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诺克斯上空的激战

虽然一开始很害怕,但因为终于从黑影那里逃了出来,又骑在传说中的夜骐背上飞翔在夜空中,虽然风吹在脸上很冷,刚才被割出的伤口也很疼,但是看着空中的明月和群星,再看看越来越远的地面,奥利维亚还是觉得很兴奋,她看了看飞在旁边的几头夜骐,它们背上的几个女孩子显然也很兴奋,同时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

“咦?”奥利维亚突然想起了什么,“现在我们应该是高阶隐身状态吧?为什么我看得见别人。”

“如果看不见的话不是都乱套了么?”奥利维亚身后的骑士说,“夜骐能够看见别的夜骐,同时骑在它们身上的人也能看见,这是它们特有的能力。”

奥利维亚惊讶地回过头,并不是因为这个回答,而是因为这位骑士的声音,那嗓音柔和清爽,如同林中溪流一般,而且绝不属于一个男人。

因为夜色昏暗而且这个骑士带着头盔,所以刚才没有看清,不过现在奥利维亚靠近了仔细一看发觉坐在身后的竟是一位银发碧瞳的精灵女子,虽然被面罩遮住看不太真切,但应该是非常美丽的。

“请叫我伊欧拉妮。”女骑士笑了笑,“在下是无影骑兵团的副团长。”

“多谢你们来营救我们。”

“这是我们作为骑士应该做的,”女骑士边说边拉过身后的披风罩住正忍不住发抖的奥利维亚,“这样应该能暖和点。”她顿了顿,“对于你同伴的父母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谢谢。”奥利维亚看了看飞在队伍最前方的瑞德还有他身前的罗西欧,那一蓬红发在夜空中异常显眼,奥利维亚别过头,努力不去想罗西欧的父母躺在血泊中的样子,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你们的队长真不近人情呢。”奥利维亚愤愤地说。

“那不是不近人情,”伊欧拉妮摇了摇头,“我们有一句话‘记住死者,为生者而战’,他的决定是为了能最好的保护大家。”

“那也不用那么说话。”奥利维亚咕哝着,不过她身后的伊欧拉妮并没有在意,而是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夜空。

“你终于也发觉了啊!”瑞德这时已经飞到了伊欧拉妮身旁,“少跟小孩子说话分心了!”

“了解了团长,很抱歉。”伊欧拉妮点了点头,“我会注意侦查的。”

“等你侦察到我们就该拔剑了!有六股气追过来,以我们的速度马上就会追上我们的。”瑞德说着飞向前方,“改成箭头阵型,卢卡斯,奥文,杰瑞德你们三个去截击!”

三位没有载人的骑士马上回转方向飞往队伍后方,这时已经可以看见追来的六道黑影了。

虽然他们依旧在飞翔,不过奥利维亚发觉速度已经没有刚才的快了,而现在伊欧拉妮也不再和她说话了,只是频频望向身后,奥利维亚也向后看去,只见三位骑士和六道在空中黑影缠斗在一起,不过那三个似乎无法截止住对方,黑影已经追得越来越近了。

“本来那些夜蝠的速度就比我们快,加上现在我们又放慢了速度,加上这次派来的人身手不错,看来卢卡斯,奥文,杰瑞德一下子解决不了他们。”伊欧拉妮这么说,看了看队伍前方的瑞德。

“知道了!”瑞德又放慢了速度,“死蝙蝠烦死人了,马格斯,拉尼特斯你们两个把尸体丢下去,然后过去支援他们三个!”

“不行!”奥利维亚大叫着。

“你不是骑兵团的团长,也不是那两个死人的孩子,所以给我闭嘴!”

“你怎么这样啊!”

“那是罗西欧的爸妈啊!”

“没有感情!”

一下子几个女孩都叽叽喳喳叫了起来。

“都给我安静!”瑞德猛然拔出了剑,“我们骑士的职责是保护活人!活人!如果不马上干掉那六个死蝙蝠马上就会有更多的蝙蝠跟过来,到时候大家就都危险了,包括你们几个不要命的女孩子!马格斯,拉尼特斯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快丢了尸体去支援!”

“等等,”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罗西欧出声了。

“什么!”瑞德低头看了看身前的女孩。

“请飞过去,让我和爸妈道别好么,就说声再见就行了,求求你。”罗西欧回过头,噙满泪水的双眼定定地看着瑞德。

“啊……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些女孩子!”瑞德大吼了一声,“马格斯,拉尼特斯回队,一会儿如果再不行再丢了尸体过来帮忙!”他一边说一边用皮带绕着罗西欧的腰把她捆在鞍上,“伊欧拉妮跟我去砍蝙蝠。”

“遵命!”伊欧拉妮马上回转了夜骐,她低下头凑在奥利维亚的耳边,“我已经把你绑好了,不过一会儿战斗的时候还是会很颠簸,要抓紧。”

“恩。”奥利维亚点了点头,看了看飞在一边的瑞德。

“小孩子抓紧了啊,掉下去我不管的!”他对着身前的罗西欧喊着。

“抓紧了!”突然间瑞德和伊欧拉妮就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不过瑞德是直线冲刺,而伊欧拉妮则是螺旋状飞行的。

