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丹尼尔的墓室

“累死了,还有多久!”卡登一边挥舞着图腾柱把挡在面前的树枝拨开一边气喘吁吁地问。

“没多少路了,耐心点吧。”雅多从树上跃下,静静地落地,“我们需要走一小段上坡路,大约一百多米就到标石了,如果地图没问题的话。”

“如果不是的话我就把卡米尼砸成肉酱用面饼卷吧卷吧吃了。”卡登哼了声,举起石柱把一颗碗口粗的树砸成了两段,倒下的树险些砸到跟在后面的卡米尼。

卡米尼跳着避开了树,瞪了卡登一眼,“既然都能看见路标石了就说明地图是对的吧?我们找到圣武士丹尼尔的墓穴了。”

“里面一定有很多财宝啊财宝!”在队伍最后蹦蹦跳跳的卢比挥舞着小拳头兴奋地说,“希望有很多宝石,宝石。”

“圣武士当中有些是很清廉的,他们只要有神就可以了。”卡登哼哼着。

“而且,”雅多的声音远远传来,“就算里面真的有财宝,也可能被人捷足先登了。卡米尼你再说一遍这张地图怎么弄到的?”

“我都说了几遍了,一个旧货摊上用五个金币买来的。”卡米尼不耐烦地回嘴。

雅多回过头和卡登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啊,的确是你会做的事情。”

“你们能不能等到证实我被骗了之后再嘲笑我?”卡米尼皱了皱眉头。

“根据卡登的说法,等证实你被骗了之后你就是肉酱了,所以我们应该抓紧现在的时间嘲笑你”卢比这么说,她肩上的幼龙赞同似地叫了一声。

卡米尼板着脸闭嘴了,只是挥起手中的细剑撒气似地砍着地上的长草。

四人沉默地在茂密的森林中又走了一阵,随后一根高大的方形石柱就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石柱上覆盖着厚厚的青苔和藤蔓,看上去已经竖立在那里几百年了。

雅多走上前仔细端详着石柱,“青苔和藤蔓太多了,看不清上面有没有刻什么,不过这石柱肯定是人工的。”他抽出一把短刀开始削去石柱上的杂物,而卡米尼也提着细剑过来帮忙,两人一会儿就把石柱上厚厚的一层苔藓和泥土都去掉了,虽然经过风吹雨打上面的字迹图案已经斑驳,但是仔细看还是能够看清。

“这个……”雅多退后两步看着石柱上扭曲盘旋的花纹,“这真的是圣武士的墓么?”

“怎么了?”卡米尼看着雅多。

“这种风格的花纹,加上石碑上刻的蛇行文,这石碑应该是舍尔文明的作品。”雅多从兜里掏出单镜片的眼睛架在鼻子上然后凑近了看着缠绕在一起的蛇行文,“而在我的记忆里,舍尔文明有祭祀,有不死的狂战士,但是没有圣武士。”

“也就是说地图的确错了?”卡登重重地把石柱砸在地上。

“不过……”雅多挥了挥手,“不过这里真的埋葬着一个叫丹尼尔的人,他是……”雅多眯着眼睛看了看,“恩,是一个伟大光荣的狂战士。”雅多扬了扬眉毛直起身,“我记得在舍尔文明里狂战士的地位比祭祀还高,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墓穴里应该有很多财宝。”

“这是好消息啊。”卢比兴奋地摩拳擦掌。

卡米尼狐疑地看着雅多,“你是从那里学到蛇形文的?”

雅多笑了笑,走到石柱另一侧继续读上面的文字,“这里有很多小村落还在用蛇行文,特别是一些老者。”他抬头看了看卡米尼,“比如我的祖母。”

“哦。”卡米尼点了点头。

“那怎么打开这个墓穴?”卡登粗声粗气地说。

“等我找找。”雅多转到石碑的另一面看了看,“嗯……死者是个勇士,所以我们需要勇士之血。”

“舍尔人喜欢在墓碑上刻进入墓穴的方法?真是奇怪的爱好。”

“我是开玩笑的。”雅多瞟了眼卡米尼,“好吧,这里没说,不如卡登你来试试看?”

“拔还是弄断?”卡登放下图腾走到石碑前。

“拔。”

卡登伸出比雅多的大腿还粗壮的双臂抱住石碑,随后低吼了声开始发力,只见他手臂上的肌肉一块块隆起,皮肤下的血管也隆了起来,只见他的面色渐渐发红,发紫,最后都仿佛血都要从他的眼眶里滴出来了,石碑还是一动不动。

“看来要砸了。”卡登后退了一步拿起图腾柱。

“砸断了也没用的。”蹲在地上的雅多拍了拍卡登的腿。

“怎么?”卡登低下头问。

雅多用刀掘起地上的泥土,露出下面平整的石板,“石碑和底座都是连在一起的,”他站起身一边绕着石碑走一边用力踩着地上,“整个底座很大,我们不可能抬起来。”

“那怎么办?”卢比握着小拳头焦急地说,“我要挖财宝,财宝!”

