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未来——第一章——战前

晚饭过后众人收拾好了锅碗瓢盆,然后夏凌说了句“战略室。”他们就一起走向最大的一辆黑色的集装箱车。

车里是一圈沙发,中间有几张巨大的屏幕,夏凌一直站在屏幕旁,等着众人坐下。龙蕊拉着芬芳的手坐到了玟雪身边,零一坐在角落的一台电脑前又开始敲击起键盘,大魔点起一只雪茄,等大家都坐下了,夏凌看了看站在角落里的星月还有她身后的傀,随后挥了挥手。

一张显示屏亮了起来,是绿色的线条组成的某种建筑的三维图像。

“这就是我们明天的目标,距离这里大约十公里的一处被魔鬼占据的地下军事基地,虽然大家都应该知道它的具体情况了,不过我还是说一下要点。”夏凌在屏幕上点了点,建筑的一个部分马上被放大了,“本来这个基地在地面上有五个主要出口,不过根据龙蕊提供的情报以及我们的几次侦查,现在只有一个出口还能正常使用,当然,魔鬼并不知道怎样关闭它,我个人很喜欢这一点,同时我们明天也会通过这个入口攻入基地。”

“而在地下,则有六条隧道能够通往其他的几个基地,很幸运的是在魔鬼占据这个基地之前这些隧道就已经被关闭了,而且通过近期的侦查认为魔鬼并没有打开那些地道,因此我们不需要担心它们获得来自地下的增援。”夏凌一边说一边又放大了几处图像,并把它们拖到其他屏幕上去,“而这个基地里根据现有的侦查结果来看,有各种怪物居住,你们看屏幕。”几个屏幕上马上显现出各种怪物的样子和一些数据,“保守估计总数应该在二百以上,还有可能更多。”说到这里的时候伊森吹了个口哨,“而且必定会有等级比翼兽更高的魔鬼存在。”

“不过龙蕊通过电磁联网发现这个基地的大部分设施都没有被破坏,而且有很多宝贵的物资,因此一旦攻下我们会有一个非常稳固的居所。”

“前提是攻下。”大魔咬着雪茄含糊不清地说着,“十三个人和非人对付二百多个魔鬼,你看起来比我们都疯狂得多。”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和零一花了几个星期准备了需要的魔法程序和魔核,另外叫龙蕊组装适合的魔法单元。”夏凌点了点屏幕,几张复杂的电路图在屏幕上显现。

“这个到底有什么用!别给我们看图,除了你和龙蕊没人能看懂吧!”伊森这么说。

“恩,星月也能看懂。”夏凌一挥手关上了图,“明天到达基地之后零一和龙蕊就会控制我们的车队呈环状包围基地,随后启动魔法,零一,程序运行需要久?”

零一依旧看着眼前的屏幕,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击打,“根据代码的长度和我们的机器的能力,需要四十秒到一分钟,如果算上因为战斗产生的电磁波干扰造成的车间传输延迟的话,可能需要两分钟。”

“而一旦程序顺利运行,会形成一个大型魔法场,这个场的主要作用有两个,其一是完全阻隔魔法场外的魔鬼进入;第二就是削弱场内的魔鬼的战斗能力,最好的情况是能够削弱50%。”

“于是就只要对付一百多头魔鬼么?”大魔在自己的舌头上按灭了雪茄,然后四处看看,似乎找不到丢的地方,就把雪茄丢到嘴里咀嚼着吞了下去,随后打了一个响嗝,喷出一蓬淡蓝色的烟雾,“好像稍微有点希望了,那个魔法能支持多久。”

“五分钟,最长了。”零一头也没回地说。

坐在角落里的若影轻轻笑了笑,“虽然我自己的存活率很高,但是夏凌你确定不是去自杀?”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龙蕊竖起了眉头,“这个方案可是考虑了很久的!”

“程序运行需要两分钟,最差的话估计只能削弱20%,最短只能维持三分钟。”一边的海怪开口了,“如果都从最坏的情况来考虑的话,似乎的确不妙呢,龙蕊小姐你自己不也这么想的么?”

