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二月 25, 2008

机上随笔

还没来得及发出最后想发的短信空姐就走过来叫我关机了,不过我只是把手机调整到飞行模式,其实飞机设计的时候早就把手机的信号考虑进去了,关手机只是为了让地面的通信公司不要太困扰而已。
这次到机场的时候下了一跳,因为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人等着托运,让我直接怀疑这次的航班是不是改用可以载800多人的空客380了,不过最后不是。

上飞机后发现非常幸运的,在这挤满国航,东航和纽航三家航空公司的乘客的飞机上,我旁边的座位居然是空的,于是可以放很多东西并且空间大了很多,而靠窗坐的是一个一样在羊岛读书的MM,两人闲聊了几句之后我便开始看电影了,看完三部感兴趣的电影之后觉得无聊,就掏出手机开始打字。
其实,写这东西的最初目的是测试手机的键盘的舒适程度和电池的使用时间,同时也为了让自己适应一下。
说起来,我是一个从来都无法在飞机上睡着的人,因此是几个小时的飞行对某些能靠在我肩上呼呼大睡的人来说只是一个美梦对于我来说则是非常煎熬,这个时候如果身边有能够说话的MM(不管认识不认识)当然最好,如果正好是雄性或者不爱说话的那就只好看电影解闷了(实际上我的经验是无论多健谈八卦的女生在从羊岛到魔都的飞机上都会睡一会儿,而女生熟睡的脸庞有时候是非常,厄,耐看的,而有一次坐我旁边的女生在将醒未醒的时候还会发出类似猫咪的呢喃。)常常在十一个小时里能看上四五部电影,往往动作,剧情,喜剧,动画各一部,顺便斜眼看看来往的空姐漂不漂亮。而这次还有飘的铁球可以一看(对,我又把铁球看了一遍,对了鸭子,你的小说发表我也不要你请客了,DOC文档发我一份)
说起来飞机是一个很奇怪的环境(当然我并不是指飞机是及好的呼吸道传染病传染场所或者容易引起血栓这两点上)特别是长途飞机(而短途的就完全不同了),你未曾谋面,将来也未必会再见的人就坐在你的左右,你们要在飞机上待上十几小时,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闻出女生前天有没有用香水或者后排的乘客有没有香港脚,将自己相对私密的一面完全展现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写到这里的时候靠窗的女生拍了拍我“我可不可以把腿放在中间?”“没事的,你放好了。”)在长途飞机上成为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有时候你会发现,面对坐在你身边的陌生人,有时候更谈的来,也许反而因为是萍水相逢因此不用计较任何后遗症吧。
总之,在这空中几千英里的坐舱里,却有一种特别的暧昧气氛。
不过也仅仅是暧昧。
现在是帝都时间晚上十一点半,羊岛时间四点半,在某个似乎没有人类的群里应该正热闹着,飞机上一片昏暗,某个盆子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在看一部奇老无比的电影,周围很寂静,只有飞机的轰鸣,空姐时不时在身边走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