂着的显示屏,一个高瘦的带着眼镜的男子坐在屏幕的包围中,双手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他眼镜上屏幕的反光闪动着,无数地字符一排排地向上跳跃。

“零一,写的怎么样了?”夏煊踮起脚避过地上的数据线走到零一的身边看着屏幕。

“晚饭之前应该能够弄完,当然这还和你晚饭做什么有关。”零一扶了扶眼镜,“不过没有试运行的机会了,这个程序需要的资源太大,只能用一次。”

夏凌点了点头,“那么加油吧,你弄完debug完之后,我再检查一遍。”

“一定要订在明天么?”零一一边继续打字一边说,“要知道再等几天的话。”

“再等几天我们也许可以收集到更多的魔核,但是相对的,魔鬼能够集结起更大的部队,这几天我们一路扫荡过来遇到的魔鬼集群已经越来越壮大了。”夏煊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这个程序就需要我们两个费这么多时间的话,我今天就想行动了。”

“恩。”零一点了点头,随后便一言不发了。

夏凌走出房间,和上门,走了几步,“若影,附近还安全么。”

他身边的影子渐渐拉长,变暗,随后一只手从里面升了起来,然后是一张带着面具的脸,最后显现出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

“里里外外看了好几遍,连只地虾都不会有。”虽然斗篷和面具让人看不出这人的性别,不过那声音虽然有些沙哑却依旧听得出是个女孩。

“辛苦你了。”夏凌拍拍她的肩,“去休息一下吧,一会儿我做饭。”

“凌哥哥!”一个穿着蕾丝边连衣裙,一头银发的女孩撅着嘴跑了过来,“听说你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

“那我先走了。”若影的声音里分明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她一闪身到了夏凌身后,然后就消失了。

夏凌怜爱地摸摸女孩的头,“啊,那个女孩叫芬芳,和当初我们叫醒你的时候差不多大,不过公主还是我们的公主啊。”

“恩恩!”公主猛点着头,“我当然一直是公主了。”

“不过,芳芳似乎缺少衣服。”夏凌弯下腰让自己能平视公主,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你小时候的衣服可以给她么?”

女孩扁了扁嘴,然后伸出手翘起小拇指,“你要再给我弄几件漂亮的衣服来,拉勾。”

“好,拉勾。”夏凌也伸出手,“拉勾上吊一百年不会变……”随后他亲了亲公主的脸颊,“玟雪应该在在给芳芳洗澡,你过去找她们吧,我还要去找布鲁斯。”

“直接叫他不就行了么?”

“他好像‘又’把通讯器关了。”夏凌扬了扬嘴角,“这下真的要‘找’他了。”

“不用找了。”一个低沉的金属音从远处传来,夏凌回过头去,望向一片平地。而公主马上闪到了他的身后,只探出半个脑袋。

强烈的阳光把地表晒得滚烫,空气不安地躁动着,突然间夏凌面对的那个方向的空气似乎变厚了,随后一个人形显现出来,随着他走向夏凌,轮廓也渐渐清晰起来,变得不再透明,最后那人走到夏凌面前,是一个穿着军用装甲步兵服的高个子男人,背着一把似乎比他更长一点的反器材步枪。

他脱下带着八个摄像头的头盔,露出一张瘦削的脸和脑后扎成一把的黑色长发,还有额前闪着金属光泽的数据线接口以及一双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机械义眼。

“侦查的结果?”

“有近一百头犬虫,二十几头地行蠕虫,十几头翼兽,十几头各种不明种类,一会儿我会去找大魔鉴定的。”布鲁斯的声音没有任何抑扬顿挫,也不包涵任何感情。

“有增援么?”

“我发现了两批增援,不过都已经消灭。”

“很好。”夏凌拍了拍布鲁斯的肩,“去充个电加点机油什么的吧。”

“明白。”布鲁斯点了点头,随后走向了一辆集装箱车。

一直到布鲁斯走远了公主才从夏凌身后走出来,舒了口气。

“你不用那么怕他的。”

公主噘噘嘴,“反正我不喜欢机器,傀儡还比他好些呢。”

“布鲁斯还是有人类的大脑的。”夏凌揉了揉公主的头,“去找玟雪吧。”

“恩。”公主点了点头。


距离夏凌他们的车队大约两公里的地方,一架巨大的橘红色机械趴在地上,周围躺着几头犬虫和一头翼兽的尸体,它看上去有点像只有六条腿和两个螃蟹螯的蜘蛛,头胸部上有四个蜘蛛眼球一样的暗黑色玻璃半球,里面的摄像机转动着,观察着四周。

一个橘红色头发,带着护目镜,身材娇小,穿着宽大的吊带裤的人躺在机械蜘蛛下面,她的身边放着一台笔记本,她一边用扳手调整着蜘蛛腹部的几个螺母一边看着电脑上的读数。

“是什么出问题了?要不要我叫人开一辆车过来。”一个穿着金色长袍,带着兜帽的高挑女子站在机械蜘蛛旁,帽沿压得很低,不过还是能看见垂下的一丝丝如同白金一样闪耀的长发,白皙的脸庞和玫瑰色的樱唇。

“不用了,再过半个小时就好了。”一个清亮的女声从机械蜘蛛下传出,“找出问题了,一块电路板烧坏了,我焊一下就行了。”女孩从蜘蛛下面爬了出来,抬起前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手脚俐落地爬上了蜘蛛,从后面的舱室里搬出一个大箱子。

突然一个声音从舱室里传出来,“这里是基地,龙蕊、星月请回话。这里是基地,龙蕊、星月请回话。”

桔色头发的女孩马上拿起挂在脖子上的耳机带上,“这里是龙蕊,有什么事啊,夏凌?”