“我……”龙蕊正要反驳,她身边的玟雪开口了,“但是这已经是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的可能性了,”她回头看了看零一,“夏凌,零一和我都认为可行,而且星月也支持。”

在角落的星月点了点头。

“我无所谓,反正大家都去的话我就去。”艳辉伸了个懒腰,然后拍拍大魔的脑袋,“喂,刺头,你呢。”

“我说过不去么?”大魔又拿出一根雪茄在自己红热的角上点着了,然后咬在嘴里。

“反正只要打魔鬼我就肯定去的。”伊森一边说一边活动者自己的机械手。

“我要跟着夏凌哥哥。”公主大声说。

“呃……我们都赞同这一行动似乎是一个月前就已经决定了。”海怪头上的触手舞动着,“现在应该是做最后安排的时候吧?”

夏凌点了点头,“其实计划不算太复杂,明天六辆主要的车会作为六芒星的顶点,而在程序运行的那段时间里,除了控制电脑的零一之外的十二人负责保护好车,而魔法开始之后一直到魔法结束之前我们都不用担心车的问题,只要在那段时间里攻入基地就行了。顺利攻入之后龙蕊和零一负责启动基地内的防御设置,关掉大门,然后我们可以做清洁工作。”

“虽然这似乎是我听过的最有可能失败的计划了,不过还是开始分组吧。”若影笑了笑。

“大魔和海怪一组,伊森和若影一组,傀和公主一组,玟雪和艳辉一组,我和龙蕊一组,星月和布鲁斯一组负责保护零一的车。”夏凌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分法。

“好像还是老样子啊,这样也好。”艳辉点了点头,从上衣的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只叼在嘴里,烟自动点燃了,“那么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呃,不要死?”夏凌扬了扬眉毛,“注意别人的后背就行了,还有布鲁斯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大魔已经辨认出来了,这里是资料,你们拿去看看。”夏凌把一叠资料递给众人。

“哥哥哥哥。”公主举起手来,“星月姐姐还没教我认字呢。”

“啊,让星月和你说就可以了。”夏凌走到零一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零一你有什么要补充么?”

零一依旧看着电脑屏幕,“如果说要补充的话,明天不要让车移动或者被损坏就行了,另外夏凌你今晚要检查这个程序。”

“嗯,”夏凌点了点头,“还有所有的人一会儿都去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需要充能的都充满,程序需要做什么改动的话也都来找我。龙蕊你把所有的机器人都调整好,公主你要早点睡。”

“嗯。”“好的。”

“还有什么事么?”夏凌看了看靠墙站着的星月。

“嗯……”星月笑了笑,“我见过的领袖在这个时候常常会说一点振奋人心的话。”

“哈哈……”夏凌苦笑着挠了挠头,“只有你和傀才见过那样的人吧。”

“还有我。”布鲁斯在一边出声了。

“对,还有布鲁斯。”夏凌点了点头,下意识地揉了揉额头,“好吧,这并不是关键。”他咳嗽了一下,板起了脸,“我是在一个地下基地长大的,在我遇到布鲁斯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我走出基地之前一直以为天空是不存在,世界就是那一个铁皮围墙的盒子,在我遇到零一,遇到玟雪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还有和我一样的人,在遇到星月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相信你们大多数人的世界都是这样的,公主在遇到我们之前一直沉睡在培养皿里,龙蕊以为机器人才是人,伊森每天都在逃亡,大魔,海怪,艳辉和若影也都有各自的经历。”

“我们是没有历史记忆的一代,我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努力生存下去,见到星月之前我连‘历法’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人类以前有多么灿烂的文明,我也不知道天空本来应该是蓝色的,云本来应该是白色的,星月说过的那些国家,那些繁荣的城市对我来说都仅仅是传说而已,对于我来说,超过十个人就已经是一个庞大的团体了。”

“我们没有灿烂的过去可以回忆,我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也许我会为没有记忆忧伤,但是我至少不会因为看到眼前的废墟而忧伤,因为对于我来说世界一直是这样的,不过这其实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能生存。”

“地虾,犬虫,翼魔,骷髅,僵尸,地形蠕虫,还有各种各样的高阶魔鬼,它们每天都在蚕食着我们生存的空间。”

“是啊,我们很强,而且我们有车,我们可以去很多我们想去的地方,只要那个地方存在,但是那个地方,那个能够让我们生存的地方并不存在,整个世界都已经布满了这些东西,而它们想要把我们彻底从地球上抹去。”

“我知道明天的战斗很危险,这整个计划都很冒险,我不否认我们可能会死,但是我已经不想继续开着车似乎流亡了,因为流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然后等着那些怪物再找上门来,如果没有我们能够生存的空间,我们就去创造一个空间,创造一个我们能够生存的地方,创造一个居所。”

