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五月 24, 2008

黑森林中的黑羊

博罗拉玛的意思就是“水晶之母”,而就有一个巨大的深谷以此为名。博罗拉玛深谷原本是一个巨大的地底洞穴,实际上很多学者认为那是整个范特西世界最大最深的地底洞穴,同时也可能是最富饶的洞穴,虽然整株整株高达二三十米的各色水晶未必比得上黄金洞穴和宝石洞穴中的金块和宝石矿,但是博罗拉玛洞穴比另外两个洞穴大上百倍,而因为一场巨大的地震,或者根据某些人的说法,在一场神和神的战斗之后,导致这洞穴成为了更大的深谷,谷底的的面积足可以放得下几个小国,不过在成片的水晶丛林中并不是很适合建国,而且基本上只有依靠魔法或者飞鸟才能下到谷底,因此这里一直人迹罕至,后来雨水汇成了溪流,溪流聚成了江河和湖泊,风带来了各种植物的种子,有些没有发芽就已经枯萎了,不过有些却顽强地存活了下来,抽芽,成长,并且在水晶的影响下变化;森林和草地在几乎没有土壤的晶体丛林上生长着,最后引来了飞鸟和走兽,在几百年之后博罗拉玛深谷已经成为了被黑松覆盖的生机勃勃的地方,黑松原本是一种生长及其缓慢,不过树干及其坚硬的生长在高原上的植物,不过它们最终却在博罗拉玛深谷找到了适合它们的土壤,成为这里最主要的植物。

一阵如雷的蹄声在谷中响起,惊起一片飞鸟,不过近了就会发现那并不是飞鸟,而是成群的蝙蝠——因为谷的深度和茂密的攀附在谷边遮挡着阳光的黑松,即使在光线最猛烈的正午谷底也如同傍晚一样,所以在这里蝙蝠替代了飞鸟。

即使在几千年之后深谷依旧无法完全被泥土和草地所覆盖,大多数地方只是晶体上覆盖着厚厚的黑色苔藓,而黑羱羊的尖蹄踏过那柔软却并不厚的苔藓并击打着下面的晶体时就会发出清脆却又沉闷的声音。

黑羱羊的体型非常巨大强壮,并且有着与身体不成比例的长长的弯角,传说中它们能够用那长角把自己钩在悬崖上,而深谷中的黑羱羊更与众不同的一点是它们有着伸出嘴边的尖利獠牙,苔藓和黑松针并不足够让黑羱羊填饱肚子,因此它们不得不摄取一些肉食来保持强壮。虽然黑羱羊体型巨大,但是他们的步伐却如同精灵一般轻盈灵活,让它们能够在黑松的树梢和垂直的崖壁上跳跃,即使在它们背上有人。

每一头黑羱羊背上都骑着一位黑衣的骑士,与黑羱羊不同,这些穿着黑色皮衣的骑士有着精灵一般轻盈的体型,每一个骑士都有着黑色如墨的长发和雪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肌肤,每一个人都有着清癯硬朗的面容,和红宝石一般的双眼。

不过领头的一个女骑士却有着一双纯蓝色的双眼,那双眼是如此清澈纯净,仿佛晴朗的天空一般透明。

骑着黑羊的骑士们在一座完全由墨晶构成的宫殿前停了下来,领头的女骑士从黑羱羊上跃了下来,走进了宫殿。

殿中两边燃烧着青色的火焰,而在殿顶则挂着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无数燃烧着青色火焰的人骨插在水晶吊灯的支架中燃烧着,在宫殿大堂的尽头矗立着一尊巨大的水晶雕像,那是一个穿着全身甲的女性雕像,她手握长剑,带着威严的表情俯视着下方,而那雕像上最显眼的并不是那女性有多么的美丽,而是从她的双唇下露出的尖利獠牙。

那是第一个在博罗拉玛深谷建立帝国的人,也许也会是最后一个,当然准确地来说那是一个精灵半吸血鬼,而她就在这无人深谷率领着一批半吸血鬼建立了唯一的一个吸血鬼帝国。

而因为这个开国女王的关系,自此之后水晶帝国的国王就常常是女性,而帝国著名的黑羊骑士团的团长也始终是女性,比如现在的团长米林达。

“传召我来有什么事?维克多。”米林达向着坐在水晶王座上的吸血鬼王点了点头,后者已经有了一头白发,当然那是在他变成吸血鬼之前变为白色的。

“影子王庭派了使者过来。”维克多的声音有些苍老,不过充满了威严,随着他的话,一个披着黑袍的人从大殿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你好,黑羊骑兵团团长。”那人有着奶油一般的嗓音,他向着米林达弯下了腰,“请允许我向你带来我们长老的敬意。”

“我不需要你们的敬意。”米林达冷冷地打断了那人的话,双手盘在胸前,“有何贵干?”

