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6, 2006

广州行记(一)

为了实现一个似乎是3年前就向大嘴许下的诺言(请自由8卦)某盆终于突破层层阻力踏上了通往广州的火车,说起来在出发前夜整理行李简直就是噩梦,因为我妈居然要替我准备来回的火车上吃的东西……算了……这个就不说了……

火车上的时间就让我省略吧……反正我看完了两本书,还和熊熊发短信发到两点多——凌晨。
第二天快到的时候大嘴给我打了电话,描述自己为上面浅绿色衬衫,下面深绿色裤子——这让我恍惚想起了第一次和猴子FB,他穿着碧绿T恤——这让他被角嫂称做绿猴子,于是在我的想象中我会见到有当时的猴子身体的大嘴。还有木子——他给我定下的接头暗号是“路痴依旧在。”
不过后来发现大嘴的衬衫比我想象的淡了很多,这一点让我很失望。木子猫则到的很准时,在我的火车到广州的时候他也到了。顺便说一下我对自己的描述中有“桔红色上衣”这一条似乎让虫子对于本来已经确定的我的性别再一次有所保留……
于是在广州动物园和白白胖胖的虫子汇合,虫子一见我们就说我们都太瘦了= =然后带我去宾馆,双人房——在前台登记的时候我再次忘记我家地址= =因为我经常搬家么……然后某人说那公安找你一定很难,我说我妈就是公安的……
上楼,等牙牙,大嘴顺便告诉我牙牙据说因为我来广州而烫了头发,一会儿牙牙就来了。
牙牙好可爱啊!
客观来说那个头发还不错,真的。
牙牙坐下就说“盆子看起来没有照片上那么大叔。”= =啊,你伤害了我脆弱的心灵……
然后去吃饭,潮州菜,为了照顾无辣不欢的牙牙还点了个水煮牛肉,不过后来因为太咸而要了一盆水涮牛肉= =还有其他菜,本来虫子还担心会不会需要打包,结果我们一群人一边聊一边吃居然吃完了(充分说明了一群家伙隐藏在人类外表下的非人本质)。虫子一喝酒就脸红,变成名副其实的火之虫了。貌似我们还讨论了让我和大嘴摆出断袖山的POSE拍照,然后命名为“广州之恋”。另外似乎还讨论了一下卷发LOLI牙牙为虾米这么口耐……
吃完之后应我的要求去找网吧,然后大家觉得打牌比较有意思,于是去买了两副牌回宾馆房间打牌。开始是80分——我和大嘴不会,而且在打完一轮之后发觉少了一张牌= =然后是锄大地,开始牙牙一直输,她说是坐的地方运气不好,于是换了座位之后果然好牌连连……而在我开始打之后牌局变得十分中正平和……因此众人得出了一个结论,算了,这个结论让他们自己说吧……还发现牙牙很有打牌天赋。
后来牙牙被叔叔叫回去,于是我们四个男人出去找了一家北方店吃饭喝酒,酒足饭饱之后四个闷男开始沿江散步,欣赏江景——不过……这个,为什么大家都走得这么快?而且越来越快= =最后发觉似乎是我和大嘴两个本来就习惯走得快的人都试图和对方同步——于是造成这一结果。不管怎么样,4个男人走了两个小时,不知道几公里之后各自回家,我洗澡之后就跑出来找网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