“不仅仅是为我们这里的十四人,还为了其他幸存的人类,我们知道他们在各种地方挣扎求生,如果有了这个居所,我们可以把他们集中起来,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家,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不想说什么重铸人类的辉煌,什么文明的复兴,那些东西至少现在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想说的是,我们要生存下去,要在这个充满怪物的世界上生存下去,那么,明天的一战就必须赢。”

“对于一个第一次说这种话的人来说,已经不错了呢。”星月突然出声打破了沉默,“我和傀去准备了,你们也好好准备吧。”她打开门走了出去,傀无声无息地跟在她身后。

“嗯,解散吧。”夏凌挥了挥手。

大家陆续走出战略室,芬芳注意到龙蕊出去的时候亲了一下夏煊的脸颊,夏凌微笑着吻了她的额头。

“对了芳芳你和玟雪睡在一起吧。”夏凌走过来拉起芬芳的手,“去跟着玟雪,晚上好好睡。”

“走吧。”在玟雪拉住芬芳的时候她忍不住缩了一下,玟雪的手要远比夏凌的冷很多,芬芳回过头,战略室里夏凌站在零一身边指着屏幕上滚动的字符说着什么。


营地中一片寂静,只有聚光灯发出的滋滋声和营地中央的火堆发出的噼啪声,带着蜘蛛侦测面具的布鲁斯怀抱着巨大的反器材步枪坐在一辆车的车顶上,凝视着远处黑暗的地平线。

夏凌从一辆车中走了出来,揉了揉额头。

“程序都检查好了么?”玟雪从火堆旁站起向夏凌走来,她裹着一条厚厚的白色毛毯,淡粉色的长发散乱地披着,她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不那么苍白了,显得分外可人。

“啊,都已经好了。”夏凌走向玟雪伸出手将散落在她眼前的发丝拂到一边,“怎么不去睡?明天可是很费精神的。”

玟雪笑了笑在火堆旁坐下,夏凌也挨着她坐了下来,拿起小型魔法手套摆弄了起来,亮绿色的字符随着键盘声在屏幕上变化闪动着,两人都没说话。夏凌吸了吸鼻子,玟雪坐得离他近了些,然后拿毯子把他也裹了进去,随后靠在夏凌的肩上。

“不去找零一么?”夏凌笑了笑。

玟雪把毯子裹得紧了些,只露出头在外面,“不用啦,零一这个家伙在紧张的时候有我在旁边反而会睡不着的,你也知道的啊。”

“也是啊。”夏凌从手套里拔出一张储存卡,又插了另一张进去,“那样的话你倒是应该去睡吧,我这里还要很久。”

“在大战之前熬夜准备程序是你的习惯,而把所有的人只走也是你的习惯,”玟雪抬起头微笑着看着夏凌的脸,“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人陪着你你会很高兴的,要不要我帮你弄点吃的东西。”

“恩。”夏凌笑出了声来,“弄写烤地虾吧,多弄些,我猜龙蕊也还没睡。”

玟雪把毯子披在夏凌身上站了起来,随后走到一边去摆弄锅碗瓢盆了,而夏凌则从一边拉过一台笔记本电脑操作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玟雪已经弄好了地虾,夏凌一边啃着地虾一边继续敲打着键盘。

“呀,你们还没睡啊?”一个清脆的声音划过夜空,带着帆布手套和防火围裙的龙蕊开了车门蹦蹦跳跳地走了出来,脱了手套和围裙随手丢在一旁的机器人上,随后凑到夏凌身边,咬了一口他拿在手里的地虾,“又要熬夜了?”

“恩,”夏凌点了点头,“你的机器人的程序要我检查一遍么。”

“不用了,”龙蕊怀抱着夏凌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颊,“我检查起来也是很仔细的哦。”

夏凌点了点头。

“你在干什么啊?”龙蕊凑到屏幕旁看。

“恩,我在修改HighArch的源代码,加几个新的功能,希望在明天能够用到。”夏凌点了点屏幕,“另外伊森想要我修改一下他的聚能炮的程序,也是要修改源代码的,而要弄源代码的话只有我和零一可以,零一已经睡了,所以只有我弄了。”

