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埃尔德城中的谈话

其实现在的埃尔德城应该被称作埃尔德古城,那里是埃尔德人最早发迹的地方,也是贝瑞恩帝国崛起的地方。其实比起在切里深谷的悬崖上雕凿而出的建国者的雕像更令人惊叹,比起在贴崖而建的城堡群落更加宏大的是隐藏在那些建筑后,从悬崖中开凿而出的内部空间,和矮人的地下城邦相比毫不逊色的山中城市,才真正标志着埃尔德文明的建筑水准,以及为什么在贝瑞恩帝国消失已久的今天他们依旧占有着切里深谷和群星之河。

现在瑞德和伊欧拉妮正沿着那在山体中穿梭的无数条隧道中的一条迅速前行着,通道两边的墙上凿刻着一张张猛兽的脸,在那张开的兽嘴中生长着一丛丛球状的菌体,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埃尔德城中绝大多数照明都是依靠这种蓝球菌。

忽然眼前一阵豁然开朗,两人走出了通道,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天顶上悬挂着无数篮球菌,组成一片如灿烂夜空,群星闪烁一搬的美景。两人向着大厅最远端一闪巨大的雕刻着巨龙浮雕的石门走去,那里是埃尔德城长老会的议事大厅。

“各位长老好啊。”瑞德一边推开石门一边说,随后愣了愣。

偌大的长老议事厅中空荡荡的,只有一名留着白色长发,披着黑色长袍的长老坐在桌边,他转过头来看着瑞德和伊欧拉妮,他的双眼没有眼黑眼白,而是完全一片如同夜空一般的黑色,而在瞳孔的地方是两团漩涡状的星光,仿佛将星云蕴藏在自己眼中一般。

“塔拉查恩德长老。”伊欧拉妮点了点头,而瑞德只是拉了张椅子坐下,把双腿放在石桌上。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老头子啊?塔拉查恩德?”瑞德一边说一边拉了拉伊欧拉妮的手,“现在没有别的长老在你也别站着了,坐下吧。”

伊欧拉妮看着瑞德笑了笑,无可奈何地坐下了。

塔拉查恩德长老面无表情地说,“因为我要说的这件事即使在长老会中间也依旧存在着不同的意见,分歧尚未解除,所以这并不是一次长老全体的听证会,只是其他长老们都同意让我来给你们两位解释一下当前的情况,以及为什么要你们去救那五位小姐。”

“那就快说吧。”瑞德哼了声,“我也想听听为什么你们要我和伊欧拉妮一起去救那些小女孩呢。”

“瑞德骑兵团长,你们这次去营救那些女孩,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长老早就用观星之眼看到了吧,连影聚之龙都派来了,不过那个用法术的巫师应该已经死了。”

“那么你还觉得他们只是一般的小女孩么?”

“就算不是。”瑞德挥了挥手,“那也和我们无关!影子王庭和我们之间互不相犯已经这么久了,他们抓那几个女孩子自然都他们的理由,但是我不在乎。”

“实际上,盲者和梦者都已经预见了那五个女孩对我们会很重要,所以我才命令你们去把他们救回来,而且我还要命令你们保护好她们。”

“盲者和梦者都预见了?”一旁的伊欧拉妮扬了扬双眉,向前探了探,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是的,所以这五个孩子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财富,你们能保护好他们么?”塔拉查恩德面无表情地说。

“瞎子和瞌睡虫究竟说了什么?”瑞德收起双腿放下了桌子,“告诉我!”

塔拉查恩德的目光在瑞德脸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开口了,“当巨大的黑影吞噬世界的时候,那五点光会照亮一切。”

“哈!”瑞德无奈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所以我不喜欢预言家。”他推开石门走了出去。

“我想,长老会的分歧就在于那五点光究竟是不是指那五个女孩吧?”伊欧拉妮目视着瑞德走出去,随后回头问塔拉查恩德,后者点了点头,“不仅仅是不是那五个女孩的问题,实际上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

“不过您认为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性?”

“是的。”塔拉查恩德点了点头。

“那么,我会保护她们的,瑞德也会。”伊欧拉妮站起来行了个军礼。

“拜托了。”

伊欧拉妮推开石门走出长老议事厅,看见瑞德正靠在一旁的墙上,“怎么磨蹭了这么久啊!走啦!”他直起身向前走去。

“遵命,团长。”伊欧拉妮笑了笑,加快了步伐跟上了瑞德。


“这是酒糟蝙蝠翼。”一位仆人一边将一盘盘菜肴放在桌上一边介绍,“红酒鹿脯,白灼荧光菌,芦荟奶油鱼汤……”不一会儿餐桌上就堆满了各色佳肴,让早已饥肠辘辘的几个女孩食指大动。

她们身处的大厅似乎是军队的餐馆,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周围的圆桌边坐满了穿着各色铠甲,士兵打扮的人,负责奥利维亚她们的仆人把她们安排在最大的一张石桌上吃饭。那石桌完全可以坐上十几个人,现在只有奥利维亚她们五个坐在一侧,显得空荡荡的。

“那么不好意思了。”菲欧娜拿起刀叉,第一个吃了起来,丝毫没有在意周围的士兵投来的好奇的目光,另外几个女孩也跟着大快朵颐起来。

“罗西欧你不管怎样总要吃点东西。”奥利维亚边说边往罗西欧的盘里夹了很多菜,“不吃点的话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介意我们坐下来么?”几个穿着黑色皮衣,胸前绣着银色夜骐纹章的人走了过来,奥利维亚认出那正是刚才来救她们的骑士,两个比周围的人都要高出半个头的壮汉分别是马格斯和拉尼特斯。马格斯留着金色的短发以及和头发一样浓密的络腮胡子。拉尼特斯则是个光头,青色的头皮上刺着火焰的图案。卢卡斯是个留着一头金色长发,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微笑的精灵男子。奥文是个看上去很精悍的黑发男子。杰瑞德则是一头红发在脑后扎成小辫,同时留着一簇山羊胡。而另外三位则是清一色的女骑士,安娜和艾玛是一对金发的双胞胎,两人都有着一模一样的亲切的笑容。杰西卡则是一位高瘦的精灵,有着黑色的长发和肃穆的表情。