“我们可以试试看绕着底座挖掘,也许能够找到缺口什么的。”雅多拿下夹在鼻梁上的眼镜放回衣袋中,“开始动手吧。”

“好吧。”卡登摇了摇头,从背后的包里掏出一把铲子开始挖土。

“我们也来帮忙吧。”卡米尼和雅多各自掏出铁锹和鹤嘴锄。

“那我替你们放风好了,”卢比轻巧地跃上了一课大树,坐在树冠顶端摇晃着双腿。


三人挖了一阵之后卡登放下了铲子,“在这里了!”众人走近后看到在卡登挖出的大洞下有一扇木门,不过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了。

雅多抽出一条手绢包住了口鼻,随后跳下坑对着木门猛地一踢,一股浓烈的浊气随着木门的碎裂弥漫而出,而雅多则忙不迭地跳上了地面。

“看来我们要过一会儿才能下去。”卡米尼一边捂着鼻子后退一边闷声闷气地说。

“废话。”卡登坐到一边从袋里拿出肉干啃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雅多站了起来,点起一只火把丢下洞,只见火把在洞底闪烁着。随后他从兜里掏出一只毛茸茸的沙鼠,拿出一根细皮索系在它脖子上,随后把它放在地上。沙鼠轻盈地跳进穴中,而雅多则小心地拉着皮索,过了一阵沙鼠又跳了回来,雅多把它捧起来亲了亲随后又放回了兜里。

“可以下来了!”雅多喊着。

另外三人纷纷跳下了洞穴,当然卡登在进洞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困难,无论他如何努力他和他的六角图腾柱总是无法同时挤进洞里。

“算了你就待在外面吧。”雅多回过头这么说,“你可以守住洞口以防有什么东西打扰我们。”

“好吧。”卡登点了点头,将图腾柱在地上坐在了洞口。另外三人则一个个走进了墓穴,雅多握着火把走在最前面,卡米尼握着细剑跟在他后面,嘴里叼着一只小口琴,而卢比则走在最后,双眼和肩上的幼龙一样闪着红光。

“舍尔人应该不会在坟墓里放什么机关。”雅多一边检查着地面和周围的石壁一边说,“所以我们应该能够安全地找到财宝,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不过又有多少次事情是一切顺利的呢?”后面的卢比笑着接口。

大约走了五十几米后,眼前的道路突然宽阔了起来,他们走进了一个墓室,墓室并不大,中央是一尊铸带着一位战士浮雕的金馆,周围则堆满了各种金银器和宝石首饰。

“哇!”卢比叫了起来,“比我想象的还多呢!”

“是啊。”卡米尼长大了嘴,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别傻张着嘴了,口水都要滴下来了。”雅多拍了拍卡米尼,“快搬吧。”

“知道了。”卡米尼手忙脚乱地收起细剑,随后俯下身双手捧起一把金币。

“嗯……”雅多又带起了单片眼镜,从地上捡起一块蓝宝石检视着,随后手指一动,那块宝石就消失在他掌心中。

卢比则蹦蹦跳跳地直接冲向了金棺,开始用力推棺盖试图打开它。

“卢比你不会想要开棺吧?”

“当然了,里面说不定有更值钱的东西呢。”卢比一边说一边继续推着棺盖。

雅多拿下了单片眼镜放回口袋,“卢比,人家再怎么说也曾经是一个狂战士,给他一点尊重吧?”

“我尊重强者,不过他已经是死人了;而对我来说放弃在眼前的财宝是不能接受的。”这个时候随着一阵轻响棺盖终于被卢比推开了。

“让我看看里面究竟有……”卢比正准备探头看,突然被雅多猛地拽住胳膊拉了回来,“喂你干什……!”卢比挣扎着。

突然棺盖猛地弹起来直接撞进了墓室的上方。随后一具披着精金铠甲的尸体从金棺中爬了起来,手中握着一把带着锯齿的精金重剑,尸体的双眼中散发着红色的光芒,仿佛是燃烧的怒火。

“后面去!”雅多把卢比甩到了身后,随后拔出了两把飞刀,这时狂战士丹尼尔猛然跳了起来,随后双手握剑带着风声向着最前方的雅多劈了下来。雅多双刀交叉,短短的晶石刃挡住了重剑,不过雅多却随着这一击单膝跪倒在地,只听到咔嚓一声,雅多的左手手腕突然弯向一个奇怪的角度。

“快跑!”雅多忍着痛大喊。

“不行!”卡米尼手忙脚乱地拔出细剑颤抖着握在手中。

“后退,我们三个没一个能挡住他!”雅多一咬牙用力把重剑推到一边,随后直接后退了三步,“他力气很大,但是动作不快,快退出去,还有卡米尼你用琴不要用剑,分散他的注意力,卢比你也不要愣着了!”他伸手推了推僵住的卢比,“快用魔法,随便什么能挡住他的魔法!”

