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6, 2006

安全和放心

准备去广州之前的那段日子,老爸老妈经常把报纸上那些发生在广州的罪案给我看,试图向我说明广州是多么危险的一个地方,借此打消我的念头;笑笑,然后开始找关于新西兰和上海的各种耸人听闻的新闻,然后他们就没话说了。
然后在我走之前小心地记下大嘴的电话和名字,以防万一,写下有我家的联系方式的纸条放在我的皮夹里,也是以防万一,并且要我一和大嘴碰头就给他们打电话。
笑,拜托啊,我亲爱的爸妈,我每年独自坐两次飞机,我在奥克兰生活了三年。仅仅去一次广州不用这样紧张。
父母总是希望尽可能的保护子女的安全,把他们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尽管有时侯方法是那么笨拙。
最后送我的时候,在听过他们的N遍嘱咐之后终于让他们下了火车,然后爬上床,准备看书,一回头看见他们在窗外望着我。
摇摇头,爬下床走出去"你们放心吧,我很好的。"
我早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