奥利维亚侧过脸,看见伊欧拉妮举起一把银色的长弓,一瞬间便已经射出六箭,每一箭都迫使一道黑影不得不放慢速度避开攻击。

而这时瑞德已经一骑当先,如一道暗光搬射向最前面的黑影,只见他重剑一挥,那道黑影当空就被分成了两半坠落下地。

而这时伊欧拉妮已经用连珠四箭射下了另一道黑影,此时她也已经飞近了战场,“拉紧了!”只见她右手握住长弓的末端,左手在弓脊上拂过,随着一阵柔和的月光闪过,长弓已经化为一把修长轻盈的精灵战剑。伊欧拉妮双手握剑挡住了袭来的蝙蝠的双剑,灵巧地将剑一转卸去了冲击的力量,随后轻巧地挥剑,借着夜骐和黑影的相对速度将对方的头颅干净利落第切了下来。

这时瑞德又是单手挥剑,一下就把一个黑影从头至股砍成了两半,而另外三位骑士也把剩下的两道黑影歼灭了。

这时伊欧拉妮和瑞德同时回头看着一个方向,那里一道黑影正急速飞来,在他们的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巨大,那是一条由黑色的烟雾组成的飞龙。

“你们三个回去,这不是你们等级能够对付的!”瑞德挥了挥剑,那三位骑士毫不犹豫地就转身飞走了。

“要我做什么,团长。”伊欧拉妮转了转下手腕,手中的战剑就又化为长弓。

“把它弄成瞎子聋子。”瑞德这么说了一句,随后拍了拍夜骐,“走啦黑雷!”它的夜骐猛然一拍双翼向着飞龙冲了过去。

“遵命!”伊欧拉妮双腿一夹,她的夜骐猛然挥舞双翼拉升了起来,飞向瑞德上方的空中。

而瑞德则依旧全速冲向迎面而来的飞龙,双方都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罗西欧注意到不知何时瑞德的重剑上闪烁出一阵紫色的光芒,而且渐渐变亮,同时剑上也闪现出两行紫色的咒文。

这时伊欧拉妮已经飞到了瑞德上方一百多尺的位置,也和他一样向着飞龙的方向飞去,不同的是她此时已经拉开了长弓搭上了一只箭,而握着弓的手同时攥着另外三只。箭的箭镞是蓝色的水晶,上面闪烁着耀眼的电光,即使周围风声巨大奥利维亚也能听到从箭镞上传来噼啪的雷声。

这时瑞德已经要和飞龙撞上了,伊欧拉妮突然松开弦,随后飞速拉弦放箭,一瞬间四只箭居高临下地射向飞龙。就在飞龙要和瑞德撞上的前一刻箭分别射中了飞龙的双眼和双耳,一瞬间巨大的雷电在飞龙头上爆开,飞龙猛然一顿,抬起头痛苦地嚎叫着。

这时罗西欧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瑞德伸手,挥剑,紫光闪过,没有一丝停顿,人龙擦身而过,巨龙猛然下坠。

罗西欧只听到骨肉分离的喀嚓声,随后一股温热的东西溅在她的脸上,接着她就能看见了。

她低下头,飞龙正下坠着,头颅已经和身体分了开来,不过在它接触地面之前就突然化为一阵烟雾消失了。

“没什么东西溅到你眼睛和嘴里吧,小孩子。”瑞德一边甩着手上的黑色的血一边说。

他刚才用手遮住我的脸么?罗西欧抬头看了看瑞德,他正皱着眉毛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挥着剑想要抖掉上面沾着的血,“妈的,这血怎么这么粘!甩都甩不掉!”他说着拉起披风在剑上擦了擦,随后把剑插回身后,“解决了,走吧!”

“遵命。”伊欧拉妮此时已经飞了下来悬浮在他们身旁。

“射得挺准,不过如果你还希望我活着下次就别用雷箭,光太猛差点闪到我眼睛。”

“知道了队长,下次我会注意的。”伊欧拉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一起飞向前方。


就在飞龙身首分离的一瞬间,千里之外一个身着黑袍坐在水晶球前的巫师倒在地上。

“那个混蛋骑士~~~”巫师挣扎着爬起来,“下次,下次一定不会放过他,咳!咳!”他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一口鲜血溅在地上。

“这是?”巫师摸了摸脖子,却摸到一手鲜血,“怎么会,他不可能伤到我!来人!快来人!”巫师发现自己渐渐无法呼吸了,视线也慢慢模糊了起来,“来人啊!”

