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二月 30, 2006

昨天奉盆妈之命陪她看了舞林大会决赛

奉命观看……真是碎碎念阿……
开始走红地毯那段的主持王冠是我以前艺校的同学,貌似当时拍过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命运和很多国产电影一样,没有在影院播放)当年她是一个非常腼腆轻声轻气的女孩,不过昨天看她声嘶力竭的样子――似乎中气不足的问题依旧没变……再说下去要跑题了……
当她说出"和谐XX"的时候我扑了,然后在不断插播的广告中另一宗艺节目也号称"和谐XX",再扑,另另一广告又是"和谐XX",再再扑。最近这两个字已经快让我神经衰弱了,在"和谐社会"之后居然冒出来这么多紧跟形势摸马的臀部的家伙真是让人非常感冒。
曹可凡不适合穿浅色的三件套晚礼服。
邵兵三番两次提起曾经批评过他的高林峰,真是没风度,明明是暴发户还要装贵族,那么麻烦装就装得像一点。
常志朋那装饰着孔雀尾羽样东西的头部非常怪异。(题外话,我很想知道为什么相比另两位他混得那么差……)
阿Sa很可爱,谢娜的女仆装让我惊了一下,还好后来脱了下来,想象一下穿着女仆装跳舞会是什么样子……
越过气的人就越是卖力,当然,这一点可以理解。
最后颁奖的时候,二等奖和三等奖的那块玻璃板上都是手指印,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他们怎么就不事先擦一下呢……

然后,然后没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