“你们去了很长时间了,出什么问题了么?”

“一号坏了,我在修,还需要半个小时,现在离你们只有两公里,不用担心,我们马上就回来的。”龙蕊坐在机械蜘蛛的一条腿上,一边笑着回话一边随意地晃着腿。

“要不要我开车过来?”

“不用了。”龙蕊一边笑着回答一边轻轻地摇摇头,“好了,我们一会儿就回来的,byebye。”

“bye。”

龙蕊放下耳机,轻快地跳下机械蜘蛛,拿着焊枪一边哼着歌一边钻到了蜘蛛下面。

一边的女子似乎是微微笑了笑,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女子抬起头来,戴着手套的手搭在了腰间挂着的长剑精美的剑柄上。

机械蜘蛛头部上的四台摄像机突然都转向一个方向,随后机舱里传出一个机械音“探测到生物接近,探测到生物接近。”

龙蕊从蜘蛛下探出头来,“星月姐。”

“没事,地行蠕虫而已。”那个女子笑了笑,“交给傀就可以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星月身边的土地突然崩裂开来,一条巨大的,散发着黄色气体的东西破土而出,它仿佛就是一跟粉红色的肠子,绿色的黏液顺着它蠕动的躯体流淌下来,滴在地上,一阵阵刺鼻的黄色气体随着滋滋声腾起。

巨虫弯曲着身体,那长长的带着一圈圈密密麻麻的白色利齿的嘴向着女子伸出来,张大,一圈圈的牙齿慢慢被翻出来,它似乎准备把眼前的猎物整个吞下去。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巨虫伸出的口器扭动这摔落在女子身边,翻滚着。

而巨虫则倒向了另一边,一个披着全身铠的人站在它的身上,双手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刃,猛力砍下去,巨虫一下子就从中间被砍成了两段,倒在地上抽动着。

那个披着全身铠的家伙随后就向着女子走过来,每一步都能够听到他身上发出奇怪的机械滴答的声音,就如同老式的发条挂钟,而与此相对的,他的动作却流畅悠扬,仿佛踏着舞步一般。

“真羡慕你啊,有傀这样的,哪里像我的蜘蛛,总是出问题。”依旧躺在蜘蛛下面,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龙蕊说。

“是啊。”女子点了点头,傀站在她身边,寂静无声。


虽然用热水洗澡很舒服,芬芳一开始也很乖,不过当玟雪试图用梳子把她的头发弄顺开始事情就不是那么愉快了,而且肥皂泡弄到了芬芳的眼睛里之后她就更不愿意配合了,还好玟雪很有耐心,最后终于打点好了,之后给她打疫苗反而很容易,当然那是因为用注射枪打并不疼。

公主那里有一堆适合芬芳的衣服,不过因为太多的关系反而花了她们很久,最后芬芳终于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走出了集装箱。她很兴奋,这是她第一次穿上这样舒服而且漂亮的衣服,她拖着木头凉鞋嗒啦嗒啦地跑下阶梯,东张西望地寻找着夏凌。

那个时候夏凌在肢解犬虫。

相比较地虾来说,除了并不是那么容易捕捉之外犬虫实在是好得多的食物了,首先它没有毒,不必要一遍遍地用沸水煮,其次犬虫的壳比起地虾好剥多了,而且它们的肉非常美味多汁,最后,犬虫除了外壳之外还有骨头,而那骨头虽然熬汤不好喝,却是非常好的燃料,特别是燃烧的气味能够驱散小股的犬虫,不过会引来大股的,但是夏凌对于这一点无所谓,他们的营地处在零一构建的保护程序之下,对于普通规模的攻击并不是那么在意。

夏凌已经脱掉了左手的魔法单元,连同背上的剑和皮带什么的一堆堆在一辆装甲摩托的座位上,他挥舞着猎刀熟练地将一头犬虫肢解开来,先从腹部甲壳的缝隙开始,挑开甲壳,拉出内脏,随后把四肢从管状的壳里抽出来,之后用猎刀贴着肉和甲壳间的缝隙慢慢刮,就能剥出整个身体留下完整的外壳——那些外壳经过一些处理之后能够做不错的皮铠,或者魔法所需的成分;之后把肉从骨头上切下来,肉直接丢进锅子,骨头则丢到锅子下面。考虑到伊森和大魔的胃口以及新来的芬芳,今天夏凌弄了九头肥硕的犬虫。

“哟,你现在这样子真漂亮啊。”夏凌伏下身亲了亲芬芳的额头,而后者则拽着他的衣角看他用刀从骨头上片下一块块肉。

“要帮忙么?”玟雪微笑着走过来。

“过来帮我削土豆和大蒜吧。”夏凌笑笑,“今天准备烧个汤,另外烤点,可以么?”