“啊!”卢比抬起手念出一段咒语,无数的石刺便从石壁中生长出来,挡住了丹尼尔。

丹尼尔举起了剑,猛然一挥,随着一阵轰鸣和烟尘石刺被他砍掉了一大半。这时卡米尼也握起了四弦琴弹奏出一段缓慢的曲子。同时三人都迅速地向后退着。此时丹尼尔已经砍光了路上的石刺,一步步缓慢但坚定地走向他们。

“卡登!卡登!”卢比一边跑一边回头施法同时大叫着,“快准备好帮忙!”

“什么?”卡登的声音远远传来,撞击着洞穴。

“遇到麻烦了!”雅多一挥手掷出三把飞刀,每一把都正中丹尼尔的前胸,随后炸裂开来,不过这看来并不能阻止丹尼尔的步伐,他胸前的精金甲上连一点划痕都没有。

“看来是魔法甲!”雅多骂了句。

“多好,魔法甲能够卖很多钱呢。”卢比兴高采烈地说。

“前提是我们活着出去。”卡米尼一边喘着气一边说。

“到了。”卢比猛然跳出了洞,随后卡米尼滚了出来,最后雅多闪身出洞,“卡登,准备!”雅多猛一低头趴在地上。

“知道!”卡登猛然挥动石柱,轰得一声敲在丹尼尔的前胸把它砸进了墓穴。而卢比则抓紧时间往洞里丢了一串火球,随后猛一吸气又喷出一大团火焰。

不过丹尼尔的身影又穿过火焰冒了出来,卡登又挥舞起石柱把他敲了回去,雅多也给他补上了两把飞刀。

“想不到这个狂战士真的不死啊,我要把他写进故事里。”卡米尼兴奋地叫着。

“弹你的琴!”卡登吼了声,第三次大幅度地挥动石柱把丹尼尔砸了回去,“除非你恰好知道应该怎么杀掉一个不死的狂战士否则就闭嘴!”

“据我所知,唯一的办法就是切成一块块的。”雅多从兜里抽出一条画着善良魔纹的半透明丝巾裹在折断的手腕上,随后魔纹一阵闪烁消失了,他转了转手腕,随后抽出一把蓝晶匕首,“或者按照卡登你的爱好,砸成肉酱用面饼卷吧卷吧吃了。”他一闪身到了洞穴边,“卡登这次你不要把他撞回去了,挡住他。卡米尼你布弦,卢比你随便用什么魔法让他慢下来,”他双眼一亮,手中的匕首上突然燃起了蓝色的火焰,那火焰闪烁抖动着伸长,随后凝聚成了一道长刃。

“了解。”卡米尼细长的手指飞快地在四弦琴上划过挥出,一道道闪亮的琴弦马上在墓穴洞口组成了一道屏障。

这时丹尼尔冲了出来,直接撞在网上,琴弦绷紧了,发出刺耳的悲鸣,随后一根根绷断了。他举起剑猛然一挥,随着一阵闷响,卡登举起了石柱挡住了重剑,这时卢比一挥手,地面上突然冒出了无数黑色的触手缠住了丹尼尔的手脚。

“嗷!!!!!”丹尼尔怒吼着用力挣扎。

雅多左手一挥,蓝色的焰光闪过,丹尼尔的手臂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随后他又干净利落地几下切断了他的手脚,最后砍下了他的头颅,丹尼尔的头在地上打滚,随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而跳动着。

卡登举起石柱对着跳动的头部猛然一砸,那颗头颅化为了一摊肉饼,“现在可以安静了!”

“呼……”雅多长出了一口气坐在地上抖了抖手腕,把匕首上的火苗弄熄,“好了,现在你们可以去搬东西了。”


“一套上好的魔法精金甲和一把魔法精金剑,还有数不清的金币,珠宝和金银器。”卢比坐在钱堆里高兴地数着金币,“这次赚大了呢。雅多你的伤还好吧?”

“没事的。”雅多靠在树上用灵活的手指玩弄着一枚金币,让那金币在他的五指间翻动,“刚才就已经治好了。”

“魔法甲和剑给你把。”卡登一边啃着鹿腿一边说,“我只要金币就行了。”

“我要这金竖琴。”卡米尼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镶嵌着祖母绿和蓝宝石的竖琴说。

“魔法甲和剑卖了吧,”雅多笑了笑,“我不适合穿那种东西,卢比你来分东西吧。”

“好~~~!”卢比清脆的嗓音回荡在埃克塞尔深谷中。

雅多突然侧头看着远方的树冠。

“喂你的!”

雅多回过头接住了卢比丢给他的宝石项链。

那树冠轻颤了一下,一张精灵的脸从浓密的树叶中探出来,金色猫眼石般的双眼注视着坟墓旁的四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