“长老们认为你们是唯一能够和夜骐骑兵抗衡的军团,而我相信和他们同样古老尊贵的水晶帝国的你们一直很想和他们一较高下。”那个奶油般的声音在大殿中冷冷地回荡。

“我猜你们那些死蝙蝠在他们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米林达冷笑了声。

“那些飞骑兵,是很麻烦,不过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对付他们的。”

“问题并不是我们能不能对付,”米林达走到一边拿起一个水晶杯,倒了半杯血,喝了一口,“问题是为什么我要没事率领我的部下穿过几个国家去那里和一些与我们无冤无仇的人交战?”

“黑暗即将笼罩世界,而这也是你们走出深谷的机会啊。”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走出深谷?”米林达走近了那个使者,“还有,就算我们想要走出这里,是什么理由让你觉得我们会需要帮助你们?”她突然伸出手猛然插入了那个使者的前胸,抽出手之后她任由那个使者倒在地上,随后舔了舔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味道果然很糟糕,就像我猜的一样。”她皱了皱眉,在使者的袍子上擦干净了手。

“那么,维克多,你想要我干什么?”她转身面向吸血鬼王。

“挑选几个部下,随后穿过几个国家……”

“去和一些与我们无冤无仇的人交战?”米林达扬了扬眉毛。

“不,去见机行事。”维克多笑了笑,“我相信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遵命。”米林达点了点头,那双蓝色的眸子显得更明亮了,随后她转身走出了宫殿,站在宫殿外的广场上,拉开胸衣掏出挂在胸前的一块蓝色菱形水晶,她把水晶放在唇边吹了口气,那水晶马上亮了起来,闪耀着刺眼的蓝色光芒,她高举起水晶,随着天蓝色的光芒泼洒在谷中,四处响起一阵阵蹄声,一个个骑着黑羱羊的骑士驾着座骑在一颗颗黑松上跳跃着,向着宫殿的方向聚拢过来。

等蹄声止息时,在米林达面前已经聚集了几千名黑羊骑士。

米林达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的骑士们,过了一会儿她扬了扬嘴角,“我接到一个出谷执行的任务,在我离开的期间由副团长管理骑兵团,另外……”她扫视了一下众人,“另外我可以挑选几个人同行。”

“伊斯特里。”一个背负着巨镰的女骑士驾着黑羱羊越众而出,她有着一头和双瞳一样血红色的长发,扎成一个马尾拖在脑后。

“迪杰莫。”只见人群一阵骚动,一个身形巨大,扛着斩马刀的黑发大汉骑着一头比起其他黑羱羊都要健壮的坐骑挤出人群。

“吉拉。”那是一个短发女骑士,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一条长长的红色晶体雕凿而成的刺链缠在她的腰间,刺链两端垂在她的腰边,每一头都是一个赤晶钩。

“弗兰。”一个一头金发的骑士慢吞吞地蹭了出来,他背着一张巨大的十字弓,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

“伊多姆。”第一排的一个高大骑士扯了扯缰绳,他的坐骑高昂着头走到了前面,这位骑士有着端方不带着任何表情的冰冷脸庞和一头银白色的长发,背着一把巨剑。

“阿尔丹。”人群自动分开,给一位须发皆白,额头布满皱纹的骑士让开一条道,骑士驾着黑羊不急不缓地走上前来,他腰间挂着长剑,背后背着盾,看上去应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了,不过那仅仅表示了他成为吸血鬼前的年龄,而无论外表多么苍老,一旦转化就不代表任何东西了。

“蕾芙蒂。”一头纤细修长的黑羊踏着清脆的舞步从队伍的一侧几个跳跃来到了前面,上面骑着一位梳着两个小辫的稚气未脱的少女,她的双眸很特别,是祖母绿色的。

“缇拉。”一道黑影闪到了队伍前方,骑在黑羊上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子,脸上带着从容而优雅的微笑,一头长发瀑布似地披在脑后。

“查克。”米林达喊出这个名字之后没有任何人走出来,她皱了皱眉,“查克!”

一阵蹄声从崖边传来,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头黑羊飞快地在崖边的黑松和突出的岩石间往返跳跃,向着谷底冲来,而骑在黑羊背上的则是一个面目英俊,不过一头乱发的少年,等黑羊终于到了谷底并跑到队伍前方才能看清,这个少年居然有着一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

米林达冷冷地瞪了一眼查克,“好了,我们出发吧。”她跨上自己的坐骑,一拉缰绳,黑羊便轻灵地跃上了一颗黑松的树梢,还没等树枝来得及弯曲,它就又高高跃起,踏上了另一棵树,几个起落之后它们已经贴在了悬崖峭壁之上,黑羊的尖蹄准确地踏在恐怕连苍鹰都无法立足的突起的石块或者树梢上,一点点向着崖上方攀越着,另外九位骑士也都跟随着米林达,驾着黑羊冲上了悬崖。随着他们十人愈攀愈高,从崖地看去他们的身影也渐渐缩小,最后连吸血鬼那卓越的视力也无法捕捉到他们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