“恩,”龙蕊靠在夏凌身边拿起一只地虾剥了壳塞到夏凌嘴里。

“有龙蕊陪着你了,我就先去睡了哦。”玟雪笑了笑拍拍夏凌的肩,随后走回了自己的车。

夏凌展开毯子把龙蕊裹在里面,过了没多久龙蕊就靠在夏凌的肩上睡着了。

营地里又归于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阵木屐滴答声打破了沉默,夏凌回过头看见芬芳含着手指拖着木屐走了过来。

夏凌向着她招了招手,芬芳走了过来坐在夏凌身边,也不说话,只是靠在他身边,过了一会儿就趴在夏凌腿上睡着了,嘴里依旧含着手指。


周围的高台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地上雕刻着巨大的六芒星法阵,刻槽里流淌着鲜血。

自己的手脚被铁链拴着固定在法阵的中央,一头两米多高的魔鬼一步步向着她走过来,象征着雄性的器官骄傲地隆起着,这头魔鬼比起别的种类更接近人类,而这一点让她更加害怕,她已经看见过他们对其他女人做得事了,相比较来说她更愿意被直接吃掉。

魔鬼走了过来俯下身,伸出带刺的舌头在她赤裸的身体上舔着,魔鬼的舌头和木头锉刀差不多,慢慢地将她的皮肉一丝丝地刮去。

“啊……”她本能地挣扎着,不过这只有让她手镣和脚镣上的尖刺刺得更深。

恶魔伸出手压住她的身体,锋利如刀的爪子在她的肩膀和前胸留下一道道深深的伤口,恶魔仿佛很喜欢看她因痛苦而挣扎,伸出手缓缓地在她的脸上和身上拉出一道道口子,托地上的法阵的福她不会因受伤或失血过多而死,不过这反而是令人恐惧的地方。

前一个女的浑身所有的皮肤都没了依旧在挣扎惨叫,那种景象她永远都无法忘记。

不过这一切也都比不上这魔鬼接下来要做的可怕,而她面前的魔鬼正准备这么做,只见他抬起了那高昂的器官,随后猛然刺入她的身体,猛烈地疼痛冲击着她的大脑,她觉得身体仿佛要被中间撕开了。而魔鬼就压在她身上,一边冲击着一边撕咬着她的身体,先是咬着她的头发,头皮被扯下之后就改为咬住她的乳房,现实一边然后是另一边。

身上的魔鬼仿佛不知疲倦地在她体内不停冲撞着,而和痛苦夹杂在一起的还有那无法解除的屈辱感,她居然在和一头魔鬼交合。

“停下!停下!停下!”

突然间警报响起,车顶的干冰灭火器猛然喷出一阵阵白雾,随着呲呲声和腾起的白眼,艳辉突然弹了起来。

“停下!”她大叫着睁开双眼,大口喘着气,她一丝不挂的身体被红色的火焰环绕着,虽然干冰灭火器不断喷出一阵阵烟雾,但是都无法熄灭她身上的火焰。

艳辉看了看周围,慢慢平静了下来,身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最后消失了。

干冰灭火器又喷洒了一阵才停下,艳辉蜷成一团坐在床上,头靠在膝盖上,等烟雾终于都被通风扇抽净之后她环视了一下周围,床已经只剩下了铁架子,至于睡衣,杯子,床单床垫等等则都早就化为了灰烬。

“又是这样。”艳辉无奈地摇了摇头,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打开衣橱翻找着衣服。

穿戴整齐的艳辉打开车门走下车,从衣兜里拿出一包烟,用颤抖的手抽出一根含在嘴里,那根烟突然就化为一团火焰烧尽了,洋洋洒洒的灰烬都落在她衣服上,“妈的!”艳辉骂了一句,随后又抽出一根烟。

“我来点吧,”突然传来的话语让艳辉猛然一战,手中的烟落在地上,她俯下身捡起烟,朝四下看了看,看见夏凌正坐在火堆旁,左边是靠在他肩上的龙蕊,右边则是把他的腿当作枕头的芬芳。

“你这个夜猫子又一夜没睡?”艳辉没好气的说,不过还是蹭到了夏凌身边,把烟叼在嘴里。

夏凌笑了笑,抬起右手伸出一只手指,指尖忽然冒出一蓬火苗。艳辉就着火苗点燃了烟,深吸了一口,长出一口气。

“又做噩梦了?”夏凌压低了声音说。

艳辉看了看依旧在梦乡中的芬芳和龙蕊,笑了笑,“是啊!我又做噩梦了!”艳辉故意大声喊着。

“什么!”龙蕊和芬芳都一下子弹了起来,“吃早饭了么?”龙蕊揉着眼睛伸着懒腰咕哝着。

夏凌白了艳辉一眼,然后站起身,“我去做早饭。”