这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他的头颅掉了下来,滚落在地。


虽然一开始因为兴奋脸上发烫,不过在飞行了一个多小时后奥莉维亚就不那么享受了,为了防止再被黑影追上他们现在在云层中穿行,以前没有试过的时候奥莉维亚总觉得这应该是一件很酷的能够用来在女生当中炫耀的事,不过真的试过之后就不那么觉得了。

在云中完全看不清任何东西,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奥莉维亚很好奇这些骑士是怎么保持方向和队形的,这还不是最糟的,里的空气异常潮湿,她才吸了两口气就有小水珠从她的鼻子里流出来,至于身上则是在穿过第一朵云的时候就完全湿透了,这还算好的,在穿过有的云的时候她身上的水甚至结成了一层薄冰,一穿出云朵又马上化了,现在她的脸上仿佛有无数针扎一样地疼。

奥莉维亚回头看了看若无其事的伊欧拉妮,因为穿着铠甲的关系她身上的冰层更厚,而且看来不会那么快溶化,“伊欧拉妮你不会冷么?”奥莉维亚打着颤问。

“已经习惯了。”伊欧拉妮笑了笑,“抵御这样的寒冷是我们无影骑士的基本功,忍着点,再有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两个多小时!”奥莉维亚努力把身上的披风裹紧,心中默默祈祷自己到那个时候没有被冻昏过去。


经过对于奥莉维亚和其他不习惯飞行的女孩来说非常漫长难熬的两个多小时之后骑士们终于开始慢慢下降,而这个时候奥莉维亚她们都已经缩成了一团,并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变成冰块了。

“看,我们到了。”伊欧拉妮伸出手指着下方,奥莉维亚低头看去,只见一道星光在连绵不断的灰色森林中闪烁着,他们又下降了一点她才发现那是森林中的一道极深的峡谷,而星光则是流淌在峡谷中的河流。

“切里深谷和群星之河。”奥莉维亚喃喃道,“我不知道原来群星之河真的这么美丽。”

在高空看的时候似乎只是细细的一条,飞低了之后奥莉维亚才发觉这条河流是他所见过的最宽的一条,河水在夜空下是黑色的,并不是那种毫不透光的墨汁似的黑色,而是闪亮的澄清透明的黑色,河水迅速流淌着,无数各种颜色的光点随着河水一起流淌,仿佛在空中的群星在水中流动,在没有亲眼见到以前奥莉维亚以为群星之河只是能够反射出星光而已,却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指的是真正的——星光。

“啊!”骑士们猛然俯冲激起一个女孩一阵尖叫,他们一个个贴着河面飞行,夜骐黑色的身影倒映在镜面似的水面上,马上就有无数的星光汇聚在它们的倒影周围,水中的地星光是如此明亮,使得所有的夜骐也都罩上了一层光晕。夜骐们优雅地低下头,细长的嘴切开了水面划出一道道波纹,它们喝了几口水之后又随着女孩的尖叫猛然升起。

“看那里!”特瑞斯缇纱尖叫着指向前方,在那里的崖壁两侧是两尊巨大雕像,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披甲佩剑,女的穿着长袍,手握魔杖。

“贝瑞恩的开国皇帝和皇后。”伊欧拉妮这么说,转眼间他们已经飞过了雕像。

“哇。”连罗西欧都张大了嘴。

崖边无数的灯火闪烁着,仿佛星空和地面融合在了一起,悬崖两侧是数不清的悬空楼,都有着贝瑞恩风格的尖顶和繁复华丽的装饰,那些建筑都贴在悬崖上,仿佛是直接在悬崖的石壁上雕凿出来的。

两队骑士骑着夜骐一左一右迎了上来。

“欢迎团长凯旋!”左边领头的一个骑士大声喊着。

“凯旋什么啊!”奥莉维亚看见瑞德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出去兜风顺带拉回几个女孩子和两个死人而已。”

夜骐们划出一道道弧线飞向崖边,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洞穴,洞穴周围的岩石被雕刻成了龙头的样子,而它们就直接飞进了龙嘴里。

“我好好的,你去关心几个女孩子吧。”降落之后瑞德马上就跨下夜骐,也不管坐在上面的罗西欧。他一边拍打掉铠甲上的冰一边对拿着毛毯迎上来的几个仆人挥了挥手,“找两个祭祀和两个行葬者过来解决一下那个女孩的爸妈,问问那个孩子什么特殊要求……”瑞德一边对人吩咐着一边走远了。

伊欧拉妮则把已经冻得动不了的奥利维亚抱了下来,“喂,你们过来,好好照顾这几个孩子,把她们弄暖和,准备晚餐。”她朝一个仆人招了招手让他过来,“另外去准备5间卧房。”

“我们睡在一起的。”维娜突然这么说,“我们……”她注意到所有人突然都看着她,马上脸红了,低着头看着脚尖轻声说,“我们……我们在学校都是住在一个房间的。”

伊欧拉妮点了点头,“去准备间大房间,搬五张单人床过去,还有书桌梳妆柜衣柜……”

“伊欧拉妮你在磨蹭什么啊!”瑞德在远处喊着,“琐事你吩咐别人去做就行了,快和我一起去向长老报告!”

“知道了。”伊欧拉妮回了句,随后笑了笑,“那就交给你了。”她拍了拍仆人的肩,随后一路小跑跟上了瑞德。

“那个团长的脾气还真大呢。”菲欧娜皱着眉头看着走远的瑞德和伊欧拉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