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吉拉森林的逃亡

夜晚的吉拉森林里阴沉沉的,这片森林中的树木高大茂盛,密密麻麻的树冠如同乌云一样层层叠叠,即使在阳光充足的白日间光线也很难冲破树叶的阻隔抵达地面,更不用说晚上了,夜间站在森林中往上看,即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一片漆黑。

几个穿着黑色法袍大概十多岁的女孩在森林中气喘吁吁地穿行奔跑着,一边跑一边不时回头看着后面。

突然其中一个卷发女孩被突起的树根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奥利维亚!”几个孩子马上转过身。

“别管我,快逃!”奥利维亚挣扎着爬起来。

“我们不会丢下你的!”一个金发女孩和一个留着白色板刷头的女孩一左一右把她拉了起来。”两人拉着一瘸一拐的奥利维亚继续向前跑去。

“我说了不要管我了,我会拖累你们的,维娜,菲欧娜。”

“闭嘴,跟着我们跑就行了!”白发的女孩用力拽了拽奥利维亚的胳膊,“是你最先带我们出来的,我们不可能丢下你!”

“前面不远就能出森林了!”前面的一个红发女孩回头喊,“我爸妈应该准备了马车等在那里,到了那里我们就安全了!”

“知道了罗西欧,你都说了好几遍了。”她身边的女孩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说,“只希望我们能够跑到那里不要被他们抓住。”

“别说丧气话啊!”奥利维亚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你也知道我叫特瑞斯缇纱的。”那个女孩回了一句,她向后看了看,尖叫了起来,“他们,他们来了!”

几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们身后,那些黑影仿佛没有实体,也不需要双腿,只是如同巨翼一样悬浮在半空,飞翔着向她们逼近。

“快跑,我看见月光了!”罗西欧伸手指向前方,那里果然已经能够隐约看到空中的明月了,这依稀的月光仿佛给了逃跑的五个女孩莫大的力量,她们一个个都加快了速度。

“逃出来了!”罗西欧第一个冲出了森林,随后猛然停住了,跟在她后面的特瑞斯缇纱一下子撞在了她身上。“罗西欧你干什么啊!怎么愣……”特瑞斯缇纱揉着额头埋怨着,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跟上来的三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也当场僵住了。

森林的边缘的确有马车,罗西欧的父母也等在哪里。

但是他们都已经停止了呼吸,他们的脖子都被割开了,身上也布满了伤口,流淌的鲜血把方圆几尺的地面都浸染成了暗红色,夫妻两人大睁着已经失去光彩的双眼,脸上带着惊恐和痛苦的神色。

“不要……不要……”罗西欧喃喃着一步步凑近地上父母的尸体,两行眼泪从她的脸颊滑落,她跪倒在地,抚摸着父母的脸庞,“不要……不要……”

“不要啊!”罗西欧凄惨的叫声划破了夜空。

不知什么时候几道黑影已经包围了他们,它们一个个化为披着斗篷的实体降落在地。

“不要叫了,烦都烦死人了,一会儿你就能去陪你的爸妈了。”一个黑影缓缓地走向跪在地上哭成一团的罗西欧,抬起手,一道黑色的锋刃从手腕上弹出。

“不准你靠近她。”这时奥利维亚已经排众而出,挣扎着一瘸一拐地走到罗西欧身边,手中握着的魔棒有些颤抖但却坚决地指向那道黑影。

“不准,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够挡住我们么?”黑影笑了笑,“总之你们都要死的,你就这么急着先死么?”

“也许今天我们几个是都会死,”奥利维亚勉强地扬了扬嘴角,“但是我情愿保护我的同伴而死,因为那样的话我就不用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同伴被杀死了。”

“很不错的理由,不过看来你的朋友都要争着先死。”黑影冷笑着挥了挥手,周围的几道黑影也一个个亮出了刀向着她们逼近过来。

奥利维亚发现不知何时她的同伴们也都拔出了魔棒站在了她周围,四人围成了一个圈,都用魔棒指向了外围逼近的黑影,昏暗的月光下,她们的魔棒尖端散发出的金光显得分外明亮。

“既然都那么想第一个死,就让你们一起死吧。”黑影冷笑着一步步靠近。

四个女孩挥舞着魔棒射出各色光线和火焰,黑影们依旧毫发无伤。

“你们觉得以你们那些三脚猫功夫会对我们帝国的夜蝠有用么?”黑影动了动手指挡开一道火焰,突然向前一冲,左手一下子掐住了奥利维亚的脖子把她举了起来,右手的刀刃在她的脸上划过,留下一道血口。