龙蕊看了看艳辉,又看看艳辉住着的车,那车依旧冒着白烟,“又是你妈被……”

艳辉点点头,“不得不说,魔鬼的上一代记忆传承实在是很讨厌的东西。”


随着艳辉这么一闹,加上龙蕊醒了之后围着夏凌东转西转叽叽喳喳,马上所有的人就都醒了。不一会儿夏煊凌就弄好了早饭,众人马上围了过去。

不过吃饭的时候众人异乎寻常地沉默,就连龙蕊的话也很少,众人在沉默中吃完了早饭,玟雪正准备洗盘子的时候夏凌拉住了她。

“等我们攻下了那里再洗吧。”

“这是一种比较奇怪的说不要死的方式么?”玟雪笑了笑。

“算是吧。”夏凌看了看众人,“都安计划上自己的车,最后检查一遍,然后我们出发。”随后他拉过芬芳走进了自己的车里。

“去战斗的话,不给你什么东西让你防身也不妥。”他在一个箱子里翻找着,最后拿出一台PDA递给芬芳,“我来教你用。”

“现在教你复杂的也来不及了,记住这两个按钮,如果受伤了就按红色的,如果要防御就按绿色的。”夏凌说着示范了下,然后看着芬芳,“记住了么?芳芳。”

芬芳点了点头,“记住了。”她接过PDA捧在掌心。

“好,”夏凌伸手摸了摸芬芳的头,“一会儿碰到很多怪物,但是不要怕,我们都能对付的。”

“夏凌,我们都准备好了。”这时龙蕊窜了进来。

夏凌站起身,抱起芬芳走进驾驶室,让她做在后排,替她系好了安全带,随后坐上驾驶座,龙蕊则坐在了副驾驶座上,一台笔记本打开了放在她的膝上。

“衣服很好看。”夏凌突然这么说。

龙蕊今天穿了一身橘红色的紧身衣,把身材衬托得分外婀娜,同样橘色的护目镜和耳机都挂在脖子上。

“恩,”龙蕊的脸有些红,“特地穿的,橘红是我的幸运色。”

“很好。”夏凌拿起对讲机,“所有人员待命,一切正常么?”

“大魔海怪报告,一切正常。”

“伊森若影报告,一切正常。”

“公主和傀报告,一切正常。”

“玟雪艳辉报告,一切正常。”

“星月布鲁斯和零一报告,一切正常。”

夏凌看了看一边的显示器,“我这里也一切正常,那么所有人员注意,出发!”

集装箱车发出巨大的轰鸣,高耸的排气管喷出阵阵黑烟,随后一辆辆颤抖着开动起来。

“排成箭头队形,我领队。”夏凌一边对对讲机喊着一边操纵方向盘,“大家不要掉队啊。”

“没有哪个有掉队的可能把。”扬声器里传来大魔闷闷的声音。

“哈哈,我觉得大魔你自己很有可能。”艳辉的声音也插了进来。

“艳辉你自己要小心点不要把车炸了就行了。”大魔沉着声说。

“大魔自己也是个会走路的火种吧。”公主嫩嫩的嗓音也加入了谈话。

“你不要提前睡着就可以了。”

一下子大家似乎把早饭的时候积攒着的话都说了出来,公共频道上一下子充斥着各种大呼小叫,吹牛扯皮。

夏凌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身边凑到对讲机旁一句长一句短同时和艳辉还有公主在拌嘴的龙蕊,突然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下,龙蕊回过头来一下子环抱住夏凌的脖子。

“啊啊啊!夏凌你在和龙蕊做什么!把住方向盘!”伊森的大喊让两人一下子分开了,夏凌马上拨正了方向。

“如果不介意的话,大家可以停一下了。”星月沉稳的嗓音从扬声器中传出,“有人来迎接我们了。”

一阵黑影从远处的地平线腾起,向着他们冲来。

“适合空战的人都准备好。”夏凌这么说,随后拿出一个银色的哨子吹了下,马上它的夜骐就飞到了他们车边。

“你来驾驶。”夏凌亲了亲龙蕊的额头,然后就打开门跳上了夜骐的背。

“既然来了,就让我热热身吧。”夏凌舔了舔嘴唇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