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5, 2007

岁月催人老

实际上在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姑父刚刚因为股骨骨折之后的手术并发症而去世,姑父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非常精神的人,想不到却这么容易地去了,不禁感叹生死无常,本来还鲜活的人可能突然间就只剩下你脑中的音容笑貌尚存。
初中的时候就显老,当时曾经被不认识的老师当作实习教师,大汗了一把,怕自己未老先衰,幸好那张老脸自从定型之后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导致我现在可以很自豪地说“老子的脸从初中到现在就没变过,我是不会变老的人!”= =|||||(迷之音:你不会老,因为你不曾年轻)。

好了,上面的都是玩笑话,说起来真的去照镜子的时候,还是能找出那么些以前没有的皱纹的,毕竟岁月不饶人啊。
看到这个刊首的题目之后,着实犹豫了一下,虽然不能自称萝莉正太了,不过也没到自认为可以写“岁月催人老”这个题目的时候,但是回想一下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发觉的确改变了许多,虽然未必老了,但毕竟是岁月的印痕,那些印痕未必会以皱纹的形式表现,却分毫不差地改变着我们的行为,一点点打磨,雕琢着我们。
那个放学后和弄堂里打架的孩子哪里去了,他是不是还记得在看过三国演艺后和同学的校园结义?
那个无论何时都捧着笔记本写着自己的故事的孩子哪里去了,那些写满幼稚故事的笔记本又放在了哪里?
那个给同学传纸条的孩子哪里去了,他是不是还记得那一个个粉红色的,却散发着青橄榄味道的故事?
那个在运动会上手握话筒大声喊加油的孩子哪里去了,他是不是还记得当初那激昂的心情?
那个手握相机四处牌照的孩子哪里去了,那些记录了一点一滴的胶卷和照片你还留着么?
他还记得,但是当时的同学已经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些笔记本都被放在了书架最上面那个他不会去拿的位置,他现在只用电脑写东西。
那些故事都一个个在孩子的脑海里,但是他现在会说“那些事情,其实我早就该知道不会成功的。”
当初的心情孩子还是记得,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值得呐喊的人,那些人都已经四散分开,如同天上的繁星。
留着,留着,照片就在我的手边,我才刚刚看过,毕竟那是我年轻的见证。
苦笑,看来我真的有些老了么?
什么是旅程?那只是旅行的距离么?花费的时间么?不是,那是在旅程中所经历的那一切,那些塑造你的东西,在旅程的末尾,你再也不是以前的你了。
是啊,岁月能让人更加精于计算,更加计较得失,更了解在遇到一件事的的时候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从而提前知道什么应该去做,而哪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试。
因此有人说我“沉稳”。
不过我最习惯的一首歌确实噎死土豆枉死馍,所以我还是喜欢当初的年少轻狂和少年义气,喜欢当初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尝试一下的自己。
什么是旅程?那只是一个结果么?一个一定要得到的结果么?不是,那是在旅程中所经历的一切,那些塑造你的东西,而其中,往往失败的尝试比起必然的成功能够给你更多。
所以,我还是期望,在经历那些岁月之后,依旧能够保持那一颗不断尝试,而不是衡量结果的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