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21, 2007

Free Talk——城市


先放一张最近拍的照片,是在海港拍的,我爸很喜欢,不过我更喜欢下面这张……



城市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熟悉的概念了,在被称为魔都的上海生活了十几年,随后又到电影指环王的故乡新西兰的最大城市奥克兰生活了三年多,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所有的地方都应该是钢筋水泥丛林的样子才是正常的,所以到羊岛的第一天就被惊了——这也能叫新西兰最大的城市?
印象中的城市总是有着灰色的天空,无论春夏秋冬空气总是有一种浓密的粘稠感,夜晚的灯光在这样的空气中会散发出很漂亮的光晕,如同照在实体而不是空气上。走在街道上,抬头向上看去会看到被周围黑压压的高楼阻隔而成的一方天空,当然如果在上海的街道上这么做得话估计你会被潮水一样的人流挤倒,而那些繁忙的人是没有时间停下来的。每到晚上路边霓虹闪烁,那无数招牌仿佛在诱惑你走进另一个世界(说到诱惑,阿,的确在上海的很多地方都很诱惑……)上海总是充满了各种新奇的,古怪的东西——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那里被称做魔都。
事实上繁忙的上海总是能够让我想到工业革命时代,巨大的蒸汽机不断轰鸣运转着,高耸的烟囱冒出一阵阵浓烟,那些奇形怪状零件外露的机械在大街上走来走去,成片成片的森林被机器吞噬,大型的挖土机不断挖掘煤矿,每天都有新发现,新科技,空气中都弥漫着那种兴奋和惊奇,人们的节奏总是那么快,因为一旦慢下来你就可能永远赶不上了。上海应该是属于哪个时代的,也只有那个时代最适合上海,这个每天都在成长,每天都在增高,每天都有无数噪音污染= =的城市。
而奥克兰呢,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横穿它的市中心,银行周五四点就关门并且周末不开,晚上6点之后街上大多数的店家就都关门了,而8点之后街上几乎没有人走动,在某些公共节假日如果你开店的话甚至会被罚款= =而与此同时这里有着一年四季的蓝天白云,无数巨大的我估计在上海能够卖到100万以上的大树和大片大片的草地……在我的概念里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城市。它的节奏总是那么缓慢,悠闲,很利于锻炼耐心(当然,也许蓝天白云能让人心情更好……)总之这是一个舒缓而放松的地方。这个城市往往让我想起那个在无数故事中出现的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渔民,还有生活在桃花园里与世无争的人们,以及新西兰的别号——羊岛,那种胖乎乎懒洋洋的绵羊。
而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奥克兰,也许是我的性格不适合舒缓,或许是我在上海生活了太长的时间了,总之对我来说,城市只能是上海,而奥克兰,只是一个小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