“请坐吧。”奥利维亚点了点头,不过这时几个骑士已经都坐了下来,拉尼斯特已经给自己盛了一碗杂烩汤,拿了一根长面包蘸着吃了起来,同时左手也没闲着,已经用刀切了一大块鹿肉放在自己盘里。

“不好意思啊,拉尼斯特就是这个样子。”卢卡斯耸了耸肩,拿了一杯葡萄酒慢慢喝着。

“不好意思啊,卢卡斯就是这个样子。”杰西卡一边用刀切着盘里的鹿肉一边冷冷地说,“现在他拿着个酒杯装腔作势什么都不吃,一会儿等你们走了他就会拼命吃了。”

“喂,杰西卡你不用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坍我的台吧?”卢卡斯一下没忍住,喷了口酒出来。

“哈哈哈。”整桌的人都笑了起来,奥利维亚发现安娜和艾玛连笑的样子都是一样的。

“对了,伊欧拉妮副团长呢?”维娜抬头问坐在她身边的马格斯。

“啊?”马格斯一边嚼着满嘴的食物一边侧过头看奥文,“奥文你知道么?”

“副团长和团长应该都在向长老汇报吧。”奥文一边说一边咬了一口手中的面包,“这次连影聚之龙都来追了,应该要汇报上一会儿吧,估计团长一定很不痛快。”听他这么说,杰瑞德和其他的几个骑士又都低下头笑了起来。

“和你们团长一起去汇报,伊欧拉妮副团长真可怜。”特瑞斯缇纱突然这么说,随后她注意到所有人都看着她,又低下头,羞红了脸。

“哈,”安娜笑了笑,“你们不了解伊欧拉妮,她才不可怜呢。”

“是啊是啊。”艾玛补充道,“她反而觉得高兴吧。”

“啊?”菲欧娜一脸疑惑的表情,“和你们团长这么讨厌的人……”

“团长不讨厌。”从刚才起就一直没说话的拉尼斯特突然开口了,随后他抬头看了看几个女孩,又低下头吃了起来。

“你们不了解团长,”卢卡斯喝了口酒,“虽然我们的团长是个脾气暴躁,喜欢骂人,不近人情的家伙……”

“你让我脸红了呢!”瑞德的声音让卢卡斯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不要这么恭敬么,坐下!”他说着把卢卡斯按回了椅子上。而伊欧拉妮则在他身后捂着嘴偷笑。

瑞德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随后伊欧拉妮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拿起刀叉切了一大块鹿肉放在瑞德的盘子里。

“你自己吃吧。”瑞德皱了皱眉头,然后拉过一盘面包自己拿了一个,然后随手把盘子推倒了伊欧拉妮手边。

奥利维亚看到伊欧拉妮笑了笑拿起几个精致的小圆面包就着海鲜色拉吃了起来,而瑞德则碰都没碰自己拿的面包。

“他去砍龙的时候,用手遮住我的脸不让血溅到的眼睛里。”罗西欧凑到奥利维亚的耳边小声说。

“恩,”奥利维亚笑着点了点头,“罗西欧你尝尝这个色拉吧。”

“对啊,小姑娘,不知东西的话很快你就可以去陪你爸妈了。”瑞德瞟了眼罗西欧说。

“多谢关心。”罗西欧往嘴里送了一勺汤,“刚才你吩咐叫人派来的祭祀已经和我谈过了,明天就是我父母的葬礼,你过来么?”

“我很忙,没空!”瑞德切下一块牛肉送进嘴里。

“如果我到时候空下来的话我会过来的。”伊欧拉妮笑着说。

也许是瑞德存在的关系,接下去一直都没有人说话,直到瑞德放下刀叉,“你们几个也不要赖在这里了,该去巡逻的巡逻,该去休息的休息。”他站起来走了。

“我也失陪了。”伊欧拉妮站起身,向女孩们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快步跟上了瑞德。

“真不知道你们团长有什么好。”维娜撅着嘴说。

“久了就知道了。”卢卡斯他们也都站了起来,“我们也还有事,先走了。”

一瞬间桌边只剩下几个女孩了。

“各位小姐,不如现在我领你们去你们的卧房。”一旁的仆人俯身恭敬地说。

“劳烦你了。”奥利维亚笑了笑回答。


仆人领着五个女孩穿过重重的通道,走过无数道石门,最后停在一扇门前,推开门。

“哇!”奥利维亚长大了嘴,这是一间极大的房间,不仅装饰的富丽堂皇,而且在墙上挂满了各色荧光菌,闪烁着,给整个房间罩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房间中放着五张雕花大床,每一张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带着丝绸的帷幔。

“因为几位小姐要住一间房,所以专门找了最大的贵宾房,希望几位能够做个好梦。”

“太感谢了。”奥利维亚朝仆人点了点头。

“那么请你们好好休息吧。”仆人慢慢退出房间,关上了们。

当夜,几个女孩都挤到了一张大床上,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睡着,在逃出生天的兴奋劲过去之后,还有一个沉甸甸的事实需要她们去面对。

罗西欧的父母已经死了,还有多少人会因为她们而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