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五月 28, 2008

3E学徒记事.1

不要被标题骗了,这里的3E其实并非指DND的3E规则,而实际上在4E将出的现在我也不会写3E的东西了。
  
作为一个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ngineering,也就是简称3E的学生,本来就有着鄙视除了bio之外所有的工程系其他专业的自信(而我们工程系更是普遍鄙视奥大所有其他系……),我们谈话经常的口吻就是“听过那个人又没过?”“是啊,他应该去读土木工程。”而作为一个选择编程而非传输线之类作为偏重的3E学生,将来必选的科目就是机器人学,更足够鄙视其他3E学生,话说在经过第二年被称为地狱科目的C++之后,80-90的3E学生中只有10个人依旧敢选编程,所有这 10人都被称为“勇士”,而我,作为其中之一,在编写一个P2P程序的时候成功使学校的防火墙瘫痪从而被当作“反面”典型……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写了段代码扫描学校网络所有可用的电脑然后一个个发送请求而已,我一直觉得学校的防火墙过于敏感,但从来没有想到它会当掉。貌似之后我那个可爱的留着常常辫子的geek老师常常在第一堂课就说“以前一个学生写了一个程序扫描学校所有可用的电脑,从而给学校的防火墙带来了一些麻烦,希望你们不要这么做。”
  
当然我们电子系的还有一些其他的壮举,比如说我们的实验室是24小时开放的,然后就据说就曾经有人在里面做活塞运动然后被校保安抓住,其实我们都觉得在实验室做是非常蠢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3E的实验室都是值钱的仪器因此有摄像头24/7的监视,连我在电脑上玩 DOTA都会被保安抓更不用说OOXX了,简直是给人看活春宫啊,另外一点就是3E功课繁忙,实验室经常24小时都有人在做各种项目,像上面4位这样没人在的情况简直就好比彩票中大奖的几率一般啊!后来貌似有人学乖了,晚上去教室OOXX了……
  
今年我们的一个设计项目,所有的零件都需要老师看过设计同意之后才能拿,而去年我们的学长并没有这么麻烦,后来我们一打听才知道,这个项目,去年我们的学长把大概50块钱一个的零件烧坏了150多个……于是到了我们这一届就有了这种规定,于是我们一起骂学长是笨蛋……
  
其实作为3E学生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地方的,当然最好的一点就是24/7的几个电工实验室,除了在晚上和双休日会把空调关掉以及有摄像头监视之外没有什么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方,基本上不是做项目的时候我们也常常泡在里面开个电驴或者迅雷下点东西然后顺便带上自己的本本连线打DOTA,有时候往往是打到10点 11点然后再开始做项目。3E实验室晚上的网络速度极快,源好的话一晚上下个五六G不成问题。白天就很麻烦了,因为白天管实验室的人会在,我们实验室安全条例及多而且那个管理员没什么幽默感,因此我们不能把水瓶放在桌子上,不能穿凉鞋,不能打游戏,不能看视频,不能……有很多人冒险在此管理员的眼皮下面做这些事情之后都被拉上了黑名单,大多数无法进实验室一到两个星期,当然也有一个月不能进的= =b
  
说起来3E的实验室比起CM(Chemical & Materials)的要好很多,他们的实验室里才布满了会燃烧会爆炸的东西,而我们的实验室里能够造成高温的恐怕只有电烙铁,因此听说过有人把保险丝弄爆,有人烫伤自己,有人在焊接的时候弄出汞蒸汽造成整栋楼的人疏散,不过把实验室烧掉倒是未曾听说过。
  
说起来工程系的学生和老师也是各种各样,有我这种一看就觉得应该是读工程的人(通常的对话就是“学什么的?”“工程。”“哦”)也不乏一些会发生如下对话的:“学什么的?”“工程。”“啊!?你也能学工程?!”比如还有我上面提到的4p双胞胎mm和在我编程课上一直出现的带钉颈圈朋克gg,其实3E里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非生物。而同样的,我们也有各种各样的JP教授,不过这么些年下来发觉大多数工程系的教授和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很喜欢讲冷笑话……
  
说到JP教授我一个想到的总是一个叫Mark的胖胖的教授,此人平时平易近人,上课喜欢穿插各种冷笑话调节气氛,而且根据他的冷笑话能够发现这是一个酷爱看电影的家伙,不过他有几大恶习,第一就是没有讲义完全是板书,这个习惯让我这种喜欢看讲义而不喜欢抄板书的盆非常痛苦(而且多数情况下我会看不懂我自己的笔记……)另外就是每次考前复习的时候他总是说“题目会很简单,你们看看笔记和平时练习就行了。”而每次他的卷子做下来总是一片哀鸣,而不过的也是最多的……最后一点……就是他批卷子极慢极慢……最经典的事迹就是在开学做的测验的卷子一直到期末还没有批好= =最后他在课上说“我会在周三午饭时间给你们卷子。”某人问“你是在12点还是1点吃午饭。”他说“我通常不吃午饭。”= =b最后果然一直到周四下午才批出来,这个家伙还给我们发了封邮件说“我现在终于可以吃周三的午饭了!”让人恨得牙痒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