“啊!”奥利维亚忍不住叫出了声。

“混蛋你要干什么!”菲欧娜正准备往前冲的时候已经被另一个黑影提了起来,另外两个女孩也分别被抓住了。

“我最喜欢听的就是人类的惨叫了。”黑影说,“你知道我在你那个红发朋友的爸妈身上割了多少下他们才叫不出来么?”

“你这个禽兽,你这个魔鬼!”菲欧娜一边用力挣扎着一边喊。

“烦死了,先把这个女孩的舌头给割下来吧。”黑影笑了笑,“不知道你们五个能不能突破刚才那两个人的记录。”

突然一道清亮的嗓音划破夜空,“你们几个渣滓对女生这么做会遭天谴的啊。”

“什么!”黑影一转身,突然整个身体蜷曲了起来,仿佛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腹部,同时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奥利维亚,随后他就被拉拽着升上了空中,同时所有其他黑影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都突然被无形之手拉上了天空,随后一个个猛然坠落在地,化为烟雾消散了。

“奥利维亚,这是什么。”金发的女子拽了拽她的袖子问。

“我也不知道,维娜。”奥利维亚紧张地四下张望着。

“不要白费劲了,”突然传出的声音把四人都吓了一跳,“我们的隐身能力相当于高阶隐身术,你们再怎么看也看不到的。”突然间空气一阵扭曲,随后一头头修长的有翼四足动物就突然自空气中显现,每一头身上都骑着一名身披黑色甲胄手握长剑的骑士,总共有十人。

“这是……夜骐?”菲欧娜睁大眼睛,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神迟疑地说。

“能够带着骑者一起进入高阶隐形状态的魔法兽,即使是平时也必须要见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你们在几分钟前刚好满足了这个条件。”骑士中领头的是一个留着黑色长发有着秀气脸庞的高瘦男子,一双黑色的眸子在黑夜中闪烁着星光,他手中握着一把极长的黑色重剑,那种一般人需要双手才能正常使用的剑他似乎单手就能轻松挥舞了。

“骑夜骐的骑士。”特瑞斯缇纱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们难道就是贝瑞恩帝国最后的遗民,居住在切里深谷中的埃尔德人么?是埃尔德人特有的夜骐骑兵团吧。”

“不要说什么夜骐兵团,正式的称呼是无影飞骑兵团。”带头的人随手将重剑插回背后,“而我则是骑兵团的团长瑞德,”他向着惊愕的几个女孩点了点头“上来吧。”

“你们为什么要来救我们。”奥利维亚迟疑地问。

“你们废话真多!在当前的情况下,原来的恩怨一笔勾销,再说毁灭贝瑞恩的又不是你们几个小毛孩,况且据说你们是很重要的人,所以不要瞎扯了,快点上来吧,等回去了有的是你们喝茶闲聊的时间。”

几个女孩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一个个爬上了夜骐,只有罗西欧依旧跪在父母的尸体旁哭。

瑞德皱了皱眉,“真是麻烦,不要哭了!”

“喂!那是她父母!”菲欧娜向瑞德吼着。

“我当然知道,但是夜蝠嗝屁的时候会给蝠王发出信号,现在那个老家伙已经知道有人来救你们了,过一会儿会有更多死蝙蝠过来的。”瑞德不耐烦地说,“真是麻烦,马格斯,拉尼特斯你们两个过来带上她父母的身体,我带这个女孩。”他说着驱策夜骐走到了罗西欧身边一下子把她拉了起来放在马上,“要哭什么时候都可以,撤退是只有现在才能做的。”

“都妥当了么?”瑞德看了看他的骑士,“好了,走吧!”

夜骐们舒展开巨大的黑翼,只是轻轻挥了两下就升上了空中排成了菱形的队形,之后就消失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