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八月 31, 2007

The Tattooist——纹身的力量

tattooist_wallpaper_keyart
官网
IMDb页面


其实这部片子的预告片在和Amy去看Die Hard和The Bourne Ultimatum时就看过,当时就觉得应该是不错的片子,所以今天一上映就叫上Amy去看了。
本来我和Amy都以为会是很恐怖的恐怖片,所以在电影院里正襟危坐,结果片头曲响起,我和Amy互相看了看。
“这个片子应该不恐怖。”
“对啊,这个片头曲挺温馨的。”
就在温馨的片头曲过后,一个男人走下幽暗的阶梯,找到了蜷缩在阴暗的角落的孩子,抓住他的手,撩起了男孩的袖子——那里有一个纹身:毒蛇和六芒星。
“天哪,这是魔鬼的象征。”男孩的父亲痛苦地说,随后抽出了一把刀,一边祈祷着一边将男孩手上的皮削了下来。
这个时候Amy低头遮住了眼睛,好吧,这片子不恐怖,挺恶心的。
已经成年的男人从梦中惊醒,他的左手还留着当年的伤疤,不过别的地方已经满是纹身。他拿起一个工具箱走出了房间。
豪宅,中国人,房间的门口放着一尊插满香的香炉,床上躺着一个似乎已经奄奄一息的孩子。
“他需要一个医生。”男人这么说。
“他需要一个纹身。”中国人将一个装满钱的信封给了他。男人坐下,拿出工具,开始在男孩的胸口纹(看到这里,Amy问我:纹身是这么纹的阿?我说是啊,然后她说:那我不纹了。话说她原来一直想在脚踝这里纹一朵花……其实我很支持……),纹完之后这个男孩看上去似乎好些了。
纹身博览会,男人看见了一个吸引他的女人,紧随而去,进入了一个萨摩人的纹身帐篷,里面的人正在用最古老的方法纹身,没有电动的针,只有一把小小的类似筢子的刀,随着一下下敲击,鲜血流出,墨汁流入,于是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男人问“纹身真的有医疗的力量么?”
其中领头的一个站起来“你真的相信么?”
男人走出帐篷,看见外面的陈列架里放着一把似乎很旧却很精致的纹身刀,于是趁人不注意把它顺走了。
男人走出博览会,雨中那个前不久刚见过的中国人向他冲来,“你的纹身失败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两人在扭打中男人的东西掉落在地上,而在他捡的时候那刚刚顺来的纹身刀扎伤了他的手心。
梦,黑影,父亲,那在手上划过的刀,男人再一次惊醒,随后走到洗手台边洗脸洗手,上口的血滴下来,在水中打旋,突然生出奇怪的变化,定睛去看却没了,男人抬起头,却在镜子中看见一个黑影,回头看去,空无一物。
随后他去了新西兰,奥克兰,他就是在那里学会的纹身。
他很容易就在原来的老师的店里找到了一份工作,那天他给四个人纹了身,一个为了爱人而来纹
身的男人,一对亚裔的姐弟,弟弟还没到18岁,还有一个全身都几乎纹满的老人。
随后他出发去寻找那个曾经吸引他的女孩。
路上一个孩子对他说“你身后有东西跟着。你看不见它不表示它不存在。”
虽然是萨摩人,但是女孩却在教堂工作,男人和她一起去了一个奇怪的萨摩家庭,那个破败的房子里住着一个易怒的,身上带有引人注目的萨摩传统纹身的中年男人。
女孩告诉他,这家人一直生活在羞愧中,因为他们的孩子有一次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女孩还带他去了一个萨摩的聚会,聚会上他见到了女孩的叔叔,那把刺伤他的纹身刀其实就是他的,不过男人当时并不知道,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了那房子后面的一间小屋子和紧逼的房门。
最后他离开的时候,女孩给了他一朵红花。
回到家,男人又在镜中看到了若有若无的倒影,随后他听到了浴室中的水声,走过去,打开门……
他纹过的那个亚裔女孩正在洗澡。
那个女孩邀请男人去自己弟弟的生日派对,而男人去了,不过没说几句话就不欢而散,男人坐在车上,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这时他听到了纹身时的敲击声,突然看到手上的伤口滴出墨汁。
这时那个被丢到游泳池中的亚裔少年突然沉入水中,血和墨汁一起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涌出来,将一池水染黑。
男人再看手上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于是他开车走了,丝毫不知道那个少年已经死了。
少年被众人抬了上来,黑色的纹身如同血管一样从他的胸口扩散开来,布满了全身,不断地渗出墨汁。
当晚男人和那个女孩共度良宵,并在她的背上纹下一朵红花。
而那个他第一个纹的顾客被自己的妻子发现死在浴室里,身上也布满了黑色的血管样的纹身。
第二天,男人外出回家后,发现那对亚裔姐弟的姐姐正在家中等他,愤怒地她责问那纹身到底是什么,而此时他接到了另一个顾客的电话,此时男人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便出门去找那个顾客了。
而留在家中的亚裔女子对着镜子撩开了衣服,看见了她不想看见的东西。
男人到了那个顾客家里,发现他也已经被墨汁所覆盖,并且不久后就在惊惧中死去了。
他赶到家,亚裔女子正在浴室里,想用铁丝球把自己小腹上的纹身擦掉,但是男人的到来让纹身快速生长起来。
医院,女子身上不断有墨汁涌出,而她的生命也在渐渐流逝,在镜子中男人看见一个黑色的,仿佛由墨汁组成的人形附在女子身上,替她纹身。
而随着这个人行的动作,女子身上的皮肤不断绽裂开来,涌出更多的墨汁。
点滴,心脏起博,医生所做的一切只是在延长女子的痛苦,最后女子的脸和眼球都裂了开来,鲜血四溅。(这里Amy又把眼睛遮住了,然后问我“完了么完了么?”)
男人飞速跑出了医院,因为他还替一个人纹过身,那个他爱的女孩。
但是女孩身上的纹身也已经开始扩散了。
男人去找到了开始看到自己身后的东西的孩子,让他弄清楚那究竟代表什么。
他们坐在车上,在高速上飞驰,飞驰,飞驰,车上的音响也越开越大,最后那个男孩突然爆发出来,那恶灵附在了他的身上。
它要报复,要报复那个让他蒙羞的人。
--------剧透到此为止的分割线---------
说句老实话其实最后看完结局之后让我有些失望,我本来还期待纹身真的有什么神秘的力量或者召唤出什么恶魔来附身,但是最后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原来就是一个死去的怨灵的报复= =枉费电影前面死了这么多人了。
而且电影也不恐怖,拍得很平和,就是很多墨汁像血管一样扩散的场面让Amy觉得恶心一点罢了。
不过作为一部新西兰制作的片子,还算可以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