玟雪走到一边拿起土豆削了起来,“你说的总是可以的。”

芬芳也走过去拿起一个土豆。“给,”玟雪拿出一把小刀递给她,“小心别割了手。”芬芳接过小刀慢慢地削起皮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夏凌已经开始削洋葱了,机械蜘蛛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走进了营地,惊得芬芳躲到了夏凌身后。星月和傀都站在蜘蛛上,龙蕊则从后面的座舱里跳了出来。

“夏凌,”龙蕊一个飞扑抱住了夏凌,挂在他的脖子上,“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啊?”

“犬虫土豆萝卜咖喱汤,还有烤犬虫。”夏凌笑着蹭了蹭龙蕊的脸,“好了好了,去洗个澡换好衣服,然后过来帮忙。”

“知道了。”龙蕊娇笑着放开夏凌,然后对他身后的芬芳做了个鬼脸,随后蹦跳着走了。

星月慢慢地踱了过来,她的半张脸依旧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傀紧紧地跟随在她身边,“新的孩子么?需要我教她什么呢?”

“既不是The Elder,看起来也没有别的特别能力,看来并不是你喜欢的学生呢。”夏凌一边说一边切着调味用的香料,“我想教芳芳。”

“你还真的准备从煮饭烧菜一直管到上阵杀敌啊。”星月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屑,“有一个叫诸葛亮的就是事必躬亲,最后累死了,你现在还想教孩子当老师,觉得事情还不够多么?”

夏凌抬头看了看星月,然后低头用香料抹着肉块,“明天如果成功的话,会忙一阵子,然后就会有空的时间了,而且你也可以做……”

“我说过我不会做的。”星月一下子打断了夏凌。

“芳芳是我带回来的,我要教她。”夏凌没有抬头,只是抹着香料。

“那随便你,我回房了。”星月抛下这么句话,随后走了。

夏凌耸了耸肩,开始生火煮汤。

等到伊森,大魔和海怪等人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们打开了卡车所有的大灯来照明,这也是一个会引来各种怪物的危险行为,不过芬芳并不害怕,她知道眼前的人们完全有能力对付可能会来到的危险。

浓稠的汤汁在巨大的锅里咕噜咕噜地翻腾着,散发出浓郁的馨香,涂着各种香料的犬虫肉在烤架上烤着,滴下的油落在火里,发出滋滋的声音。芬芳自己记不得自己咽了多少口水了。

“开饭了!”终于,夏凌扯着嗓子这么喊着。

差不多所有的人都一下子聚拢了过来,除了远远地坐在一辆集装箱上的布鲁斯,还有站在人群外的星月和傀,芬芳发现脱下兜帽的星月美得令人窒息,那如同水晶雕琢的细致脸庞,一只如同祖母绿一只如同蓝宝石的异色瞳,加上一对尖尖的耳朵使她仿佛不像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的生物。而在她身边的傀更衬托出了她的美丽,虽然只是脱下了下半边面罩,但是那仿佛是用不同生物的肉片和骨头拼出来的没有嘴唇的下巴已经让人足够倒胃口了,至于那满嘴闪烁的各色宝石牙齿就更令人毛骨悚然了。

夏凌走过来抱起了芬芳,把她放在一辆吉普车的前盖上,随后端来一碗汤放在她身旁,汤里的土豆和肉块堆得老高,仿佛海里升起的小岛。第二次夏凌再走过来的时候端了一大盘切片面包和一大盘烤肉放在车盖上,随后拿出一把孩子用的那种前面分叉既可以当作汤勺又能当作叉子的塑料勺子递给芬芳,随后自己在车盖上坐了下来,拿起一片面包包裹着烤肉吃了起来。

龙蕊拿着一碗汤轻巧地坐在了夏凌身边,洗漱打扮过的她显得特别荣光焕发,桔红色的头发还没完全干,随意地披散在她光洁的肩上,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被紫色的眼影衬托得更加迷人,她穿着黑色的露肩装和带着毛边的牛仔短裤,黑色的网格丝袜裹在细长的腿上。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晃动着小腿,时不时靠在夏凌身上,凑在他耳边说些什么,夏凌大多时候只是笑笑,偶尔也凑在她耳边说几句。过了一会儿公主也坐了过来,挤在夏凌和龙蕊中间。

玟雪和零一一起坐在另一辆吉普上一边说话一边吃东西。伊森,大魔,海怪,艳辉他们四个人围成一圈席地而坐。若影只是稍许吃了几口之后就又消失了。星月则拿着调羹细心地喂着傀,后者似乎只能机械地张开嘴,然后吞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